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冰人正文第二章入世

2019-02-04 03:24:4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冰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冷月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冰人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章入世,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神剑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在它的大西北临近国境的地界,有一座东西走向的云梦山脉。云梦山脉峰峦叠嶂、气派雄伟,全长两千五百公里,宽二百五十至三百公里,是亚洲最著名的高大山系之一,也是神剑国最大的冰山山脉。

主峰云梦山的海拔高度达到六千八百七米,其上积雪终年不化,人类少有涉足,不过仍有八十四户人家选择在此居住,支持者称他们为敢与天争的英雄,反对者管他们叫傻瓜。

云梦山人大多祖辈便居住在这儿,天生淡漠的他们从不理别人说什么,再说城市里寸土寸金,巨大的冰山上则一共只有不到二百人,共八十四户,主峰广袤的土地任他们选择居住,喜欢的话可以天天搬家,有什么不好?大家要么三五户聚居的,要么散居,家家有学武之人,家家有枪械,安全上不成问题。

冰雨家,就是云梦山的第八十四户,也是人口最少的一户,家里只有他和他的母亲。

新世纪二零三八年初秋,九月十七日的凌晨,山下机场。

冰雨望着母亲,眼中流露出一丝热切。飞机就要起飞,他满心希望能从她那儿得到一些鼓励。今天是明珠大学新生报到日的第二天,他即将成为一名大学生了!

“要你办的事上点心,安顿好自己来个,时间到了,去吧。”母亲淡然说。

“哦……是。”冰雨有点失望,低下头、拽着行李箱转身走向检票处。

母亲怔怔地望着这个看了十八年的背影越走越远,张了张嘴,手举到半空,似想叫住他再说几句话。

右边忽然有个女人的声音轻声道:“主人,最好不要叫少爷了。”

“多嘴!”母亲装作捋了捋头发,狠狠瞪了右侧一眼,那里却并没有人。

她最后看了冰雨一眼,转身出了候机大厅。

……

冰雨于六点十八分出了明珠市国际机场。

他乘上一台出租车到了市中心广场,找了一张椅子足足坐了一个多小时。期间他兴奋地四处张望,引得经过的环卫工人、早起锻炼者、上班族们用看乡巴佬的眼光不断扫视他。

他毫不在乎。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踏入俗世,周围的景物对他来说无比新鲜,就算有一万个人盯着他看,他也要花时间让自己牢牢记住这个意义重大的时刻!

八点半,他到广场一侧的公交总站排队等了一会儿,上了九零一路公交车,投币,找个座位坐下。

五分钟后车子启动。可能因为这一年神剑国依旧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公车上每个人的精神都不错。冰雨听到乘务员介绍说本车终点站为明珠大学,笑了一下,把目光投向车外望风景。

前方隔座坐着两个学生在谈论沿途看到的好车,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也是明珠大学的学生,其中一人对车极其了解,把另一人说得迷蒙蒙的,只有点头的份。

有点意思。

冰雨把胳膊支在车窗上,对四年大学生活充满期待。

明珠大学坐落在明珠市的北部郊区明珠镇,是神剑国最大最好的高等学府,第一天报到的新生就有三千多人,今明两天还将有将近四千人报到,本来学校有校车去接站,但冰雨想都没想就上了公交车。

一路无话,车子正点到达终点站明珠大学,沿途经过每一站的时间控制得非常准确,以致于最后下车的几位乘客均发出一声赞叹,说真的很佩服辛勤的司机先生们,坐这么多次车,他们总能按照公交公司的要求把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

那司机笑呵呵地说没什么,一个是为了不耽误乘客的时间,另一个也是为自己的利益,因为公交车晚点或者提前到达都要罚钱的。

冰雨最后一个下车,临下车前冲司机微笑了一下,走到他身边递给他一支烟,然后从上车门下了车。

乘务员拿出座位底下的扫把,一边从车尾慢慢地扫地,一边嘴里和司机说着话,可是说了半天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抬起身子一看,见司机右手夹着一支烟望着旁边的车门发呆。

