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穿越以和为贵网友上传章节第八十二章离家远

2019-02-26 19:59: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穿越以和为贵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吱吱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穿越以和为贵全集阅读友上传章节第八十二章离家远行,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婴儿发烧手脚冰凉怎么回事
!)divalign=centerahref==_blankstyle=color:red搜这本小说最快的更新/ascriptsrc=/js/type=text/javascript/scriptdivstyle=font-size:12pt;color:black;padding-left:12;padding-right:12;line-height:150%align=leftid=booktext崔宝仪窈窕的身姿蹁跹如蝶般地落在东厢房的房脊上,几个起伏,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顾夕颜这才敢大口的呼吸。

段缨络到是神色如常,淡然地笑着从床上起身,轻轻地抚了抚有点凌乱的发鬓。

顾夕颜也跟着起身坐立,沉吟忖想片刻,她又细细地向段缨络打听崔宝仪和惠兰的对话。

段缨络不厌其烦地详细给她叙述了一遍,只是把惠兰讽刺她不如顾朝容有学识的那一句隐了去。

顾夕颜面色安详,眼睑轻垂地听着,看不出喜怒。

她觉得很多让人奇怪的事情都隐隐有了答案。

比如说为什么崔宝仪会选择顾家做为落脚地,为什么她会毫不留恋地结束潇湘女学的生意而选择入宫。

可那是一本怎样的书呢?

顾夕颜眉头微蹙。

她想起了崔宝仪送给自己的那枚刻有古夏文字的玉佩,还有她说起古夏文时脸上的惘然……顾家据说是诗书世家,崔宝仪要找的那本书会不会与古夏文有关系呢?可惜自己是个冒牌货,不管是对顾家的秘密还是对顾家先辈的事迹比齐懋生知道的还少……如果齐懋生在这里,以他的见识,说不定能猜出崔宝仪找的是一本怎样的书呢?

想到这里,顾夕颜的眉头蹙得更紧了。齐懋生。不知道安全回家了没有?

以他地身份地位和家庭情况,回到燕地后,应该会很快成亲生子吧!毕竟他膝下只有一个女儿。

女方也会是一个身家容貌性情不比叶紫苏逊色的女人吧!

顾夕颜心中空荡荡的。

段缨络见顾夕颜满脸愁容,笑道:“姑娘是在担心明天的婚礼吗?我们要不要改变计划。今夜就逃走。”

啊,现在想这些干什么,自己反正马上就要离开顾家了。惠兰也下决心把握好这次机会改变自己地命运了,崔宝仪又没有伤人之意,自己何必多管闲事。那本书不管是如何的珍贵,留在顾宝璋那人渣手里还不如给崔宝仪的好!

但是想到齐懋生,她还是笑地有些勉强起来。

段缨络本来就对惠兰印象不好,觉得她和那些吃饭了没事干的内院女人一样整天就知道沾酸捻醋,小家子气的很。现在又听了她和那个大姑的对话,更是看不起惠兰。

她见顾夕颜面脸愁色,爽朗地一笑,劝慰顾夕颜:“姑娘何必和这些人一般见识。外面自有天地,姑娘出去走动一番。才知道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世界广袤的很……”

是啊,既然已经决定放弃了,又何况紧拽着不放,愁白了头还没有人知道……只有苦了自己。人生譬如朝露,还是自己对自己好一点吧!

顾夕颜心中略宽,朝段缨络展颜一笑:“段姐姐说的有道理。以后我就跟着姐姐吧!”

段缨络失笑。

第二天,婚礼如期举行。只是在准备上出了一点小小的误差。

按风俗,姑娘地陪嫁丫头们要跟男方接亲的嬷嬷们坐在同一辆车一起回男方,可这次顾家一口气送了八个丫头而不是按事先的单子说的两个丫头,马车一下子不够用,左家接亲的人急地团团转。顾家就临时借了两辆马车给左府来。这才分四处坐了下来。

等新人到了左府的大门口,一身红装作新郎打扮的左小羽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跳下马背亲自撩开了花轿的帘子。行动间,竟然有点仓促,惹得一旁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一阵哄笑,左小羽的同僚中有人起哄:“左统领,你可迫不及待要进洞房了……”

又是惹得大家一哄笑。

左小羽很难得地闪过一丝尴尬,略略低了低头,眼角一扫,却在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一旁陪嫁丫头的马车里跳了下来。

他不置信地望过去。

修长地身材曲线玲珑,瑰丽的五官甜美静谧感冒流鼻涕吃什么水果好
,细嫩的皮肤冰肌晶彻。他不由望了望眼前满身红装的新娘子,又望了望那个跟着左府迎新嬷嬷朝后院走去的身影。

旁边地人见左小羽愣在那里,起哄着簇拥而上,推搡着他朝喜堂走去。

皇太子杨余今天代表皇上来参加他地喜晏,还等着他拜堂了好回宫呢!

那人总归是进了左府,等婚礼过后再说吧!

