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青帝第七百六十五章黑蛟个

2019-01-26 23:36:1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青帝 第七百六十五章 黑蛟

天地间沉静无声,叶青看了看云端。

外域天幕在广宗城剥开,这只是契机,外域真人一撤,里面爆炸更是密集,就见滚滚漩涡在天空上浮现。

一方天道,一方外域,力量交锋于此,奇怪的是,这时气氛看上去并不紧张,趋向一种暴风眼一样的平静。

高空云端上,青牛玉辇,仙乐阵阵,清光隐隐。

三个老中青的道人相对而坐,中间光影成像,正显示冀州战事,并进行种种推演。

“竖子无礼”中年道人冷哼着,却不得不翻手挥袖,一点金色就此坠下了云端。

云层乍破,这道金光落向远处山丘,显出暗金榜文,金光照耀,外域在广宗城的黑气,顿时土崩瓦解。

“是师尊hi师叔)的封神榜”

众圣人弟子哗然时,律令波动传遍空中,阐教反应最快,燃灯道人和南极道人、云中子、广成子、申公豹、姜子牙等人当先拜下:“弟子谨尊师命”

又有一道红光,细看四种,

青帝第七百六十五章黑蛟个

欢鸣不已,紧接落下一张太极图,黑白阴阳鱼衔尾含头,一道虹桥横贯天际。

青色庆云层层而聚,霞光随之

顿时玄都道人引众师弟拜太极图,截教弟子修为稍差而数量多,首徒多宝道人和金灵圣母、武当圣母、龟灵圣母、赵公明、三霄姐妹也对着诛仙剑阵图拜下领命,各首徒收取掌教至宝,护持在自家师弟师妹身上。

三教由于时间短暂、资源不足,只有三个首徒已晋升仙格,有运使掌教至宝的能力,余下弟子都还脆弱的很,但此际淡青色的光罩守护着各人,顿有恃无恐起来,化作二三百道遁光追击敌人而去。

恰巧不远偏营,一身金甲,穿着青袍的关羽正领兵截留了些敌人厮杀,望见大怒:“皇兄,此等外道安敢抢功”

“二弟由他们抢。”叶青伸手止住,翻身上马,在军阵前打了一个来回,暗传音问地脉下面的帝女:“有动静没有?”

“地脉已有些不稳……”帝女小声回应,只让叶青一个人听到。

地面荒野上光华四散,外域真人溃败撤回巨鹿的情势再明显不过,人数不足二千,又分散牵制偏师,已聚集不起千人真人团。

这个质的差别,没有一开始这样大了,战力上颓势已现,地利上随即削弱

地下侵蚀脉是外域力量凭依,自巨鹿到广宗本是同一条地下侵蚀脉,汉军在地面上大获全胜,拔除地上法阵,帝女在地下得以着手净化这一端。

三教弟子谁都知道这帝女是女娲的最重要分身,她一直守在地下没出来,这就给了他们鲜明的信号――硬骨头已被应武帝啃掉,余下就是鲜美肉块。

“众位师弟师妹,乘胜追击就在此时”玄都道人、燃灯道人还是多宝道人都命令着,谁都看出来,痛打落水狗的时机到了。

申公豹目光一闪,沉吟一下传音对燃灯说说:“我知外域底细,诸位可要防着地下侵蚀脉……”

“无妨,有教中至宝封神榜守护。”

燃灯道人不以为然,他对这个外域的申公豹没有好感,听元始师尊说此子还垂涎过娲皇,这岂不是找死?

真想不通师尊为何留着此人……

申公豹黑着脸,暗骂此等土著狂妄……外域威力岂是你这下土假仙能想象

于此同时截教内部也有质疑,一身素白宫装的云霄就放缓遁光,问相熟的赵公明:“帝犹在后,我等如此急进抢功,是否不妥?”

“师妹所言有理,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三教不能于天地无功,而且……

赵公明扫一眼周围神情热切的师弟,对云霄苦笑说:“你看,大师兄都不敢阻了同门前途,他们还指着晋升仙格呢。”

云霄皱眉不言,她知道这是实情看,自己也想着恢复仙格,却忍不住回望后面广宗城。

汉军主力似此前攻坚损失太大,只追出十里就止步不前,这对凡人军队来说已经尽力,但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应武帝向来……

“不过师尊肯定算计无漏,或另有安排吧?”云霄天性谨小慎微,就存了小心思,传音碧霄、琼霄:“跟着我,别冲太前。”

两个妹妹心中有些奇怪,却一向敬服大姐,一起落在队伍稍后。

“都快跟上,阐教的人已经接战了。”有人在前面喊。

“轰”一方金印升起,化成小型山峰对着一股外域真人压下。

这股真人一哄而散,居中闪避不及的两个道人,升起数百面黑白镜子,瞬间组成龟甲,却听“咔”一声洞穿,只惨叫一声,就直接被印打成血泥。

“是翻天印”与之缠斗的几个阐教弟子没抢到,瞪着广成子:“你这厮就会抢杀”

“来来来,不服我等比划比划。”广成子哼一声,收印袖中,坐下调息。

他心中也有些不爽:“这种大威力法宝运使一下就要休息,真不合自己仙人体面……师尊说我等本来就是仙格,只是世界复苏伊始而修为低迷,如果不争,何时才能真正恢复仙格?”

“该死,到底我们是截教,还是他们是截教?”

