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病魔缠身正文第五章母亲柳星

2019-02-04 07:23: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病魔缠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新衣剑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病魔缠身全集阅读正文第五章母亲柳星,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沈残猛然睁开眼,身体就像被冷水浸泡过一般苍白,每个毛孔都是张开的。

‘又是那同一个噩梦…’

在拳击台上,一名英俊魁梧的拳手不停地向对手发动进攻,拳手的年龄与沈残相差无几。

在一阵暴雨般的拳打脚踢下,拳手的敌人不甘地倒下了。台下充满了亢奋的欢呼声。那名拳手身上的肌肉在有序地起伏着,他忽然转过头,冲沈残勾勾手指,目光充满了敌意。

“呼…呼…”沈残的腮帮子剧烈收缩了一下,他来到窗口,轻轻撩起窗帘,外面已是蒙蒙亮。热气腾腾的包子店也开张了。他扭头看了眼睡跟如死猪一样的刘龙和黄天啸,轻轻关上门,下楼去了。

“一碗粥,两个包子,谢谢。”

一分钟不到,沈残点的东西就被送到了桌上,包子铺老板是个30岁上下的中年人,他笑道:“年轻人要多吃点才有力气嘛,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本地人噢。”

沈残笑了笑回答:“我是从广州来的,昨天刚到轩泉。”

“哦?是来这做生意的吧。”老板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跟沈残聊天。

“算是吧,老板,这里有什么出名的风景区么,我想带着我的朋友去风景区逛逛,也好增长点见识。”

老板连忙摇头:“千万别去,这世道乱着呢,报纸上登了,就前几天的事,十几个学生去爬‘平山’遇到歹徒,男学生全被杀了,女学生被人绑架,至今下落不明。要我说啊,最好哪都别去,坐在家里看看电视,喝喝啤酒,那就是最好的享受了。”

“老板,您还真懂得享受生活。”沈残很羡慕地望了一眼。

“哈哈,可不是么!年轻的时候我也有雄心壮志,理想是当个大老板,住洋房,养洋狗,开洋车,泡洋…额,呵呵。事实上我也做到啦!我95年炒股票赚了一大笔钱,当时那才叫风光,走到哪都是大爷。可没过几年,股市低靡,赚的钱全赔进去了。老婆跟人跑了,房子也被银行没收了,我一夜之间就成一个千万富翁变成了个穷光蛋。”说到这,里屋走来一个略微肥胖的女人,她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老公:“整天把你以前的那些事搬出来吹,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听,小兄弟,别听他的,你吃你的。”

沈残感兴趣地说:“继续说说,听故事听到一半憋的慌。”

“你看你看,人家愿意听吧,老婆,给我点零钱,我去买瓶啤酒喝喝。”老板嘻笑着接过十元钞票扔到隔壁的商店:“三瓶啤酒。”

“现在还早没什么生意,一会忙起来的时候不准你再这样了!”老板娘无奈地摇摇头。

“是,老婆大人。”

老板接过啤酒索性坐在沈残身边,问:“来一瓶?”

沈残摇头:“我不会喝酒。”

“噢,那我继续说。”

“我变成了穷光蛋之后,想过要自杀。电视剧里不也经常放么,那些跳楼的都是我们这种人。可我这人天生胆子就小,还爱胡思乱想,我就想啊…要是我这一蹦没摔死咋整?万一要是摔成个残疾,我老爹老妈不还得养我一辈子?想着想着,自杀这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之后,我拣垃圾,打小工,日子照样过的充充实实。你说这人贱不贱,以前有钱,有势,有女…”他撇了一眼,见自己的老婆正在忙着包包子,于是小声说:“有女人的时候啊,整天闷的发慌,除了数钞票,一个星期有八天是跟朋友聚会,体重从140直接飚到190。”

“190?”沈残哈哈大笑:“你的个子跟我差不多,190斤,那不成水缸了?”

“可不是么,当时我的绰号就是‘水缸’啊。”老板喝光了一瓶啤酒,叹了口气,很无奈的说:“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这话说的一点没错,就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我遇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她的家庭也不富裕,但她不嫌我穷,帮我凑钱开了间包子店。每天早上夫唱妇随的卖包子赚钱,累是累了点,但心里甜啊。”

沈残微微笑着,心里有种奇怪的滋味,这种生活是他想要的么…应该不是,但听起来很温馨啊。

黄天啸和刘龙这时候走过来,刘龙大叫:“哥,你怎么连招呼都不打就下来了,害我以为出事了呢,老板,十五个包子,一碗粥。”

二人坐到沈残身边,老板边笑边拎着酒瓶子走了,临走前说:“小兄弟,要懂得享受人生啊,其实像我现在这样挺好。”

沈残不作声,只是低头看着碗中稀饭冒出的热气。

黄天啸看着刘龙:“十五个包子,你吃的完么?”

