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世城第五百八十六章伤桃花什

2019-01-29 01:24:3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世城 第五百八十六章 伤桃花

庞城主讲述到那里的时候,借助南窗窗外照进屋中明亮的光芒照射我能发现,他的额头上很快溢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世城第五百八十六章伤桃花什

我顿时就感觉到了庞城主在那个夜晚里一定是经历了什么。他跟我们所有的女子一样,也一定经历了不同寻常的时候,不然的话他的后怕就不会还是那么惊心动魄,那么历历在目一样。想到那里,我接着更加专注地聆听,倾听庞城主的表述——

我的吼声越发激昂,愈加动情更动容,愈加声高气扬,而且在我的感觉里,我在那个冰天冻地的黑夜里应该说是不小心坐停在了堂屋的正中央那张大木桌的跟旁后,我的满身上下唯一可以动弹的就只剩下嘴巴了!我的身体其余部位都被束缚得紧紧一样,我回想着那一定是起因于什么怪异的法术。我在自己的吼声吼叫得也是震耳动天,吼叫得也是让自己都感觉惊天动地,让自己都感觉声响之大足以弥盖窗外的狂风暴雪呼啸之响了,我反而倒是感觉更加地害怕和空洞了,在自己的东雪堂堂屋的中央定坐住。我那个时候全身上下只剩眼珠可以左右转动,还有我的嘴巴可以高吼,我看不到那个时候我的身后,我只能面朝着南侧的高高窗户惊吼,但是我越发惊吼得猛烈,我越发地感觉到自己背身的心虚,空虚,我的看不到了的背对东雪堂堂门地方。我那时候一边扯声高吼呼救着,我一边深深地感觉自己的身后,也是侧起耳朵专心地聆听自己的身后,我想着听到哪怕门外任何一个守护城卫的回应声,或者说最好是那个小个子厨工再一次赶来的敲门声,我好得救!但是,但我在又一次将鼓舞和积攒起的勇气给力量给耗费殆尽了的时候,我并没能听闻到后方屋门外任何一个手下的回应声,我顿时感觉到那个小个子厨工一定是最后一次从我堂屋门外离开的时候,他带着其余的几个侍卫都给带下了楼!我那个时候就又一番惊悚,我忽然间意识到我之前所推测的那种种可能可能真的要变成现实,那就是,我的东雪堂之外的所有人都可能会被冻死在了城中,而只有我一个人静静地,守在堂屋屋你落败了中!我紧接着就感觉到背后的阴冷,感觉到背后的冰冷,而虽然是我的面前窗外才最寒冷,而虽然是我的身躯在狂风暴雪里都感觉不到一丝的寒冷。但是我那个时候出奇地感觉到自己背后的严冷,冰冻一般,那使我最是不能理解和得懂。况且,更是因为我的睡屋屋门之外还有另外的一层隔墙,隔墙抵着梯楼,那么究竟是哪里,传进我的东雪堂堂屋之中越发惨烈到钻心的严冷?我想到那里的时候,我更加地不理解以后,我紧张得满头大汗,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我感觉到自己从来没有过的害怕和慌张,我感觉我的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存在一样!想到了那里,我更加地坐停不宁,我费出我身中几乎所有的气力扭动身躯,奋力尝试着想要挣脱束缚,但我都感觉到不可能,我不能做到。我在那个时候才真的是百感交集,我担心盛情园园野中的数百之多城夫人女子们,我担心那个当时栖身在高高的盛情园楼阁三层东侧睡屋中的你,我担心满沽园城中自己最为如同的城民们,我也担心我沽园城府中的每一个侍卫,我最后才担心我自己,下一步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我感觉那个时候的我自己,一定会迎接到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甚至是一些骇人听闻的古怪事情!而就在我意识到那里的时候,南窗外的狂风暴雪呼啸吹卷声声扬扬震耳之中我突然间听闻到自己身后一个古怪男子的口声……抽签啦!我顿时惊慌到了顶峰!

——抽签?