左小羽心中略定,压下疑惑随着众人的脚步朝喜堂走去。

顾夕颜和段缨络从最后一辆马车中跳了出来,跟着一群嬷嬷丫头们进了侧院朝内院走去,突然拿着一个柳条小提箱地段缨络扶着顾夕颜叫道:“嬷嬷,喜儿吃坏了肚子,哪里有毛厕。”

左府迎亲的嬷嬷笑盈盈过来,看见她们一怔。

顾家这两个陪嫁丫头生的真俊。怕是知道左府内院复杂,所以特意选的通房丫头的吧。看样子,内院又要热闹了!

念头一闪而过,她热情地领着她们到了侧院一个偏僻的小院,段缨络忙谢了那嬷嬷,笑道:“嬷嬷快去吧,等她好些了我扶她进内院就是了。等会我们家姑娘要发封红了!”

那嬷嬷犹豫了了一下,笑道:“那我就不陪着姑娘了!”

段缨络笑道:“嬷嬷快去吧,这里有我。”嬷嬷又说了几句嘱咐地话。快步出了侧院。

顾夕颜从毛厕里钻了出来,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厕所真脏!”

段缨络将淡然一笑:“姑娘现在想反悔还来得及!”

顾夕颜俏笑将段缨络手中的柳条提夺了过来转身进了毛厕,不一会儿,就出一个穿着朴素的小姑娘。她佝偻着身子,脸色黄黄的,好象得了什么大病似地。

段缨络笑道:“嗯。是那么回事了。还是太漂亮了些。”

顾夕颜斜睇了段缨络一眼,目光滟潋,妩媚动人:“你快去换衣裳吧,免得有人寻来了。”

段缨络笑着也进了毛厕换了一身朴素的装扮。

两人镇定自若地出了侧院,路上有管事模样的人见了她们,正欲说什么,段缨络忙接着顾夕颜给那人行了一个福礼。笑道:“我们是顾府陪嫁地粗使丫头,那边的嬷嬷吩嘱我们找我们送亲的李管事,说顾家借了一辆马车给贵府的,让别忙着回去,姑娘等会要打赏的。这位爷。知不知道我们府里的马车停在什么地方了?”

“什么你们府我们府的,姑娘进了左府,就是左府地人了。”那人笑着调侃了几句,然后指着前面道:“姑娘们从这里直走拐弯出了甬道就是外院了,我们刘管事在那里陪着府上送亲的人呢,你去那边问问!”

两人道了谢,按照那人说的到了外院。

外院张灯结彩,酒案旁的宾客却不多,大家都去正厅看拜堂去了。尽管如此。她们走出左府大门的时,那青衣管事还是把她们拦下来问了几句,知道是顾家粗使丫头奉了嬷嬷地指派找车的才放了行。

两人出了左府,却并没有去找顾府的马车,而是在段缨络的带领下拐了几个弯。进了一个死胡同。她们等了一会儿头痛是怎么回事
。胡同口停了一辆青帷油车,车辕上坐着着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中等身材,须发全白,段缨络拉着顾夕颜的手上了车,没想到车内还坐着一位四十来岁的妇人小儿感冒退热糖浆
,相貌端庄,穿着华美,气质不俗。妇人对她们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对那老者道:“袁先生,辛苦您了。”

老者没有出声,鞭子凌空打了一个响,马车辘辘地开始向前驶去。

熙照的婚礼是在晚上,七点一刻是吉时,现在已是八点左右,古时候的人晚间娱乐活动有限,都睡得很早,除了一些风月场所,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

车子很快就驶到春明门,高大地城门前儿臂粗的火把照得通明,城墙上不时有士官来回巡逻,城门半开,几个青衣小吏坐在案前闲聊,另一旁则站着几个穿着铠甲的士官。看见她们的马车,大家都望了过来,袁先生把马车停在了青衣小吏们的案前,其中一个小吏迎了上来:“袁伯,接到姑奶奶了吗?”

袁先生点了点头,从怀里抱出几块碎银子递给那小吏:“五儿,等会和几位爷去喝杯酒。”

小吏接过银子道了谢,马车就这样大摇大摆地驶出了盛京城。

顾夕颜咋舌。

盛京城门七点就关,没有金吾军地令喻,谁也不能随便进出。所以她原来地计划是准备在盛京一家不起眼的客栈住一夜,明天一大早出城,没想到跟段缨络一说,她竟然提出由她来安排出城事宜,顾夕颜考虑到她地背景,就把自己要去棱岛的事说了,段缨络笑了笑,说请她放心,定会平平安安地把她送到棱岛的。

顾夕颜也只是纸上谈兵地谋划了很久,听段缨络这么一说,当时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今天再看看人家出城的方法,顾夕颜决定这一路都要跟着段缨络,等到了棱岛再去想办法摆脱段缨络。

天上零零散散地坠着几颗星子,圆圆的月亮发出明亮的光芒,把厚厚堆积的青色云层硬生生的撕了开来。

马车飞驶在宽敞的驿道上,顾夕颜被颠簸得东昏西倒的,那妇人的情况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段缨络却很殷情地在那里伏侍那妇人,而且态度很真诚,不象是因为尊卑的关系,顾夕颜怀疑这妇人是段缨络的长辈世交之类的。

divclass=shoudafontcolor=#FF6666(,记住我们的址:,)/fontahref=/User/pxtarget=_blankfontcolor=redb注册会员,享有更多权利/b/font/font/a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