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财色正文第五十六章儿歌

2019-02-04 06:10: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五十六章儿歌,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范无病卷起桌子上面的东西,伸了伸懒腰,然后走出了教室。

外面的光线有些刺眼,毕竟是六月下旬的天气了,上海的气候,还是有点儿不适应他。

走出了阶梯教室之后,就看到许多学生们百无聊赖地围在一块儿,讨论今天的考试题目,研究自己是不是能够顺利地过关,也有些人已经开始准备搭校车出去,买点儿礼物,晚上好去老师家里交流一下去了。

女生们则是讨论着,暑假要不要回去,或者留在上海打个零工什么的也不错,毕竟这边儿外国人多,她们当个翻译还是胜任有余的,也有一些女生就在谈论班上的哪个男生比较帅一些,哪个男生家里比较有钱,哪个男生的体格很健壮之类的事情,一脸的花痴样儿。

“范无病----”身后有人喊他。

范无病正要举步走下台阶,回宿舍去休息,就听到了任小柔的声音,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自己的班主任老师,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找自己。

“你的车在吗?”任小柔问道。

“在啊,小柔老师要用吗?”范无病点头回答道。

任小柔穿了一身长裙子,戴着遮阳帽和一副窄窄的太阳镜,将头发扎成了马尾巴甩在脑后,鞋子也换成了高跟鞋,看上去倒像是要去约会。“出去买点儿东西,你现在有空吗?”任小柔仰起脸来问范无病道。

她的个子比范无病差一点儿,离得比较近的时候,当然只有用仰视的姿势了,更何况现在范无病所在的台阶还要高一点

任小柔很快就注意到了这种不公平,于是便走了两步,站到了比范无病高两阶的地方。拍着范无病的肩膀问道,“下午你好像没有要考试地科目吧?”

范无病一笑道。“有没有考试。小柔老师你最清楚了。我们去什么地方?”

“南京路。步行街。我需要买点儿旅游用品。这个暑假系里面要组织夏令营活动。我肯定是要跟着去地。”任小柔对范无病说道。

“要去哪里旅游?”范无病将自己地车子开了过来。然后请任小柔上车。关好车门之后。启动了车子。然后有些好奇地问道。

“还没有确定。大概备选地就是深圳、香港、新加坡和韩国这些地方。”任小柔回答道。

范无病将车子开出了校门。然后说道。“那一定需要很多活动经费吧?”

“大概要拉赞助吧。总不可能让学生自己出钱。那成什么了?”任小柔皱着眉头说道。“没准儿我也得去啦赞助。只是不知道会被派到哪个大公司?”

任小柔的郁闷肯定是有地,毕竟能够提供赞助的公司虽然很多。但是赞助是要拉的,怎么拉呢?校方当然是派出一些年轻漂亮的女老师们去跟他们谈条件,虽然未必就会遇到色狼什么地,但是大部分公司主事儿的都是男的,吃点儿口舌上面的亏那是一定的,也难保不会遇到那种毛手毛脚的家伙。

哦,范无病听了任小柔的解释,点了点头道。“是这样。那到时候你就说去范氏投资集团拉赞助好了,保证不会遇到麻烦。”

“范氏投资集团。你家开的公司吗?听名字倒是很有气势地,国际化的财团吗?”此时任小柔虽然已经不会将范无病简单地当成是世家子弟。但是也不会想到这家公司居然是他自己开的,于是笑着问道。

范无病嘿嘿一笑,心道还真让你说着了,果然就是国际化地财团,连注册地都不在国内。

虽然范无病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将公司拿到英属维京群岛去注册,但是大家都这么做的话,那就是一定有其理由的,范无病依稀记得,好像有人说后来的央企中移动,也是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只是不知道这个传言是否为真?

很快范无病就将任小柔给送到了南京路的步行街,任小柔一定要拉着范无病去逛街,帮她去参谋应该买什么样的装备。

与此同时,上午考过的这一堂科目地试卷,已经开始批阅了。

几个老师在教务处地人的监督之下,特意将范无病地卷子给挑了出来,然后分头批阅。

前面应该说是中规中矩的,所有地答案都符合规范,老师们按照评分标准严格地给予相应的分值,然后经过教务处监督员的首肯,确定了总分,到了最后一道题还没有被确定分数的时候,范无病的本科目分数已经达到了八十七分的高分,在这种考试当中已经是绝对的高分了。