我那时候越听越入神,但是当听庞城主讲述到那两个字的时候,我就忽然震惊了,惊喊出。而庞城主当时可能是一下子又沉浸到了那个夜晚里的亲身经历之中,他大榆叶一般炯炯有神的眼睛呆愣住,定住,朝着下方我当时躺卧着的睡床床角地方盯住了,极其投入地讲——

我当时瞬间就被惊蒙了!我咬牙切齿地奋力扭身,却发觉我更加地动弹不能,而我到了那个时候,感觉更加强烈的就是自己后背地方应该有如外面天寒地冻一般惨烈的寒冷。我对于那个突如其至的陌生男子口声顾虑颇深,感触颇冷,我一直都没有放弃扭动自己的身躯向后,朝向东雪堂堂门所在的方向和地方去静瞅,去将其人识辩出,如果有可能。但是我的努力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我在那个时候越是自己努力的程度深,就越发地感觉到自己背后的冰冷加剧,冰冻加深,深到我仿佛自己一半儿的身躯忽然变成了冰冻之躯,之冻身一般,我冷到极致,到浑身颤抖,到自己的努力变浅,我渐渐地放弃挣扎,放弃扭身朝后,我释松自己的全身原处喘息。那个时候,我后背的严冷渐渐地变淡,可是我后方那个陌生男子的口声复起,一遍遍呼唤,唤起我,想要唤醒我一般。我听着其人的呼唤,我那时候一声都不敢吭。但是我后方那个古怪男子的叫声时断时续,也并不停。我那个时候后来无能为力之下,我只得顺水推舟一样,我将自己的身躯稳稳地坐住,并且屏住自己的呼吸,面朝着南窗窗口地方,我慢慢地尝试着忘记身外的一切,忘记屋外的一切,我只是静静地打坐一般,我将其余的一切都忽略不闻。我是那样尝试的。可是,在我一次次地努力尝试平静心情,放松口气,将身外的一切都忽略不闻到渐渐深入的程度,我的左侧忽然间大约又是堂屋的屋墙之上瞬间响起另外一个奇异老人的呼叫,而那叫声显得苍老,显得悲凉,显得急迫,又显得恳切一样,可其人口出的叫声里面所发出的也是那三个不变的字……抽签啦!

——又出现了另外的一个奇异老人的口声?