“喂!老吴你怎么啦!又在算计年终奖能发多少?拜托这才九月而已嘛,要不你看看,我这是不是五千块?”她走过去把脸近司机,伸开五指在他眼前用力晃了晃。

司机老吴“啊”的一声回过神,他的嘴唇蠕动了两下,很艰难地说了一句话。

“啊?什么?你大点声!”乘务员凑近他。

“我……我被那男生的眼神‘冰’了一下!”老吴失魂落魄地说。

奇妙的,在这一刹那乘务员觉得自己产生了严重的错觉。他的声音开始拉长拉远飘忽不定,偏又冰冷到彻骨、无情到割肤,他念出来的字就像一朵朵在极地冬天里飞扬旋转的雪花,又像挟雷霆万钧之势轰击地面的冰雹。

天啊,这还是那个她熟悉的好朋友好同事老吴吗?

可怜的乘务员猛打了一个寒颤,一屁股坐在地上,做了一个弱女子应有的反应——晕了过去。

冰雨过于兴奋,才在无意中用上一点精神力,所以对这一切后果全不知晓。

当他来到高大的校门旁,左右两个露天报名处已经排上长龙,他走到右边那个排队。

排在冰雨前面的男生回过身来对着他,和他握了一下手,“兄弟,我是湖南望城一中的,你哪儿考上来的?”

“哦,”冰雨挠挠头说:“真不好意思,我没上过学。”

男生瞪大了眼睛。他本来纯粹是出于无聊才回过身攀谈,对方的回答却真正引起了他的兴趣,仔细打量对方。

眼前这男子长得十分英俊,身高在一点八二米到一点八五米之间,一身米色的休闲服套在匀称的身材上,得体、舒服、自然,最吸引人的是他那双黑如点漆的眸子,望进去,就像一汪幽深的潭水,竟有让人看了一眼就有如坠梦幻的神奇感觉。

“那个,”男生小心翼翼地问:“我没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你没在学校上过学,全靠家教考上明珠?”

冰雨点点头。

男生本能地认为他在吹牛,尽人皆知,明珠大学门槛之高在国际上都数一数二,就算那位家教是明珠大学的顶级教授,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教出一个明珠学子,简直难于上青天。呃……等等,难道传说中的天才,竟然让他遇到了?

冰雨不是傻瓜,猜得出他在想什么,遂道:“这没什么可吹的啊,我说的是真的,教我的人就是我母亲。”

他神色中流露出的真诚让男生觉得怀疑他是一种罪过,遂伸出手:“看来我遇到真正的天才了,母子俩都是。来,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徐斌,工程学院计算机系,希望能和你成为朋友。”

冰雨高兴地和他握手,“冰雨,传媒学院系。什么天才啊,其实我倒宁愿上十二年学,一个人读书真没意思。”

他的语气充满了寂寥,让徐斌心下一颤。自古高手空寂寞,这话是哪位哲人说的来着,有理。

队伍慢慢前进着,两人聊着天,气氛很愉快、很融洽。徐斌发现冰雨这位天才的性格好好,一点架子也没有,更不孤僻,他自己则是个爱开玩笑的人,说冰姓人在神剑国里绝对属于国宝级的稀有品种,以后就叫他国宝了,把冰雨逗得哈哈大笑,很享受这慢慢堆积起来的同学情谊。

明珠市初秋的气温仍然很高,大家都挤在一处排队,学校提供了凉伞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如果是异性挤在一起还能靠暧昧气氛补偿一点,同性之间紧挨着,那汗津津的滋味可想而知。

徐斌却没那种感觉,因为冰雨的身体散发着冰凉的气息,挨着他简直是享受,不过人体怎会有冷气的?

徐斌疑惑地摸摸冰雨的前胸,确认后者没有携带什么便携式制冷设备后,怪叫道:“兄弟,你是机器人不成,怎么冰冰的?”

