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不恐怖11111114

2019-05-12 20:19: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那是我回家奔丧的第二天,却在冷清的灵堂里,不知所措的面对着一口空空如也的棺材。

我是在前天晚上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是我大爷爷去世了,让我回家,结果竟然出了这种事,大爷爷的尸体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偌大的灵堂里只有我和被我急匆匆叫来的老爹。

面对着半掩的空荡棺材,我老爹的脸色很是难看,我爷爷奶奶死的早,那时候我老爹刚成家不久,大爷爷没少帮了我家,可以说两个人是情同父子,大爷爷对我更是当做亲孙子来疼,现在出了这种事,我怕老爹怪我,赶紧解释说我没有不上心,就是出去撒了个尿,回来的时候就这样了。

但是老爹听了我的话,脸色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难看了,片刻之后话音颤抖的问了我一句,“磊子,你大爷爷是不是诈尸了?”

“诈尸?”我傻愣愣的看着老爹,片刻之后这才回过神儿,悻悻的说道,“爸,这都什么年代了,咱能不能别整那些没用的?尸体是我弄丢的,我会负责找回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偷走尸体,一定是熟人干的,我心里有数。”

大爷爷的尸体是我弄丢的,我是怕老爹怪我,但是我不迷信,这都什么时代了,也就这封建迷信的小山村还信这个,出了村子,你要说这尸体诈尸什么的,别人不把你当成神经病才怪。

“三叔?”老爹听了我的话,瞬间脱口而出,但是随即又摇了摇头,否认道,“不可能,你三爷爷和大爷爷怎么说也是亲兄弟,做不出这种事。”

“天快亮了,先把棺材盖好,这事儿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看着半掩的空荡棺材岔开了话题,虽然老爹的嘴上说不可能是三爷爷干的,但是我相信,老爹心里也是怀疑的,只是没有确切的证据,和我一样心里没底儿罢了。

我爷爷那辈儿兄弟三个,哥仨的名字都是我太爷爷取的,大爷爷叫刘一手,我爷爷排行老二叫刘二根,唯一健在的三爷爷叫刘三宝,这名字分开来看或许没什么,但是村里人都说我太爷爷傻,给自己的孩子取什么名字不好,非得叫个刘二根,结果真的只留了两个根儿。

我虽然不觉得我爷爷的名字有什么问题,但是我大爷爷真的是终身未娶,打了一辈子的光棍儿,反倒是我爷爷和三爷爷娶妻生子,留下了血脉。

也正是因为这样,按照村里的说法,光棍儿是不能入祖坟的,三爷爷为人倔强,又迷信的很,甚至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孙过来守灵,更别说让大爷爷入祖坟了,我父亲却从一开始就准备把大爷爷埋入祖坟,说是哪怕以后再出钱给大爷爷安排一门阴婚,也不能让这个老好人孤零零的无处安身。

在这里就出现了一个矛盾,双方都不肯让步,但是家丑不可外扬,谁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不过,三爷爷因为这个就偷偷摸摸的带走大爷爷的尸体,未免做的也太绝了,我甚至可以想象三爷爷带着他儿子偷偷摸摸埋掉我大爷爷的画面,顿时觉得一阵心凉,这可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

原本还想着天亮了之后去找三爷爷理论,结果还没有等到天亮,这老顽固就自己找****了,一进灵堂就直接朝我老爹去了,鬼鬼祟祟的问了一句,“你大伯是不是找不见了?”

三爷爷为人固执,脾气又暴,其实我小时候很怕他,但是这老头儿这次也太过分了,完全就是为老不尊,偷了我大爷爷的尸体,还跑这里来炫耀?

“是不见了,昨天晚上半夜不见的。”我老爹当时的脸色很难看,侧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承认了我的猜测。

“坏了……”这时三爷爷却突然对着大爷爷的灵位跪了下来,身体不住的颤抖着,老泪纵横的说道,“大哥,老三错了,不该阻止你进祖坟,你就别闹了,赶紧回来吧!”

这又是闹得哪一出儿?

尸体不就是他偷走的么?难不成是现在后悔了?想找个台阶送回来?但是这样服软可不是三爷爷的性格,怎么说呢,这老头儿就是一个宁可‘一步错,步步错’的老倔驴,我还从来没见他什么时候这么屈服过。

“三爷爷,您这是怎么了?有话起来好好说,我大爷爷都不粉色内衣性感爆乳美女私房诱人写真在这里了,您就是哭,他也听不到不是?”我皮笑肉不笑的走过去把三爷爷扶了起来,心里寻思着,我倒是要看看这老东西在耍什么把戏。

“小磊啊,我知道你大爷爷在哪里啊……”三爷爷站起身,抹了一把脸上的老泪,说话的时候身体还在止不住的颤抖。

“在哪里?”我狐疑的打量着三爷爷,心说,您可不是知道在哪里么,因为尸体就是你们搬走的,您还能不知道?

