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白雪红血正文第四十二集

2019-02-04 04:57: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白雪红血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孙立民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白雪红血全集阅读正文第四十二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四十二集

片首曲amp;#8226;字幕amp;#8226;画面amp;#8226;片名

1356、夏日。日景。关家大院正堂。古冬杨与小村出,向后面关如水的房中走。

关善耕蹲在房后甬路边上的一棵树下,拿着一根木棍在地上掘。四个伪军站在一旁看守。

古冬杨走近善耕:关大东家,你在这里掘什么?是不是在这里埋过什么?

善耕不语,继续掘。忽然站起,焦躁地:怎么就没有哇!没有怎么给金秀钓鱼去呀!

善耕蹲在地上,哭声:金秀,我知道你爱吃八里河的鱼,可是没蚯蚓我怎么去钓鱼啊!

古冬杨:大东家,埋那块金印的下边有。那下边都是蚯蚓。只要你把那儿挖开,就会挖出用不完的蚯蚓,能钓无数的鱼。

善耕站起,望着古冬杨:真的?

古冬杨:对!真的!我不骗你,我和你一样,都是好人,我怎么能骗你呢?走,你带我去,我帮你一起挖。

善耕:那我忘了把印埋哪儿了!爹也不让挖出来;爹说一挖就爆炸。

善耕忽然低头在地上寻找,一点点向前走,口中喃喃自语:我把那东西埋哪儿了呢?埋哪儿了呢?

善耕突然跳起,向前面跑去:麦秀!小翠儿,儿媳妇,你们怎么才回来!想死爹了!你们快去把金秀接回来,金秀让我辇走了,她生气了,她一个人在外面,孤伶伶的,没人管她,她胆小!她晚上一个人害怕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

古冬杨站在原地望着关善耕的背影。

小村看看古冬杨:石井君,我看不会有什么结果。

古冬杨摇摇头。

古冬杨转身,向后院关如水的房中走去。

1357、夏日。日景。茂杨口。英雄堂内。仁赋、佑山、满星等。

一关家军入。

仁赋:四姨走了?

关家军:走了。

仁赋:好,咱现在就出发!

1358、夏日。日景。茂杨口。英雄堂内。仁赋、佑山、满星等。柳秉汉入。

柳秉汉:仁赋,你四姨不是说了吗?你四姨没话你不能去。

仁赋:柳四叔,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要是错过了上哪儿找去?

柳秉汉:仁赋,你四姨方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四姨说的对,城里咋回事儿咱不知道,万一进去,让鬼子把四门一封,那咱就一个也出不来。那就是再大的仇,谁去给咱报哇?

仁赋:柳四叔,咱打进去,搁人守住一个城门,留个退路不就完了吗?

柳秉汉:不是那么回事儿。鬼子要有准备,就是给你个城门也白费。

仁赋:柳四叔,我四姨是女人,可你咋还这么胆小上了?

柳秉汉:不是胆小,是咱没把握,搭上大伙不值,咱得像你四姨说的,打就得准成,要不,咱不能瞎打!

仁赋:柳四叔,好,那我和佑山带人去。你就在这寨子里守着,看啥时候能给咱亲人报了仇!佑山,走!

关仁赋带佑山等人出。

柳秉汉:仁赋!仁赋!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

柳秉汉略想,转身出。

1359、夏日。日景。茂杨口前空场。关仁赋带大队人马下山,奔县城。

1360、夏日。日景。茂杨口前空场。银秀急急跑来,仁赋等远去的队伍。银秀作焦急又无可奈何状。

1361、夏日。日景。龙岗北面的庄稼地里,关仁赋等藏在里面向北城门观看。

仁赋:佑山,你和满星带十几个人,都带短枪,手榴弹,赶两挂大车进城。一进城,别管门口的是伪军还是鬼子,全给我收拾了,你们那儿枪一响,我们就上。

佑山:好。(转身欲走)

仁赋:等等,满星,等夺了城门,你就带人把城门守好,咱得有退路。

满星:好。

1362、夏日。日景。龙岗县城门口处。佑山、满星等人赶着两挂大车向城门奔去。

大车接近城门口。

守城门的伪军一:站住!干啥的?