冰雨挡住他“色色”的手,“我在云梦山长大,可能身上沾了点冰雪气吧,再加上我们那儿的人血脉有点特殊,所以就这样了,哈哈。”

徐斌恍然。怪不得他说他从来没有上过学,不是他不想上,云梦山根本就没有学校!

近距离体会到冰雨身上丝丝的凉气,徐斌哪能放过这个大便宜,死皮赖脸地往他身上抱:“哎呀哎呀,既然你有这本事,兄弟受难你也不能看着吧,抱一下,就抱一下嘛……啊哦……”

冰雨顺着他的眼光望去,顿时面红耳赤——在他们二人身边围了不下十个人看热闹,那猎奇的目光不外乎把他们当成标准同性恋,而且绝对是一见钟情的那种。

可怜的冰雨哪里见识过这样的情景,手脚保持着抗拒徐斌的造型,宛如定格般,就那样在心目中的圣地明珠大学门前彻底呆住。阳光正炽,众人的眼光似要压榨出他的小来,怎也没想到,首次进入正规学校学习便以这样的开场拉开帷幕。

十八岁,长大**的年纪、成熟的季节,多姿多彩的人生从这一刻才真正开始!

……

明珠大学和其他闻名世界的大学一样,并无传统意义上的校园,各学院办公楼散布在明珠镇各地,学生与小镇居民的生活交叉在一起,可以说明珠镇就是明珠大学,明珠大学就是明珠镇,镇校一体。

冰雨从来没有在学校呆过一天,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对学校的一套事明白得很,再加上从云梦山出发前母亲已经给他讲了许多,所以除了报到时因为激动逊到毙,之后的一系列事情倒也没有再出笑话,顺利办好各项事务,也不坐车,溜达着向公寓走去。

那公寓母亲半年前就给他准备好了,就在镇中心附近,名为明珠山庄,下楼就有超市、邮局、娱乐城,各项市政设施齐全,步行五分钟就可以到达学校的正门。那是一套错层结构的高档住宅,使用面积近二百平米,里面家居用品一应俱全,母亲一次性付齐了四年的租金,花了近六十万元,那本是神剑国工薪民众二十年才能赚到的财富,据他所知亦是母亲过半的积蓄,母亲甩甩手就花了出去,为此冰雨曾强烈抗议,他想体验一下住寝室的感觉。

可惜母亲的话一般就是最终结论。

下午四点多一点,冰雨到了明珠山庄,在前厅保安处登记完毕,乘电梯上了二十二楼。

电梯右侧的二二零二大门紧闭着,门前放着系好的垃圾袋,看来已经有住户入住。

他耸耸肩,希望能碰到一位好邻居,俗话说得好:好邻居比好亲戚强百倍。

他的二二零一门是稍大的户型,进出需要经一小段正对着电梯门的过廊,他两步跨进过廊走到自家门前,右手在指纹器上按了一下,听到“嘀”的一声轻响后,掏出钥匙开了门走进去。

“哇——”他的眼睛一下子亮起。

这套房子宽敞、明亮、舒适。了解他的母亲为他找了最棒的设计师,按照他的喜好装潢房子,轻易使他爱上了这栋房子。

以后四年,这儿只属于他一个人,可以自由地笑、自由地闹,没有人管教,没有人干扰!

他用脚踢上房门,把手里的东西放在玄关处,随意地把鞋踢掉,“哟吼”一声大叫着扑到沙发上,打了两个滚,又一个筋斗翻到楼上,再翻下来,不一会儿便将楼上楼下的客厅卧室全逛了一遍,最后仰面倒在主卧室的那张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傻笑。

十八年了,十八年间,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云梦山一步,天知道,他有多么渴望外面自由自在的天空,现在终于让他等到了这一天,激动的心情非是任何语言和文字能形容。

中专升大专
南京行星滚柱丝杠副公司
预付款保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