“他去祖坟了,你们爷俩儿赶紧的,趁天还没有亮,带上你二叔三叔,去把你大爷爷找回来,我不拦他了,让他进祖坟。”三爷爷的情绪突然显得有些激动,这话说出来就跟我大爷爷是自己跑过去的似的。

装神弄鬼的,这老顽固到底搞什么?我诧异的看着三爷爷,问道,“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做梦看到了,那梦可真可真了,不然我也不会腆着张老脸来这里确认!”三爷爷一脸认真的说着,似乎很是紧张。

三爷爷说他做梦看到我大爷爷往祖坟去了,一路上还不停的和他说话,我自然是不信这个,不过,不管怎么说,这老人家来这里又是下跪,又是哭的,就当是给他个台阶下,我们不声不响的去把大爷爷搬回来也没什么,至少不能让外人看笑话不是?

让三爷爷等在这儿,我和老爹去找二叔三叔,这老头儿偏不听,愣是黑灯瞎火的拧着鼻子跟我们转了一大圈儿,起初我还幸灾乐祸的寻思着,这是何必呢?自己挖坑自己跳……

古川伊织STAR520步兵番号及封面但是真的到了祖坟,我却轻松不起来了。

我是相信大爷爷真的在祖坟这里,因为我一直怀疑这是三爷爷搞得鬼,但是并没有想到大爷爷的尸体会变成这样的一个状态。

大家都知道,人死了之后尸体会变的僵硬,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僵硬后还会变软,当尸体变软的时候,也就是尸体开始腐烂的时候,我大爷爷已经死了两天两夜,可想而知在没有什么防腐设施的农村,这老人家的尸体内部应该已经开始腐烂。

我们看到大爷爷的时候,他就那样低着头跪在太爷爷的坟前,作为一具尸体,无助的跪在那里,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孤零零的一幕,心里着实揪得慌。

看到老人家的尸体被人摆成了这样一个姿势,不止我,就连我老爹都忍不住了,瞪着三爷爷说道,“太过分了!”

何止是过分,简直就是没人性,三爷爷这一家子到底是要干什么?这样对待一个死了的人?且不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个人可是三爷爷的亲大哥!

三爷爷也不出声,看着大爷爷尸体的眼神显得很是呆滞,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我老爹的话,我和老爹现在也没有时间计较许多,就想着先把大爷爷放到木板上,有什么事抬回去再说。

结果,我和老爹触碰大爷爷尸体的时候都是吓了一跳,极品护士黛蓓琪情趣内衣美图这老人家的尸体硬的跟石头似得,我还以为是因为夜里的山上凉,所以尸体被摆成这样之后又冻僵了,便又试了几次,也加大了力道,但是大爷爷就是保持着那个低头跪着的姿势,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时,我三爷爷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这一下搞得我老爹和二叔三叔都给大爷爷跪下了,我悻悻的瞄了几人一眼,只好也跟着跪在了地上。

还是那句话,我不迷信,但是对死者的基本尊敬我懂,而且,现在这事是有点儿邪门儿。

事情的起因是我半夜出去撒尿,然后灵堂里大爷爷的尸体不见了,最初我以为是三爷爷一家为了不让大爷爷埋入祖坟而捣的鬼,但是现在仔细想想,我就是撒泡尿的功夫,而且我也没有走远,就在院子外的东墙根儿,这么短的时间,想要不声不响的搬走一个死沉死沉的尸体,就算是二叔和三叔两个人一起,也确实困难了一点儿……

我悻悻的跪在地上,心里也是开始犯嘀咕,这事儿或许真的不是三爷爷一家干的?

“大哥啊,你就回去吧歌手张靓颖精致妆容靓丽写真!老三我用性命担保,一定会让你进祖坟的,你交代的事儿,我也会尽心尽力的去办!要是办不好,你再来收拾我!到时候我刘三宝跟你一起走!”三爷爷跪在地上,哭的声泪俱下,我们几个彼此看了看,都没吱声。

我是不觉得这能有什么用,人死了就是死了,他又听不到你的话,但是三爷爷哭哭咧咧的话刚说完,大爷爷的手就突然垂了下来,一个黑色的小包裹滚到了地上。

按照三爷爷的说法,就是之前他做的那个梦,梦里大爷爷一边往祖坟走,一边跟他说话,说让我们几个小辈去把大奶奶接过来,合葬。

我大爷爷终身未娶,自然不会有老婆,我又哪里来的大奶奶?