佑山一边挥鞭赶车急进,一边应:给涂团长送东西的!

伪军一:站住!咋这么多人?!

佑山:涂凤山他爹来了!

伪军一愣:哪个是他爹?!

佑山:我是他爹!

伪军一:你你你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

大车冲入城门。佑山等人跳下车,一刀将伪军一剌死。满星带人冲上土城楼,守城门鬼子、伪军措手不及,被佑山等人击毙。土城楼上的鬼子伪军正欲反抗,被满星带人冲上击毙。

1363、夏日。日景。山边。通莲花庵的路上。四妹骑马正行,柳秉汉骑马赶来。

四妹:哥,你咋来啦?

柳秉汉:四妹,快,仁赋带人去打县城了!

四妹:啥?

柳秉汉:仁赋带人去打县城了!

四妹:那你咋不拦住他?

柳秉汉:拦不住!

四妹:那银秀干啥去了?

柳秉汉:银秀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银秀知道的时候,仁赋他们已经下山了!

四妹:这个关仁赋,反了!

柳秉汉:四妹,那咋办?

四妹思索:秉汉哥,走,咱去找姜队长。

柳秉汉:四妹,你知道姜队长在哪儿?

四妹:知道个地方,是上回姜队长我送他走时,他告诉我的,叫有啥急事上那儿找他就行。

柳秉汉:那咱走!

四妹不语,拍马向前。柳秉汉、两个女兵骑马紧随。

1364、夏日。日景。龙岗上。鬼子、伪军进山大队向前行进。

树林中隐蔽的姜松岳、葛金财等。

1365、夏日。日景。龙岗上。鬼子伪军大队人马走过姜松岳伏击点。

姜松岳对身边葛金财:不对呀,金财,怎么少一百多鬼子?他们留了后手了?

葛金财:多一半儿是藏在城里了,防着有人乘机攻打县城。

姜松岳:这有可能,不过,这对我们打赢这一仗就更有把握了。

1366、夏日。日景。龙岗县城城门处。关仁赋、佑山带人冲入城中,直奔关家大院。

关仁赋与鬼子伪军交战场面。

1367、夏日。日景。龙岗街头。占伍、铁顺奔来,看见是关仁赋带人打入城中,大吃一惊。忙到龙印山货行。

占伍:占印,快,想个办法,仁赋他们打进来了。

占印:怎么事先没跟铁顺说一声?

占伍:不知道,***古冬杨有准备,而且城里还有留下一百多要进山的鬼子。

占印:你快去看看,万一不行,想办法帮他们退出去。但尽可能不要暴露你和侦稽队里党员的身份。

占伍:知道了。(转身出去。)

占印:铁顺,你赶快出城,去告诉姜队长这边的情况。如果能腾出手来,就派人来接应接应关仁赋。

大柱:好!(铁顺出后院。牵马,骑马。出城。)

1368、夏日。日景。关家大院前。关仁赋带人与鬼子激战场面。关家大院鬼子炮楼上,射击的机枪。刘厚田举枪打枪眼。

1369、夏日。日景。龙岗城内两条小巷内。两队鬼子突然从后面悄悄向关仁赋他们抄来。

1370、夏日。日景。龙岗上。四妹、柳秉汉、二女兵飞马向前。

1371、夏日。日景。龙岗旁树林中。埋伏中的姜松岳、田尚虎、葛金财。

姜松岳:金财,我怎么听见县城方面好像响起了枪声。

葛金财:是有枪声。

姜松岳:那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人打进了县城?

田尚虎:要是有,就一定是关家军。

1372、夏日。日景。龙岗上。四妹、柳秉汉策马向前。

1373、夏日。日景。埋伏中的姜松岳等众人看到四妹等乘马奔来。

姜松岳:是四姑娘,四姑娘怎么来啦?宗振,快喊住他们。

宗振跳出埋伏:四姑娘!四姑娘!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

四妹急忙勒马向这边望来。

四妹:是宗排长,你们队长在哪儿?

宗振摆手:在这儿!

四妹、柳秉汉过去,从马上下来。

宗振带四妹银秀进到埋伏地内。

姜松岳:四姑娘,你们怎么过来啦?