“当然吃的完,我饭量大着呢。”

“我正好也饿了,咱俩比比看谁饭量大?”

“比就比,吃饭喝酒泡马子,哥们儿还没怕过谁呢,就算是曾经的青龙哥咱也不怵!”

沈残叹道:“你们两个,果然是连一天都闲不住,赶快吃吧,吃完要去做事的。”

“去找马三?”黄天啸一愣。

“我们现在去找马三。。恐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但我听老大说马三有个小女儿,他很疼这个小女儿,只要我们先找到她,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沈残伸了个懒腰。

“哥,咱这样这算不算绑架?”刘龙张着大嘴。

沈残笑说:“算是吧,我这也是没办法呀,咱们一没人手,二没钱,再说,我们只是去要帐,又不是勒索。”

刘龙和黄天啸都没意见,反正沈残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别说绑架这种小儿科,就算现在让他们去杀天门老大他们也敢去,只不过杀不杀的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沈残忽然想到了什么,站起来说:“在这之前你们得陪我去个地方。”

这是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楼下坐着几个老人,老人们正全神灌注地盯着手里的扑克。几个七、八岁的孩童在互相追打着,一条白色的哈巴狗傻呼呼地看着三个陌生人。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里了。”沈残自言自语地坐上电梯,刘龙和黄天啸对视一眼也都耸耸肩跟上了。

电梯在四楼停住,沈残笔直走到403号房,轻轻的敲门。

“来了!”女子的声音从屋里传来,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美艳妇女隔着防盗门问:“你们找谁?”

“我是沈康。”沈残说完,妇女的脸色‘唰’地变了。

“咔嚓。”门打开了,沈残勉强挤出一抹微笑:“过的还好吗。”

这名妇女正是沈残的亲生母亲,柳星。

“进,进来坐吧。”柳星让开一步,把众人迎进屋。

沈残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屋里的摆设,笑道:“我在做建材生意,路过这儿,想起你临走时给我留下的地址,就顺道过来看看,这是我的同事,阿龙和老黄。”

刘龙二人不知道柳星跟沈残的关系,只得尴尬地打着哈哈。

柳星端来三杯茶水,之后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沈残:“康儿,你。。你这些年过的好吗?”

“还可以。”

“你现在还跟奶奶住在一起吗?”

沈残摇头说:“你走了之后没一年,奶奶就去世了,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柳星脸色大变:“我。。我走的时候你才6岁!你一个人是怎么过的?”

沈残脸上闪出一丝阴冷,但稍纵即逝:“那段往事我不想回忆,我当时听奶奶说,我还有个妹妹,今天应该是星期天,她人呢?”

柳星忽然哭出声来,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前几天,她跟同班同学去爬山,被绑架了…”

沈残面色一凝:“能告诉我详细情况么?”

柳星边哭边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沈残,沈残看着照片上那个打扮的有些非主流的漂亮女生,咬着牙问:“绑匪说了什么,他们要多少钱?”

“不,我不知道,这个事一直都是‘他’在管,他怕我乱想,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这时候,钥匙声响起来了,一个目测身高1.86以上的魁梧男子进屋了,看到屋里这么多人先是一愣,随后大叫:“他妈的!你们是谁?柳星,他们是什么人!”

柳星慌忙擦干眼泪,走过去:“这是康儿,我远房亲戚的孩子,另外的两个是他的同事。”

‘远房亲戚的孩子…’沈残把脑袋低着,双拳都快捏出血了。理智告诉他,母亲是迫不得已的…

“哼!你跟我进屋!”男子拉着柳星进了内屋,大厅只剩下沈残三人。

刘龙小声问:“哥,你以前的名字叫沈康?”

沈残嗯道:“对,意思是希望我健健康康,可惜,你看我现在这德行,跟残废有什么两样?于是我自己把名字改了。”

内屋传来一阵悲鸣,然后是‘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时不时还有女人的尖叫声。

女人在哭泣,男人在咆哮。

没过一会,男人走出来,扬手说:“你们改天再来吧。”

沈残站起来:“绑匪提出了什么条件,说出来,也许我能帮到你。”

“帮我?哈哈,你才多大?能帮我什么?走吧。”

“这跟年龄没关系,你不说,又怎么知道我帮不上忙?”

男人已经被最近一连串的事情冲昏了头脑,竟然抓起饮水机上的一个玻璃杯向沈残砸来,吼道:“妈的,老子已经够烦了!你们给我滚!”

“啪!”玻璃杯被黄天啸单手抓住,只见他往桌上一拍,玻璃杯在下一秒变成了玻璃粉…

男人惊恐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三个年轻人,直觉告诉他,他们不是一般人。

————

大家最关心的可能就是小剑的更新速度了吧…可是,小剑实在不能为大家保证(保证了有时候也做不到),心玩野了…先保持一天3000字吧。。希望自己能收收心。。^^!

联合大厅房卡
co风湿骨痛宁
休闲小游戏开发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