毕竟专业考试的难度要大一些,即便是好学生,能够超过八十分的也不多,因此大家都很惊讶,都说国贸系终于出了一个天才。

“这道题目,我没法批啊---”忽然批阅最后一道题目的那位老师拍着桌子喊道。

大家的注意力顿时都被吸引过去,纷纷围了上来,探问究竟。

“十三页的答案,大家都看看吧,我实在不敢动笔评分了。”那位老师苦笑着说道,“估计复旦建校以来,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学生,我实在是没辙了。”

好在办公室里面的老师们也不是吃干饭的,便将范无病的答案拿了过来,为在一块儿研究,刚开始的时候都说这个学生哗众取宠,但是看了一半以后,大家就都不说话了,等到看完之后,脸上都有些半青不白的颜色,显然是都被范无病在其中的一些言论给吓到了。

“我觉得,这个学生的说法,跟主流经济学家的说法截然不同,跟教材上面的说法更是大相径庭。”一名老师终于说道,“是不是,这道题给他记个零分?”

其他的几个老师都默然。显然还没有从刚才地震惊当中反应过来,范无病的提法实在有点儿吓人,他们也是研究经济问题的,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份资料,能够将东南亚的经济问题给如此清晰透彻地指出来。更为可怕的是,范无病在后面犹如预言一般指出来地问题,“东南亚的繁荣就好比是建立在沙滩之上的大厦,看起来很美。但是一旦基础发生了问题,顷刻之间,几十年来的努力就将瞬间化为泡影!我相信,这个时间不会超过五年!”

“老王,你地研究课题就是东南亚经济,你觉得这个如何?”有人问同伴道。

“我不敢说了----”老王苦笑着说道,“我建议,还是把这东西复印上几份。然后把学校里面的东南亚经济研究专家们请过来,或者外校的也可以请一些过来,大家一块儿看看。”

“或者是那个学生乱写的吧。你们还就当真了?”教务处的那个监督员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他不是研究经济的,但是他觉得,一个十七岁的学生,是不可能提出什么惊世骇俗的重要观点地,更何况这还是在考场上答出的一份答案?

“好吧,先让院系领导看看,看他们有什么看法。”最后大家一致决定道。

范无病跟着任小柔跑了好几个体育用品商店。本来他觉得那些装备都差不多。买哪一个都一样,可是任小柔偏偏要货比好几家。始终决定不下来要买哪个,这就连累他跑来跑去。常年练武的身体都有点儿疲乏了,反倒是任小柔精神抖擞,一副愈战愈勇地姿态。

女人在血拼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毅力,果真是非常可怕的,范无病心中暗道。

逛到第十七家的时候,范无病终于要求暂停了,他要坐下来休息一下,然后吃点儿东西垫垫肚子,任小柔想着自己中午也没有吃东西,于是就同意了。

根据任小柔的建议,两个人在附近的一家KFC里坐了下来,然后她就去点餐去了。

本来范无病是根本不吃这种洋快餐的,但是任小柔又不愿意范无病请客,所以他也只好跟着任小柔进了KFC,看到前面拍着地长队,范无病信手抽了一张今天地报纸出来打发时间。

结果头条就是跟范无病有关系的,上次飙车装死一个青年地杭州二世祖,那个案子终于了结了,结果就很出人意料。

大概是花了许多钱的缘故,受害者家里面地口气也松了下来,法庭方面秉公执法,根据肇事者悔过态度良好以及他是二十一世纪最需要的人才的理由,秉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从严从重,对他做出了三年有期徒刑的判决。

原告被告双方对此均无异议,此案就此正式了结。

范无病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这事儿当时自己还插了一手的,结果依然是没有能够影响到判决的结果,真是有些枉作小人了。

任小柔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加冰的橙汁、汉堡、沙拉、炸鸡翅等物,高高兴兴地走了回来,看着范无病正在看报,便说道,“赶快吃吧,待会儿还要接着逛呢。”

“想听儿歌吗?”范无病忽然问任小柔道。

“儿歌?”任小柔愣了一下,然后看着范无病问道,“你要唱吗?”

范无病微笑着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唱道,

“我在马路边,

撞飞一青年,

把钱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叔叔对我笑,

重判我三年。

我高兴地说了声,

叔叔再见!”

任小柔听了范无病的儿歌,又看到了他手中的报纸,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七十码那事儿。

只是她发现,范无病带着微微笑容的眼眶里面,似乎有些湿润,而他的脸上,也有些落寞。任小柔不由得心里面一紧,似乎感受到了范无病的无奈。

他真是一个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学生啊,任小柔忽然之间,觉得自己的心里面有点儿触动。

揭阳建筑用网公司
滤芯厂家批发
西安游戏开发公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