那时候我三爷爷也是这么问的,但是我大爷爷说的有鼻子有眼,甚至把对方的名字,年龄,地址都告诉了三爷爷,现在可好,连定亲的信物都出来了。

就是那个黑色的小包裹,里面是一只红色的绣花鞋,甚至在鞋面的旁边还用金线绣着一个文气的名字,付婉仪。

这个名字就是大爷爷在梦里告诉我三爷爷的那个名字,是我‘大奶奶’的名字。

我不迷信,我甚至可以解释说这一切都是三爷爷安排的,但是尸体几乎是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的,却出现在了祖坟里,而且原本应该已经软化的尸体,是僵硬的跪在那里,不管我们怎么做就是纹丝不动,却被我三爷爷几句话就哭的解除了僵硬,这些又该怎么解释?

我们趁着天还没亮,把偷偷跑出来的大爷爷又抬了回去,今天是停灵的最后一天,明天就可以出殡了,现在去查证那个付婉仪是否真的存在,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只能暂时先下葬了大爷爷,然后再去查证那个大爷爷口中的‘大奶奶’是否真的存在。

至于大爷爷下葬的地方,我们自然是已经达成了一致,原本态度冷淡的三爷爷更是忙前忙后的跟着打理,直到大爷爷出完殡,埋入了祖坟,几人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村子里的神婆还在一直叫嚣着光棍儿不能入祖坟,说是会有报应,搞得村里的人看我们这一大家子就像是在看怪物,见了都躲着走。

大爷爷半夜离棺出走的事儿自然也是从我们爷儿几个这里成了秘密,我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只要再去证实一下付婉仪的存在,然后结个阴亲就完事了。

但是不等我们去结这门阴亲,大爷爷下葬的第二天,村子里就炸了锅,一大早那个一直叫嚣着光棍儿不能入祖坟的神婆就急匆匆的赶到了我家,说是早上有人下地干活儿看到我大爷爷跪在坟地里。

我和老爹一听这话,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彼此对视了一眼,脸都没洗,就去祖坟了,大爷爷的坟就在坟园边儿上,我们过去的时候,这崭新的坟头儿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和昨天入葬之后一模一样,完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但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这看似正常的一幕,却显得越加诡异,因为大爷爷的尸体保持着和那晚几乎一样的姿势跪在了太爷爷的坟前。

这无比揪心的一幕再次出现,而且还是在周围有那么多人看热闹的情况下。

太爷爷已经死了四五天,身体开始浮肿,甚至有一股怪异的味道弥漫在尸体的周围,只是这尸体和那晚一样,依旧僵硬的像是石头。

“李婆婆,你看我大伯这是怎么回事儿?”我老爹无奈之下,只好把村儿里的那个神婆拉到了一边,我跟过去想听听这神婆的说法,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不管如何,这尸体是快挺不住了,我可不想下次看到一具彻底腐烂的尸体,到那时候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勇气去验证尸体是否僵硬。

“你现在知道找我老婆子了?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不管是谁家的坟园,祖坟不收无家的鬼,你还是先想法子给你大伯寻个媳妇再入祖坟吧!免得触怒了祖先,你老刘家全跟着遭殃。”李婆婆一脸促狭的看着我老爹,话倒是说的认真。

我老爹闻言,瞬间脸色一变,似乎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我站在一边细细的打量着这个李婆婆,见老爹没有再说话,这才试探性的问道,“李婆婆,我大爷爷这是诈尸了?您也别怪我这小辈儿没见识,这一类的传说我是听多了,这真的诈尸还是第一次遇到。”

“小娃娃,这不是诈尸,”李婆婆闻言摆了摆手,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只有不腐烂的尸体才会诈尸,你大爷爷这是祖坟不收,听婆婆我的,先找个地方埋了你大爷爷,以后找门阴亲,再一起合葬进祖坟。”

我沉默的看着李婆婆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这时人群里传来了哭声,不用看我也知道,是三爷爷来了,这老顽固这次算是真上了心了,大爷爷也算给面子,和那晚的情况一样,只是这次没有什么黑色的小包裹,不然打了一辈子光棍儿的大爷爷岂不是成了风流鬼?