四妹:姜队长,没时间细说了,仁赋带人打进县城啦!

铁顺骑马到。

1374、夏日。日景。侦缉队队部。仇占伍对侦缉队内的党员们讲话:咱们都是党员。是党的战士,一切为了抗日,现在遇到了紧急情况,我们必须去救援;因为这是一支百姓的抗日队伍,我们必须挺身而出。

1375、夏日。日景。侦缉队队部房门处。房门开。占伍带二十余个党员出来。奔向关家大院。

1376、夏日。日景。龙岗城内小巷。两队抄关仁赋后路的鬼子悄悄行进。

1377、夏日。日景。龙岗街头。占伍带人行进。忽然发现。鬼子正准备对仁赋攻击。占伍一惊。

仇占伍:打!

仇占伍同同志们对鬼子突然出击。鬼子悴不及防。倒下一片。

仇占伍带人在巷中阻击鬼子。

1378、夏日。日景。龙岗树林中。姜松岳:铁顺!你怎么也来了?

铁顺:姜队长!关仁赋带人打进县城了!

姜松岳:现在县城里什么情况?

铁顺:鬼子有准备,他们的处境十分危险,有被鬼子吃掉的危险!仇书记让我过来,看看有没有可能去支援他们一下,接应他们撤出来。

姜松岳:胡闹!这个关仁赋!四姑娘,你怎么不拦着他?

四妹:我已经拦住了,可他趁我去莲花庵的功夫带人偷偷下了山。

姜松岳略想,对葛金财:金财,你派人去接应他们一下,帮他们撤出来。

葛金财怒状:这不是添乱吗?要不今儿个这儿的鬼子就一个回不去!

姜松岳:仁赋是百姓抗日队伍,咱得帮他;四姑娘又来求援了。

葛金财:吴三儿,叫上一百弟兄过去,把关仁赋他们接应出来。记住,城中是死地,不可恋战,接应着了咱就立即撤出来。

吴三儿:是!

四妹:姜队长,谢谢你们了。你们是真打鬼子的队伍,我一定劝说关仁赋,把关家军交给你们,咱们和在一起打鬼子。

姜松岳:四姑娘,你的话我信。抗日是中国每一个人的事。只要咱团结起来,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就一定能把侵略者赶出去。

1379、夏日。日景。关家大院门前。关仁赋与鬼子交战。忽听后面枪响。

关仁赋:佑山!后面怎么回事?怎么也打起来了?快去看看!

佑山:是!(转身奔向后边)

占伍正在阻击鬼子。

佑山:占伍叔,是你!

占伍看佑山:快!告诉仁赋撤!古冬杨有准备!后面还有鬼子没到,到了就完了!快撤!

佑山:哎!

佑山急忙奔回。到仁赋身边。

仁赋:怎么回事?

佑山:后面上来了鬼子!是占伍叔跟鬼子打上了。

仁赋:占伍叔?

佑山:是!占伍叔说古冬杨有准备,还有鬼子没上来,上来咱就撤不了!占伍叔让咱们快撤!

关仁赋红眼状:不撤!今天就跟鬼子拼了!你带人去帮占伍叔!

佑山:仁赋!

关仁赋:去呀!

佑山无奈地:是!

佑山回身带人去支援占伍。

仇占伍:佑山,怎么还不撤?

佑山:仁赋不撤!要跟鬼子拼了!

占伍:胡闹!你在这儿顶着!千万顶住,只这一条退路了,别的路都让鬼子给封住了!

佑山:好!占伍叔!

占伍急向仁赋这边奔来。

1380、夏日。日景。关家大院。善耕房中。外面枪声。善耕惊讶站起。

善耕:打枪啦,打枪杀人啦!那金秀她们哪!快回来呀!

善耕:金秀!银秀!麦秀!小翠儿!你们都是女孩子,外面打枪了,快回家,爹看着你们。快点儿,金秀你胆小,怎么还不回来呀!

善耕在地上转圈想:还有谁呀?还有谁呀?怎么都不回来呀?这是怎么了?