金灵圣母十分不满,自己是教中最重杀戮的白金脉属,可阐教那伙人的杀性简直比自己都重

她这样闷闷想着,祭起法宝龙虎如意,顿生一条白蛟在空,白虎跨下,通体银白的法相,对着一个外域真人追杀上去。

“杀”众多弟子冲杀在前,把战场上气氛瞬间攀到最浓烈……鲜有人留意到汉军主力滞留在后。

而高空上,阳光透明,云海霞光万丈,太上、元始、通天,三个圣人各自端坐玉辇,注视面前实况的战场投影,自行推演本教利益。

“啧,师弟你倒舍得?”元始嗤笑着瞥一眼通天,觉察出了些。

“笑我?”通天面皮抽搐一下,冷声:“你还是看好自家的事,清理清理门户,免得日后和娲皇翻脸”

太上闭目不语,此事自来与他不沾。

广宗去巨鹿的百里战场,杀声震天,不过出了城,外域真人终精熟战事,重新组织了秩序,僵持着缓步撤退,一时间与三教弟子相持,把战线维持在中间线上……

就在这时,西方出现一轮大日,隐隐有一个金色面皮圣人端坐。

大日下,一支骑兵滚滚而至,带着浓郁的血光。

半空一道剑光飞遁而至,落在不远,大剑修谦行云,本就主持对草原监督,一直负责监控和打击胡人部族。

就这关键时,才出现广宗城内,这时却又接到下属的报告,很快就过来。

“陛下,此来是草原势力……前些日子诸族会盟,已推举了慕容正为大单于,现在才得知,派去的人一路被追杀,几次传递消息都失败。”

叶青不有多少人因此而功败垂成说话了,只是出神,看了片刻,半晌才叹着:“这不怪你。”

虽是暗怒,却意识到事情的情况。

西方圣人拒绝出手,多半是在整合草原,就算是圣人,它要压服整片草原,形成气数并不轻松,但此际完成了整合,终于得抽出手来。

这关键时刻,西方圣人一直布设在草原弟子,及北魏渗透下土的血狼军,加入了战局,一下就自北方横插侧翼,瞬间势如破竹,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本是好好遗憾事,但观看着隐隐的黑蛟,叶青不由冷笑:“草原本无共主,这是天数,西方圣人强行压制统一,必有反噬,于是现在率军对外域进攻,获得功劳,以求事后承认,成就黑龙?”

叶青按捺着心中怒火,一口气喝于了递上来的清水,冷笑的说着:“果一个个想拣着便宜”<難得几时为弟兄/p>

“陛下,我家本是皇族,这我觉得很是正常。”谦行云神色忧郁,见着远处缓缓说着:“不过我觉得西方圣人未必是想和你争锋,只是想得北方草原的气数罢了。”

“话是这样说,可人心怕是不满足。”叶青平静了下去,只是一哂说着:“现在是蛟龙,只求黑龙就罢,成了黑龙呢?”

“怕就是要窥探中土这繁华世界罢”

只是片刻,汉军术师侦查清楚了情况,对面气息血红骑兵,一个个都是道兵,人数二万,丝毫不输于汉朝的中央军。

“简直作弊……”叶青怒急反笑,不过想想自己也一样,这不是公平考试,生死之际,自是无所不用其极。

“胡人?这时哪一部,没有朝廷调令敢私入中原”行营里,关羽等众汉将大怒。

对这时汉人心态而言,五胡就是自家养的狗,什么时允许狗坐桌子上吃饭了?

叶青望着众将,体会这战意,一笑:“算了,是坏事,也是好事……暂且由他抢,外域本身就没这样容易破,血狼军不是要捡我桃子么?让它捡,只要慕容正有这个命……”

说着敛了笑容:“不过,草原到这里,虽有圣人掩盖,这二万说来就来了,这实是可惧。”

行了几步,就对众将命令:“现在敌方真人已少,这是机会,但未必轻松……第二次攻击巨鹿,敌人肯定已有所防备,我们只派行动快速的先锋前进,且缓行跟在三教弟子后,看情况随时准备撤退……”

“也是,让这些外道探探风色。”众将纷纷应是,他们多半亲历上次孤军深入巨鹿,对敌人地仙战力心有余悸。

这时,帝女的声音在地下传来:“陛下,我这下面有些不对,地下侵蚀脉被压缩过半,躁动愈发激烈……看上去,星君舰似竭力恢复外域这段核心地下侵蚀脉,但又不太像,我觉得你的猜测很有可能是真,预判时间会在一个时辰后……确定不透给三教?”

“嗯,让我想想,看三教打这样努力,出血也不少了……还知会一声吧。”叶青微微颔首,冷静传音说:“但别知会西方教……必须有人陷进坑里,具体是谁就可以看情况而定。”

帝女暗惊,她性子纯真,却听的出这话中杀意,一时迟疑问:“皇帝,你真要算计西方教,这可是一位圣人。”

“这是西方圣人先算计朕,不过眼下和外域的矛盾相比,可以放一放,让这批血狼军先行,正好把西方圣人拉下水……五圣中有一个没沾过外域的血,我心不安。”叶青淡淡的说着假话。

可帝女听了,却是恍然:“嗯,本尊已在联络三家圣人了,他们想必会赞同皇帝最后一句。”

叶青微一扬眉:“你呢?”

“当然赞同,而且死的又是胡人……”帝女叹了口气,她又不是胡人的社稷正神,才不在乎……但这话不好说太明白。

叶青一笑,对此答案还算满意,不再逼迫这小姑娘表态。

海产品销售
便宜的上网本报价
自助烧烤工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