我听到了那里,自然是诧异不解地复问,但那个沽园城一城庞城主好像是完全地沉浸在了那夜的经历之中,对我的询问不作理睬了。而且,他越讲,越入情——

当我听到了左侧的堂屋屋壁上叫出的同样内容的喊声之后,我禁不住又一番出奇,更一番震惊,我下意识地打开眼睛,极度朝左侧堂壁地方看去一眼,极力倾斜着自己的眼睛朝左侧瞄过片久的时间,可是我除了听闻到那处墙壁地方忽而依旧响起阵阵怪异的呼叫声音之外,我并不能够看得到其人!我那时候是真的害怕了,真的不知所措了,我对于那个后方和左方一起一顿的呼叫声音内容和情形疑惑万分,我不能够懂,不能明白,那是什么深意,那叫声里传示着什么样的意图而且,在我左侧堂屋屋壁方向传过去古怪老人的呼叫声音的同时,我的左半个身躯骤然间冰冷,像是被冰冻了一样,冷得我想要止不住地颤抖,却又颤动不能。我那个时候的感受很痛苦,很难堪,无可奈何。我只有竭力地用自己的双耳屏蔽左侧和后方两个陌生男人的呼叫声,我用尽全力放飞自己的听觉,去专注于堂屋之外、南窗之外狂风暴雪的剧烈吹卷,呼啸扑坠和汹涌澎湃。可是,在我那样努力地尝试屏蔽掉左侧和后方的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的呼叫之后,我的耳旁那两个人的呼声突然间变得高昂和悦耳和绵长,其又将东雪堂堂屋之外的狂风暴雪呼啸之声给阵阵遮掩住,在我的耳旁回荡!于是,我的身体后方和左侧便一阵阵地冰冻,回暖,冰冻,回暖,使我一次次地沉醉,更一遍遍地惊醒。在那个时候,我的身躯依然是动弹不能,我那时候由于极度慌张和惊恐,我的注意力不断地凝集,不停地凝聚,我就渐渐地淡薄了对于盛情园园野里面的城夫人女子们以及对于你的关怀。我在那个时候对自己都是生死难卜了,我的身外已经空无一人了。我的耳旁也只有那怪异的抽签之请求声音和窗外震耳呼啸的风雪吹卷之声。我在那个东雪堂的堂屋中央大木桌的跟旁,我就像个废人一样了,静静地等候,等候我的下人临至,等候屋外的狂风暴雪停息,等候我身外的诡异叫声消去。可是,那个深夜在我的有生以里,好像是最漫长的,再漫长不过的了,我所等待的一直都没有出现,我所厌倦的一直是纠缠不休。在我厌恶身外堂屋屋壁上传扬进屋中的呼唤之声到达无可忍受的时候,我的右侧,就是东雪堂宽大的睡屋深处睡床顶部,就是大约你现在躺身着的睡床所在方向屋壁上,突然间也出现了另外的第三个陌生男老的奇异请求声……抽签啦!我那时候就真的是满心里不安了,我的右侧身躯也是一阵阵地随着右方屋壁上的奇异男子声响呼叫而出而阵阵冰寒!我那时候好像处处碰壁了一样,我那时候又是不禁惊慌地打开自己的眼睛,打开自己大榆叶一般炯炯有神的眼睛向着右侧你现在躺身着睡床床顶地方细望,深望,注目地斜视而望,在我的斜眼视觉判断里,我可以断定出那个第三位古怪老者的奇异呼叫声音就产出自这床边的屋壁之上,可是我那时候反反复复多次眨眼又定睛向着这一处屋壁地方细瞅,借助明亮的油灯光亮认真地瞅,我根本就看不到其人的存在,仍然是只可以听闻到其声。我那个时候,我在那整个的过程里,我一直都没有停止努力抗争,没有停止努力挣脱,想要挣脱开自己满身的无形枷锁,看不到的束缚,却是跟之前一个模样,我越是挣扎得尽力,我越是动弹得不能,我也越是左侧、右侧、后方的身躯随着其方位里古怪男子、老者的叫声发出而一股股彻骨的寒冻。我在又一次将身中积聚起来的能量给消耗殆尽后,我气喘吁吁地,抖抖颤颤地顿停了身躯,我原地无奈地歇息,我那个时候听着自己身躯三面传起的男子呼叫之声声声高昂悦耳,声声相接而急切,声声叫得我半身冰凉寒冻,我那个时候身中的胆量几乎要被消磨殆尽,我没有了任何的勇气。我同时没有任何的勇气向外,向着东雪堂之外,向着南窗之外的冰雪世界里呼救,叫吼,因为我已经意识到了不同寻常的天境背后可能会牵连着不同寻常的事情,我也在那个时候已经知道,也已经认为并判定了,我的东雪堂堂屋之外的天地世界里真的很难再有活口。所以,我努力地把一切勇敢地承受,坚强地忍受,我那个时候别无选择,只有面对,勇敢地面对,所以我那个时候想到了那些,就感觉到那一切都无所谓了,我继续在东雪堂中央的大木桌跟旁面南背北地静静等待,我要看一看那个冰天雪地里,那个史无前例的黑暗世界里,我的身外究竟还会发生什么,那些行踪诡秘的其人又终究要做些什么。而就在那个时候,我的眼睛面朝南窗放眼向外望去,极力望远的时候,我听到了南窗口外一个快速穿飞而现的宽大袍衣身躯顿停,就顿停在南窗的窗口正中央地方,应该是恰好面朝于我声音洪亮地呼叫……城主,抽签啦!

在那一瞬间,我躺身在东雪堂的堂屋睡床顶部面朝着他,我听到他的呼叫声音有些声嘶力竭,有着饱满的召唤之力,有些入骨的震彻之力,我都听得自己满身颤抖,又联想一下那个黑夜茫茫之中油灯光明照耀之外的情景,我的恐惧也是油然而生。而我那时候眨动自己杏核轮廓的一双眼睛认真地看,认真地凝望庞城主,我望着他好像一瞬之间丢失了魂魄一样,他好像是变得失去了知觉,没有了意识一样,我的心弦随着他的神情而跳动。我的耳旁继而又响起他有声又色的描述口声——