关善耕往门外走。伪军拦住。

善耕:你们是谁?我去找孩子,打枪了,我让孩子们都回来,我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儿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

善耕对外面喊:金秀,快回来呀,爹想你了!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

1381、夏日。日景。龙岗。龙饮水处。日伪军进山大队行进。

1382、日景。龙岗。龙饮水处旁的树林中。游击队高大宽等在密切注视。

高大宽:打!

游击队战士一齐开火。鬼子、伪军被打倒一片。鬼子伪军被压下龙岗与河道之间的空地上。鬼子抵抗。双方激战。

鬼子指挥官:(日语)撤!鬼子伪军后撤,游击队追打。

鬼子伪军节节败退,死伤惨重。

1383、夏日。日景。关家大院前。鬼子向关仁赋的关家军步步紧逼。情势危急。

四面奔来的鬼子伪军。

古冬杨带院中鬼子伪军从门中冲出。关仁赋等被逼入一条十字街巷。

占伍奔过来,拉住仁赋:少东家!快撤!再晚就撤不出去了!

关仁赋:今儿个就和鬼子拼了!

占伍:仁赋!你眼看着大伙儿都死在这儿吗?!

仁赋:杀到了家门口了!杀进去!

占伍:这不是拼的事儿!都死了谁报仇去?!

占伍焦急地:仁赋!

仁赋不理:打!

1384、夏日。日景。关家大院旁的一座房上。一个鬼子端着机枪露出头来。举枪对关仁赋。占伍忙将仁赋扑倒,鬼子机枪响。占伍身中数弹。刘厚田举枪,将房上鬼子击毙。

仁赋起身抱住占伍:占伍叔!占伍叔!

占伍不动。

仁赋:占伍叔!占伍叔!占——伍——叔——!

1385、夏日。日景。龙岗街上。吴三带人杀到,将堵在后面的鬼子杀死杀开一条路。冲到关仁赋的面前。

吴三:快撤!

仁赋:撤!

佑山背起占伍,众人撤。

1386、夏日。日景。龙岗县城北门处。仁赋等撤出城。古冬杨带人追击。吴三儿带人掩护。进山的鬼子从大地里面逃回,将吴三儿困住。吴三儿与鬼子激战。

吴三儿被古冬杨带鬼子步步逼近。

远处。葛金财见吴三儿被困,带人舍命杀来。

吴三儿弹尽。吴三儿中弹跪倒。

远处杀来的葛金财看见,悲痛欲绝:吴三儿!三儿!

吴三儿摇晃站起,对葛金财:葛爷!下辈子见了,来世三儿还跟着你!

吴三拉响腰间的几颗手榴弹:来吧,操你妈!小鬼子!

手榴弹炸,吴三儿与身边的鬼子同归于尽。

1387、夏日。日景。龙岗下的大地上。葛金财长呼吴三儿,悲绝跪地。

1388、夏日。日景。荗杨口山中。两座新坟前。关仁赋等跪在坟前。两个墓碑。碑上的名字:抗日英雄仇占伍烈士之墓、抗日英雄吴庆之墓。

姜松岳、田尚虎、宗振、葛金财等及游击队战士及关家军对天鸣枪默哀。

1389、夏日。日景。关家大院。关善耕房中。关善耕蹲在自己屋中的地角上。发呆。两个日本兵、两个伪军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善耕慢慢站起身在炕上摸。

善耕:金秀,麦秀,你们别跟我藏着玩儿好不好?爹想看看你们,来,过来,过来!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善耕跳起来哭)

善耕突然哈哈大笑:你们在那儿,在那儿。我看见了,原来你是和我闹着玩儿呢!看你们往哪儿跑!

善耕奔门外跑去。鬼子兵和伪军跟出。

伪军一:一个疯子,看着他有啥用?

伪军二:就是,要么就放了他,要么就毙了他,咱俩也好出去透口气儿;这可好,咱俩也被拴这儿了。

善耕跑到外面,忽然站在地上,仰头看天上的飞鸟,用手点着:一只,两只,三只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一个金秀,一个银秀,一个麦秀,一个小翠儿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我没做害人的事儿,爹让我不做坑人害人的事儿。

1390、夏日。日景。关家大院院内。古冬杨、小村走向善耕。

小村:你觉得关善耕有没有装疯的可能?