找了张席子遮住大爷爷发胀的尸体,经过商量,我们直接在刘家坟坟园外的不远处找了片空地,打算暂时先把大爷爷的尸体埋在这里,我和二叔家的小子在这边刨坑,二叔三叔和我老爹去大爷爷那边把棺材取了出来。

我们这一大家子这次彻底的成了村里的焦点,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原本是赶紧埋了就完事了,偏偏我二叔家的那个愣小子,一铁锹在新开的坟坑里刨出了一口破棺材,棺材里的人早就已经成了白骨,这一铁锹下去,直接把棺材里那主儿的脑袋刨了出来。

“卧槽!”二叔家的那个愣小子也是吓了一跳,连滚带爬的从坟坑里摸了出来,脱离了那个坟坑,这小子才强作镇定的骂道,“磊子,这儿他娘的有人了!”

“埋了,换地儿!”看到那颗骷髅头从破棺材里滚出来的时候,我也是吓了一跳,赶紧操起铁锹,开始快速的往坟坑里填土。

虽然我还是对这种事不怎么信服,但是活人见了死人总有种说不出的畏惧,尤其是这种不曾相识的死人。

周围看热闹的人本来都在围着我老爹那边,听有人说我们这挖到了别人的棺材,立刻就都围了过来,这些人也不避讳,就当着我们的面儿说“不知道老刘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居然遇到这种事儿,不知道会不会断子绝孙……”

“我断你大爷!****玩意儿一个个的……”我二叔家的这小子可是真愣,骂骂咧咧的就举起了铁锹,要不是周围的人躲得快,估计就要见血了,不过这也不能怪这小子,家里出了这种事就够烦的了,现在又被一群外人指手画脚的,谁受的了?

别说刘承了,就是我也有些压不住火儿,刘承是我二叔家的独生子,这小子比我小两个月,虽然我们家和三爷爷的关系不怎么样,不过我和这小子可是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只不过,我考上了大学,这小子高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正事儿也没干,就是窝在家里,等着他老爹给他娶房媳妇儿呢!

我们两个又找了片地儿,重新挖坑,然后在天黑之前将大爷爷重新下葬了,李婆婆在大爷爷的新坟前又是烧纸又是劝的,最后还让我们去太爷爷的祖坟磕了头,道过歉,这才算完事儿。

忙活了一天,我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心里也是晦气到了极点,感觉今天自己就像是一只杂耍的猴子,被村里的人观摩了一整天,各种不痛快。

吃过晚饭,我老爹就拿着莫名其妙出现在大爷爷怀里的那只红色绣花鞋找到了我,新的问题来了。

老爹拿着那只绣花鞋,坐在我的床边,狠狠的吸着自己卷的烟卷儿,沉默了很久,这才说道,“磊子,明天你走一趟吧?看看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个人。”

“嗯,大爷爷的事儿,我会当成亲爷爷的事儿来办。”老爹一来,我就知道他是要干什么了,三爷爷转述大爷爷的意思,就是要我们这小哥儿几个去,不管二叔和三叔那边让不让自己的儿子去,我都是要去的,谁叫大爷爷和我老爹情同父子呢?

“耽误你工作了,回头儿爸给你把工资补上!”老爹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笑,那是农民特有的憨厚笑容,或许在市里人看来****兮兮的,不过我觉得这是市里人没有的纯朴。

接过老爹手里的绣花鞋,我打趣儿的问道,“补翻倍的?”

老爹笑着点了点头,说去二叔三叔家看看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告诉我说三叔家的小子还要上学,所以让承子跟我一起去,我是无所谓了,不就是办回阴婚么?

按照三爷爷说的地址,这可不是三村五里的事儿,上千里的距离,总不能让我带具烂到发臭的尸体回来,八成是骨灰,这不算事儿,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挺好奇的,难道说这世上真的有鬼?

人死了,魂魄是否真的还在?

或许这门阴亲在活人的心里只不过是个形式而已,但是这对死去的大爷爷或许会是一个解脱。

昨天晚上我还在纠结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今天一大早就又出事了。

早上六点多的时候,天刚蒙蒙亮,我已经起床开始收拾东西,因为昨天晚上老爹和二叔家的承子约好了,七点的时候送我们两个去镇上坐车,为大爷爷走趟阴婚,但是不等我收拾好出门,我二婶儿就找来了,一进门就脸色难看的对我说了一句,“磊子别收拾了,快去看看,承子被你大爷爷上身了!”

……………………

---- 作者寄语:大家如果喜欢的话不妨点点收藏,如果有打赏的话更好,您的打赏是对小二最大的支持!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