那个南窗窗口中央地方好像一瞬之间附停住的古怪男子洪亮的呼叫声音响起之后,我顿时感觉到有如南窗的窗口完全被打开,而我如同常人一样,感受到了窗外凶烈的寒风扑面,吹打着茫茫大雪侵身,我禁不住一个剧烈的震惊,因为紧随其后我听闻到其余的六个方位,我的坐身位置的东北、东南、西北、西南方向,包括上方、下部都离奇地同时传出可谓是异口同声的一阵呼叫,那叫声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城主,抽签啦!几乎同一时刻,同一瞬间,我感觉到满身上下一齐发出的透彻肉骨的冰冻,我在那样的一刹那间,我的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每一点发肤都像是被完全地结冻了一样,我那一霎之间就像是变成了一具冻尸一样,我的眼睛像被同时结冻了一样,我的全身渐渐地意识模糊,我的整个人知觉模糊,我在那样的时刻以后我的耳旁好像是完全地消失了窗外的狂风暴雪席卷呼啸扑打之声,我的双耳知觉也时而清醒,时而模糊了,时而就好一会儿感觉不到什么了一样,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我自己是一种怎样的状态了,在睡屋之中。接下去,我继续迷糊着,渐渐沉迷着,感觉自己的满身也被冰冻着一样,我唯一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的身躯变沉变重,变得缓缓下坠,像是慢慢地沉没进深不可测的冰海底部。在那个过程里,我的意识频频起动,又被频频掩灭,我忽而模糊,忽而清醒,但是我的眼睛在那样的时刻应该是已经无力地关闭了,我只是存活在自己的幻意识里,也可能是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我那时候就好像突然地勇敢了,我把一切都看得越来越狭隘了,因为我的世界感觉越来越狭小了,在那个时候,我就仿佛突然地什么都不惧怕了,我只是在尽力地找回知觉,找回感觉,只是细心而努力地感受周围,感受尽可能多的附近的一切。那是我在那个时候不由得极度收拢自己的知觉过后唯一能够感觉到的我的意识,我的存在,和周围的存在。而就在我频频地努力尝试找回自己知觉的时候,我隐约里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周身不再那么寒冷,我一下子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变得飘逸,不再沉重。我的身躯轻轻摇摇地,仿佛可以活动了,可以移动了一样,但是我并不能相信那个,我认为中的错觉,由于之前我的每一次努力都反而使得自己也有软弱的时候的身躯变得更加寒冷,我就那样不动不移地继续等待着,用心灵去静静地感受,感受那个意识中的错觉里,会出现什么样的离奇情景。我之后努力地平静自己的呼吸,努力地清醒自己的意识,努力地感受。在我的意识渐渐地清醒许多之后,在我的那个意识里听闻不到窗外的风雪呼啸吹卷震耳响声之后,在我的身躯感受不到之初的剧烈寒冷之后,在我也完全地停止声高气扬地向着四外里费力呼救之后,我的身躯感觉忽飘忽定着,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身穿黄色法袍的身影,就隐约里从我意识中的南窗窗口飞穿而过!紧接着,我匆忙地转移头部,向着那个黄色法袍身影所飞走而去的左方扭转头部,可以很自如地扭转头部,我在追逐那个出现于南窗窗口地方可以被我清晰无疑地看到的身影时候,我忽然间看到了另外的一个同样是身穿黄色法袍的古怪老人身影,反向朝着南窗窗口飞飘而去,斜穿身躯从偏左侧的堂屋屋壁上飞转而离,与之前刚刚出现的那个南窗黄色法袍身影交叉而过,二者又很快远去。我那个时候就顿时地震惊,因为我的眼前居然看到了那两个奇怪的都是身穿黄色法袍的人,也因为我在那个过程里居然可以身躯,起码头部可以自由地扭转了,我立即感觉到自己像是摆脱了之前的束缚,我可以重获自由了,我可以毫无顾忌地左右自己了,我随后异常激动了!