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梦醒时分

2019-05-19 12:15: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凌晨两点珞瑶从床上坐了起来。意识分外的清醒。可以听到隔壁的父亲睡得很熟,鼾声像一条潺潺的小溪。披上一直惯丢在椅背上的厚外套,即使是仲夏,夜里也还是会有些冷的。

轻轻推卧室门出去,走到客厅。微微倾耳,父亲的鼾声依旧没被打断。蹑手蹑脚地打开门门,又转身轻轻地扣上。

电梯从十层落到一层,珞瑶走出来,径直向着小区东门。

小区边上是一条小河由北向南,还有一条由北向南柏油路,柏油路两旁亮着有些老旧的路灯。而有些老旧的节能灯管下,飞着许多灯蛾。

柏油路上有灯蛾的剪影闪烁着,珞瑶追着柏油路上的剪影。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很小的游戏。

珞瑶深吸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继续沿着河岸向北走着。这里她熟得很,不仅仅是陪着她从小到大的一草一木,还有凌晨两点左右时的一草一木。

她习惯了半夜醒过来,但左右躺着无事,不能忍受的是只能盯着窗口的月亮发呆。

后来,她还是选择下来转转,人累了总会容易睡着。

转到小区东北角,位于小区北边的是一条商业街。商业街还有一些霓虹灯亮着,便利店的玻璃橱柜晶莹剔透。路口放着一台售卖机,是路上最亮的东西。

一个黑影在售卖机前来回晃动。珞瑶要从这边拐弯,就刚好走到售卖机那边。那黑影好像听到有脚步,突然直立起身子,转身看了过来。

“好巧,要喝点什么吗?”那个人看了一眼珞瑶,很自然地就要请她喝东西。

珞瑶看清了这个人,是附近小区里一个很熟的人。

“给我一瓶咖啡吧,谢了”

他在转过身去操作贩卖机。珞瑶站在身后有些迷惑的看着他。她记不清他的名字了,明明遇上了很熟的人,却始终想不起名字。

“他叫什么来着”?

“还是别叫他名字了,叫错了好尴尬”

珞瑶默默地看着他从贩卖机下面的出口,拿出两瓶咖啡出来。

拿到手里的咖啡是有些温的。珞瑶,突然好像想起点什么。

“去山上转转吗”?

珞瑶家小区的后面,有一条东西向的柏油路,跟一个小山包。后来经过规划,小山包上亭廊广场一应俱全。小山包顶上,就是一个小小的广场。

“好啊,刚好我要去那边”

珞瑶莫名的有些欣喜,这种欣喜的感觉,犹如什么东西失而复得的欣喜一般。

两个人并排走在一起,一直都在沉默着。珞瑶在想着他的名字。两个人走的也不快,毕竟只是出来散散步。

走了一会后,就又开始爬长长的阶梯。等到从阶梯爬到山包上的广场时,一轮明月在南边的夜空亮着,今晚很晴朗。

“不行了,比不过你这个天天晚上出来散步的人”

爬到山顶的广场后,他瘫在了护栏上。

“好菜啊,你一个男生,体力还这么差”

珞瑶看着他,只觉得心情越来开朗。因为她觉得自己好像可以肆无忌惮的跟他说许多话。

“不行啊,我就是菜”

他说完仰头头看向月亮。

“月色真美啊”

“嗯”

珞瑶痴痴呆呆地答了一句。她看着他的影子在月光下越来越模糊。

“最近有没有听歌”

“有啊,听一些以前就很喜欢听的嘛”

“什么?怎么总是听那些歌”

“没办法咯,喜欢嘛”

两个人靠在护栏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山包上好像还有其他人上来,吉他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了过来。

“听,是C和弦”

珞瑶能听出一些,是他教给她的。

“你记错了,这是F。你怎么这么笨”

弹吉他的人好像活动完了手指,挑了一首歌弹了起来。

七月的风,八月的雨……

珞瑶轻轻哼着。他站在护栏那边看着她,表情很模糊。

“呐,珞瑶,你有没有看到林徽因自传里有一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离死别,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对于珞瑶的抢答,他只是笑笑。

“你忘记了,这是你刚刚才看到的”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离死别,而是对方已经云淡风轻,你却念念不忘。”

珞瑶突然哭了起来。

“我记起你来了”

突然一切消失殆尽,那天上的月亮,还有弥漫着的吉他声。

躺在床上的珞瑶心角抽搐了一下,坐了起来。

厚外套还在椅背上,父亲依旧打着鼾。窗外的月光洒到她的身上,眼角的泪光是比月光还亮的东西。

但片刻后,她就倒头睡的很香了。应该是很累了,累了就容易睡着了。

晚安。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安顺哪家医院治牛皮癣较好浙江治牛皮癣医院那家好石家庄治疗牛皮癣费用是多少?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