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至尊神皇第七六六章离别

2019-03-21 16:16: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至尊神皇 第七六六章 离别

“猎场?”叶天云露出一丝冷笑,继续道:“那只不过是要锁天魔海修士的血来封印那禁忌力量而已。”

这次叶辰终于震惊了,锁天魔海修士的血能够封印那幽气?

“不错,那传送阵在众圣殒落之前就存在了,而那团幽气也同样存在,只是这几千年来,雪天峰上的传送阵一直被封印了,所以无法猎取锁天魔海修士的血,那封印才会慢慢减弱,否则,以姜子虚的实力又怎么可能破开?”叶天云眸中闪过一丝不屑。

叶辰脑海中快速消化叶天云的信息,他心中震惊无比,心中而已大概猜到了来龙去脉。

虽然不知道锁天魔海修士的血液中有什么,但肯定很不凡,毕竟,能够封印连天灵境巅峰都忌惮的幽气,又怎么可能简单呢。

在锁天魔海传送阵被封印之后,封印那团幽气的封印自然会减弱,这也很正常,只不过,自己母亲又是怎么传送过去的呢?

叶天云好似看出了叶辰的疑惑,深吸口气道:“两百年前,你母亲被强行传送到锁天魔海,为了破开那封印,你外公竭尽全力,随后又加持了那封印,呕心沥血死在当场,而你母亲也在雪天峰被冰封了将近两百年。”

“原来如此!”叶辰终于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上次传送到雪天峰的修士,只不过是姜子虚派去寻找那团幽气的人而已,想到杀死的那些人,叶辰心中没有一丝后悔。

“对了,爹,姜子虚好歹也是圣灵境强者,他应该知道锁天魔海存在才对?”叶辰又问道,这才是他心中最大的疑惑。

自己父亲能够轻易从锁天魔海出来,那时还没有这么强大,姜子虚的实力应该不弱于叶天云才对,他又怎么没有亲自去呢?

叶天云摇摇头,道:“锁天魔海,什么叫锁天你可知道?”

见叶辰摇摇头,叶天云笑了笑:“锁天,锁的便是天地之力,别说天灵境,就算圣灵境到了锁天魔海,也无法施展出天地之力,最多也就是半步天灵境,而锁天魔海修士是不被针对的,虽然突破天灵境很艰难,但也确实存在天灵境强者。”

叶辰露出恍然的神色,在锁天魔海突破天灵境虽然很难,但确实并不是绝对的,至少,天月就是真正的天灵境强者,这一点叶辰很清楚。

姜子虚虽然很强,但是也不敢冒险,要是死在锁天魔海修士手中,那他可就真的到了阎罗王那也没地方哭了。

上次派遣了真正的天灵境强者前往锁天魔海,估计都是姜子虚骗了那些人,让他们当了替死鬼。

到这里,叶辰也终于明白了锁天魔海大部分的事情,只是有一点,他还不清楚,那就是,锁天魔海修士的血,到底有什么不同。

难道真的是如玄天大陆所说,锁天魔海的修士体内流的都是罪血吗?

这一点,叶辰不敢苟同,没有谁生来是有罪的,但也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只是现在的自己还区别不出来。

叶辰不知道的是,他与叶天云的对话,帝玄听得一清二楚,心中也是震惊不已,万万没想到叶辰竟然是罪血后代。

“爹,那禁忌的力量……”叶辰看着叶天云,目光明灭闪烁不定,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叶天云肯定炼化了那团幽气。

否则叶天云的力量不可能如井喷一般,这才短短几年,便突破到了圣灵境,只是这股力量,让叶辰很不安。

想起之前叶天云的样子,叶辰心中就有些发麻。

“为父自己清楚,你不用担心,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叶天云淡淡一笑,好似早已看淡了生死一般。

“如果娘知道,她……”叶辰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哽咽,心中发酸,他很清楚,叶天云之所以炼化那股幽气,得到那禁忌力量,就是为了复活自己的母亲。

虽然叶天云没说他与姜子虚达成了什么提议,但是他已经猜到一些,肯定与复活他母亲有关。

“离去之前,为父还送你最后一样东西,以后就只能靠你自己了。”叶天云探手收起水晶棺,溺爱的看着叶辰。

叶辰浑身一颤,连忙问道:“离去?爹,你要去哪?”

“不用担心为父,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一家人还有见面的时候,只是不知道这一天会有多久。”叶天云摇摇头,他去意已决,绝不可能有任何改变的。

探手间,他手中徒然出现了一团紫色火焰,紫色火焰涌动,焕发着慑人的光彩,看的人如痴如醉。

“紫灵魂火之精?”叶辰眸光一闪,先是一阵欣喜,随后又变得落幕起来,他宁愿舍去这紫灵魂火之精,只希望叶天云不要离开。

前世孤苦无依,叶辰很看重现在的这份亲情,这将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羁绊,这几年来,虽然父子分别,但叶辰知道,叶天云时刻都在关注着自己,给自己铺路。

一直以来,叶辰未曾佩服过任何人,但是对于叶天云,即便抛去儿子的身份,叶辰对他也是发自内心的敬佩!

叶天云笑了笑:“我知道天地灵火是可以吞噬其他火焰进阶的,只不过,你母亲已经吞噬了紫灵魂火的火种,无法给你,这火精是为父最后能给你的东西。”

叶辰没有接过火精,反而皱起了眉头,他感觉这团火精极为沉重。

“这可不想我儿的作风!”叶天云淡淡一笑,探手把紫灵魂火的火精拍入了叶辰体内,青月焰翻涌而出,瞬间包裹着紫灵魂火火精,开始吞噬炼化。

“那紫灵魂火我已经让它离开了,你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随后,叶天云又补充了一句,眯着双眼看着天际,神色中尽是坚毅之色。

叶辰深吸口气,深深的看着叶天云,随后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给叶天云磕了三个头,哽咽道:“爹,保重,孩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哈哈,这才是我叶天云的儿子!”叶天云爽朗一笑,随后身形一闪,只留下一道笑声回荡在虚空。

当叶辰回过神来时,叶天云已经不见了踪影,四周的山峰依旧孤傲、沉寂,与他好似不属于同一世间。

许久,只留下叶辰一人在风中发呆,久久失神。

ps:昨天两更忘了,真的抱歉,过几天老邪去上班了,就可以爆发了。

...

治疗便秘的土方法
利鲁唑片生产厂家
女人腰背疼痛是什么原因
皮肤干燥起皮什么原因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