我激动不已地又大角度扭转头部朝右,朝向右侧也就是你现在所躺身着的睡床顶部地方向着屋壁地方寻望,寻望当时的发出对我大声呼叫抽签声音的人所大约可能存在的地方,我一下子竟然离奇地发现,就在你的睡床床跟地方,你的睡床靠近屋壁的地方,骤然间也是飞飘出一个一双长衣袖,宽大黄色法袍的另外之人身影,也是紧朝南窗窗口地方飞快地飘走!我忽地就再一次迷糊不清了。我可以确定无疑地看到那些身穿黄色法袍的人了,但我不知道他们都去做什么了,更不明白他们一声不吭地要搞什么鬼!但紧继之,我马上联想到了之前堂屋的上方和下方同样传出过响亮的男子古怪叫声于我,我于是快速地抬头、俯身去匆急地观望、寻找时候,我恰恰亲眼看到上方高高的堂屋顶部和下方地面下各有一个都是身穿黄色法袍的像是怪人身影快比流星般在我放眼相视的一瞬迅速地随向穿走!我内心里的诧异和不解马上凝集,凝聚,我随即骤然间转身向后,我突然间看到我的背身方向,就从我的身体后方,那个东雪堂的堂门所在来意识到健康地活着是多么地幸福的北侧方向从各个角落里直朝我的位置如同流星一般地冲飞近一连好多个身穿黄色法袍,手臂周围裹着宽大长衣袖的男子们,其多数像老者,其在那一次被我看到的时候,其人脸表都奇怪地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一边接二连三,嗓音此起彼落着对我热情地召唤……城主,抽个签吧……抽签吧,城主……哗啦啦……哗哗……那个时候,我转身朝后瞬间看得目瞪口呆了!我看到那么多的老、中年男子身穿着黄色的长衣袖法袍近近远远地里一层外两层飘飘逸逸地朝着我的身躯飞近,我同时更加清晰地看到了他们所有的黄衣法袍者每人伸出了自己的一只长手臂,手臂的周围宽大的长衣袖努力而缓慢又略显沉重地旋转着,最主要的是,他们每个人伸出头前更身前的长衣袖里面传出震耳杂乱的竹签撞击之声,稀里哗啦的碎响之声,那声音此起彼落着,掺杂在一起,响脆又清脆,带着重重神秘,伴着他们几乎异口同声的话语……抽签啦……抽签啦!我看得醉眼迷离。而且,在那个时候,我越是朝向其中某一个人的面孔望去的时候,其人伸出头前的长衣袖里面的竹签一团团混乱摇晃着就越是摇转得迅速至极,声声悦耳,并且最主要的是其人长衣袖带着袖中满满的竹签便立刻超越其余所有黄衣法袍之人的手臂和衣袖而最先地直朝我的面部逼近!其长衣袖里装得密密匝匝的竹签混乱不堪地绕转着,其衣袖里面的竹签褐红色一根根带着签尖一团团飞出其人衣袖的一半,够到我的面前,更是意在使我抽签!我当时注意力顿时转移到其人手举着的竹签群的最前端,并且在那个千钧一发的时刻眼见着众多的竹签将要飞穿进我的面孔甚至咽喉的时候,我不容顾忌得,快速至极地抬起自己粗壮的右手臂使右手掌前伸,右手指准确无误地够到那个距离我最近的陌生黄衣法袍之人伸出前方的长衣袖中竹签群的最前端,拇指和食指敏捷地从其中随意抽出一只褐红色宽大的竹签捏在手中!紧随其后,我的眼睛注意力再次朝向面前的长衣袖中细望的时候,我猛然发现那只长衣袖瞬间停止了前伸,停止了前钻,袖中的竹签也是立即停在了我的面前距离不变的半空里仍旧快速地摇转,绕着其人苍老的手臂一圈圈摇转,却不再向前逼穿!而同一时候,我的眼角视线向着那个位居最前方距我最近的黄衣法袍身影的侧方其余之前所见的众多黄衣法袍之人刚才出现的人群地方望去的时候,我忽然间望见那些神奇的黄色法袍之人身影都已经消失不见!我那时候的面前朝北只剩下那个平身穿行在空中,单只手臂带着长衣袖中竹签滚滚转转停浮于半空里的喜笑颜开黄衣法袍陌生老人!老人的苍老的脸表活跃,老人的情绪激动,老人随即高兴无比地告诉我……城主福气不浅,城主所抽为富贵签!紧接着,我看到那个我扭身朝后之后的面前那个唯一的黄色法袍老人脸上的笑容开得更满,他好像将想要对我表达的所有情意都融合进了那个竹签的寓意里,都扬洒在他的脸表上,都浸没在他的眼神里,他所要表达出的,好像就是我的未来依然是大富大贵一样,他的面色,他的话语里。他的举动中倒是看不出任何的恶意。我便随后才缓缓地舒解了紧张的气息。

情侣装红色
客厅吊顶造型
铜制水龙头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