古冬杨:小村,关善耕是个忠耿略遇腐的人。他绝对不会装疯。

小村:那他为什么一个字不提关家的别人,只提那几个死了的关家人的名字?

古冬杨:那是在他中弹之后,昏厥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那一幕击溃了他的精神,对他的精神进行了强烈的剌激。所以他忘记了一切,只有那恐惧的一幕,让他心痛的一幕。

小村:要是这样的话,恐怕他的精神不会好的。

古冬杨:不!假若再有一个特别的剌激,他也许会突然醒来。

小村:我看现在没必要再封锁他活着的消息了。可以让他出去走走,也许那件东西他藏在了外面的某一处,到了外面他就会想起来而突然说出口的。

古冬杨:好吧,只要不出县城就行。

小村的目光望向善耕,善耕正擎着一片树叶呆笑着观看。

善耕:我想起来了,金秀,你不是问吗?树叶秋天为什么要落,你说,是春天树上要长新叶子,你说,你说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

善耕朝树上望:金秀,你是不是长成一片新的树叶了?你是不是就是这树上的一片新叶子?哪片树叶是我的金秀,哪片树叶是我的麦秀?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

善耕围着树转着寻找。

1391、夏日。日景。一山村房中。姜松岳、田尚虎、仇占印、葛金财及诸游击大队队长等开会。

仇占印:今天咱们开的这次会议共有三项内容。葛金财同志抗日英勇,几次战斗中表现得都是十分的出色。尤其在这次战斗中,坚定地执行了党的命令,挽救了一支民间抗日队伍。为党领导的抗日斗争立下大功。虽然过去金财曾当过土匪,但那也是被黑暗社会所迫。在金财当土匪其间,没有做过坑害百姓的事儿,很多事情都是义举。尤其在日本间谍在我们这一带活动期间,金财同志能够明辨是非,对日本间谍给予了严厉打击。大长了民族志气。所以经组织上审查,金财同志已经具备了抗战时期的队伍领导人的资格,现经上级批准,葛金财的队伍改编为,中国共产党龙岗抗日二支队,金财任大队长,仲光辉任支队政委。将新成立的游击七队并入二支队。

众人鼓掌。

仇占印:第二件事是,这次战斗,我们沉重打击了鬼子,但我们的部队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所以,组织上决定,我们的各部队马上分散休整。以保证我们部队的战斗力。第三件事,就是关仁赋的工作问题。关仁赋虽然给我们党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但他的主流是好的,他是在抗日,是在打鬼子。所以,我们还要努力争取他,使他成为我们党的抗日队伍中的一员。

1392、夏日。日景。关家大院正堂。古冬杨、小村、涂凤山。鬼子兵数人。

古冬杨:涂团长,这次进城的到底是什么人?

涂凤山:是关家的人。

古冬杨:你看得准了?

涂凤山;看得准了,就是关家人。这不仇占伍也帮上他们了吗,要不这些人一个也跑不了哇!

古冬杨:不对!后来还有游击队!

涂凤山:太君,是葛金财的人;可他们是后来的。葛金财这个王八日的,他怎么不死呀,就他跟皇军作对,打从前他就跟皇军作对!他是良心大大的坏啦!

古冬杨:不要着急,我会收拾他的。可现在我想的是关家的人。这是一支复家仇的队伍,所以他们虽然莽撞,但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涂凤山:对!太君,他们是一群亡命徒!

古冬杨:他们的藏身地点在哪里?

涂凤山:后屯。

古冬杨冷笑:我倒忽略了关家人。我相信,两袭曹桥,就是他们干的!

涂凤山:就是他们干的!他们良心大大的坏啦!

古冬杨:今天,我们进山的部队已经出发了,我们没有别的任务了,这正好腾出手来收拾他们和葛金财。你立即派人侦察葛金财的藏身之地。我要先消灭这个与我大日本帝国对抗多年的敌人!

涂凤山:是,太君!

小村对古冬杨:(日语)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抓到黎可儿。只有抓到她,拿到藏宝图,我们才可以完成真正的使命。

古冬杨:(日语)这我知道。我已经发现她的踪迹。

小村:(日语)你那是误入歧途,是假想,你已经被假想征服了。

古冬杨:(日语)不!那个人一定就是黎可儿!就是她!我虽然只看到她的背影,但我也敢肯定,那就是她!我甚至闻也能闻出她身上的气味!我回来以后仔细想过,闭关?背影?都是假的!

1393、夏末。日景。茂杨口。英雄堂内。四妹、仁赋。`

四妹:仁赋,上次咱们吃了亏,把你占伍叔、吴三儿也搭上了。从今往后,你可不能这么蛮干了。

仁赋:四姨,这我知道。

四妹:仁赋,姜队长他们打鬼子你也看到了,我也看到了。打鬼子不是一家两家的事,是所有中国人的事;我看我们就应该加入他们的队伍,多一伙人就多一股力量。

仁赋:四姨,咱现在还不能应他们。咱总得看准了再说。

四妹:姜队长上次派人救了咱们,咱们是欠着人家个老大的人情呢。

仁赋:四姨,人情归人情,事归事;这是两码事。

四妹:怎么能看成是两码事?没有共产党的游击队,咱关家军,包括你,可能一个都回不来。一个都回不来,扔在那儿,还报什么仇?

仁赋:四姨,这件事咱放一放,让我想想,等过几天再说。

四妹怒状:关仁赋!你可给我想好了!要是想不好,你这司令就别当了,我当!

四妹起身出去。

1394、夏末。日景。茂杨口内。一座山脊上。四妹站在山峰上,向远处广袤的大地上眺望。柳秉汉走过来,站在四妹的身后,一手扳住四妹的肩膀,将四妹扳靠在自己的肩上。

四妹望着远处。

四妹:秉汉,你看这山下面的这片大地多宽多厚啊!咱们从祖宗到现在,都是靠这片黑土地活过来的。这是咱的家,咱的地!是咱们的日子!可就是这小鬼子一来,转眼间咱就啥都没了,好日子没了,亲人也没了。

四妹眼里溢满泪水。

柳秉汉:四妹,别太伤心了,等咱赶走小鬼子,这还是咱地,还是咱的家!

四妹落泪:可啥时候是头儿哇?

柳秉汉将四妹抱在怀里。四妹将身靠在柳秉汉的身上。

柳秉汉:早晚总得有个头儿,叫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就不会答应小鬼子抢走咱的家的。等赶走小鬼子,我就跟你去种地,咱还过百姓平平淡淡的日子。

四妹勾住柳秉汉的脖子,将头抵在柳秉汉的肩上。

四妹流泪的面孔。

1395、夏末。日景。一小村村口处。一个收破烂的欲进村中。葛金财手下守村兵拦住。

哨兵:站住!干啥的?

收破烂的:收破烂的。

哨兵:不许进村!

收破烂的:这位爷,我是指这行儿过日子的,要是哪村都不让进,我还咋活呀?

哨兵;你爱咋活就咋活,与我有啥关系,葛队长有令,这个村就不许进!

收破烂的:兄弟,你行行好,大老远的,我都走到这儿了,你就让我进去转一圈儿,多少混出顿饭儿来就行。

哨兵:你咋这么啰嗦?走!再不走,老子他妈毙了你!

收破烂的:爷,我走,我走。

收破烂的慌忙转身离开。

1396、夏末。日景。关家大院东偏院。涂凤山办。收破烂的入。

收破烂的:涂爷。

涂凤山:回来了。

收破烂:回来了。

涂凤山:葛金财藏身的地方找到了吗?

收破烂的:找到了,涂爷。

涂凤山:在哪儿?

收破烂的:柳毛村。

涂凤山:准吗?

收破烂的:准,涂爷,我敢拿脑袋担保。

涂凤山:你那脑袋值几个钱儿,皇军的大事要紧!

收破烂的:涂爷说的对,小人的脑袋是狗屎球儿,不值钱。

涂凤山往外走:你先回去吧。

收破烂的:涂爷,你看这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说好的事儿啦!

涂凤山:哟,你不提我还忘了,你这一提我倒想起来了。想领赏钱儿是不是?

收破烂的:涂爷,那是你说的,又不是我要的。你说是给一百。小的没挑儿,给八十也成。

涂凤山:别一百,一百少点儿,你立这么大功,怎么也得二百。来人哪!(伪军应)把这小子给我关起来!

收破烂的:涂爷,小的是立了功的,你不给八十,三十、五十也成。

两个伪军捉住收破烂的。

涂凤山:我说给,准给,不过不是现在给,你得给皇军带路,把葛金财抓住了才算。要是到了那儿连个影儿也没有,你他妈还立功,(拿手作枪状比划)你他妈得立即死啦死啦的有!押起来!

收破烂的:涂爷,我一分不要了,我一分不要了还不成吗?求你放我出去!我家有八十岁老母!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amp;#8226;

伪军押收破烂的进一屋中。

涂凤山:八十岁?我家还有一百八十岁老母呢!

1397、夏末。日景。关如水的房中。古冬杨、小村入。

古冬杨:关老先生,恭喜你了!

关如水:囚笼之中,何喜之有哇?

古冬杨:你孙子来了,带着大队人马救你来了。可惜他这是蚍蜉撼树,妄费心机呀。

关如水:我就知道我孙子有种!中国人嘛,怎么能让你们这些豺狼踏进自己的国土!

古冬杨:老先生,别做梦了,还是劝劝你孙子放下武器吧。不要和我们大日本皇军对抗了。我们帝国的军队是无往而不胜的。与我们对抗,那就等于拿鸡蛋往石头上碰,最后不过是粉身碎骨而已。

关如水:他做的是好事儿,是中国人该做的事儿,我干嘛要劝他,我干嘛要让他放下武器,相反,我倒要告诉他狠狠打,把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全部杀光!

古冬杨: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更希望你也心平气和下来,和我们大日本帝国合作。你应该知道大日本皇军已经是这里的主宰了。这是不可抗拒的事实。你还死守着那东西有什么用呢?难道为你的王爷?为你的大清帝国?可它们都已经成了历史!老先生,只要把那个东西一交出来,你就可以走出这里和你们一家人团聚,那有多好,你干嘛还苦守在这里等死,又让你孙子为了救你来送死。

关如水:中国人的东西要交给中国人,我为什么要交给你日本鬼子。我看识时务的应该是你,脖子伸的长了脑袋就会掉下来。

古冬杨:关老先生,你不要自不量力,我告诉你,黎可儿的东西已经在我们手里。黎可儿也在我们手里,如果你想见她,我可以把她送到你的面前。让她劝劝你,也许你就能明白,现在是你该交出东西的时候了。

关如水:她的事是她的事,我的事是我的事。别忘了古先生,这是两码事。你可以让石头开口,但是,你不能让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开口。他有他自己的祖国;他爱他自己的祖国,他怎么可能把祖国的东西交给魔鬼!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美梦而已。

1398、夏末。日景。关家大院。关如水房中。涂凤山急急奔入。卑躬屈膝地站在古冬杨一旁。

古冬杨对关如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

关如水:我再不会流泪,因为我已经看到了你的死期,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古冬杨:关老先生,你要记住了,我的忍耐是有限的;一旦到了这个限度,我会让你尝尝大刑的滋味。

关如水:随便。

涂凤山:放肆!嚣张!(取下皮带欲打)

关如水:民族的败类!(指头)往这儿打!

古冬杨制止:涂团长!

涂凤山缩手:太君。

古冬杨一摆手退出。涂凤山跟在后面。

涂凤山:这个老王八蛋!他是硬盖儿王八!太君,给他用上刑不就完了?用不了一个时辰我保证让他开口。

古冬杨:糊涂,你以为他能挺住一个时辰吗?一个老东西,就是一鞭子下去,他也有可能死的!对待这样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时间消磨他的意志;摧垮他的意志。

涂凤山:明白,关着他,泡他,没缝儿的鸡蛋也给他泡臭喽!

古冬杨:涂凤山,姜松岳、葛金财的行踪有没有消息?

涂凤山立正:太君!我正是来报告的!

古冬杨:有他们的消息吗?

涂凤山:葛金财那个王八蛋的老窝儿找到了。

古冬杨:啊?!

治疗鼻塞咳嗽的药
手机电玩城加盟
超声波清洗线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