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第95章公主與侍衛跨越千年不負你03

2019-05-22 07:14: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快穿:黑化男神,來吃糖! 第95章 公主與侍衛:逾越千年,不負你!03(小說屋 )又是一場廝殺。少年帶著少女躲進巖穴里。他傷勢很重,當晚就發起燒來。姜糖恨自己無能,正在焦急時,想起自己儲物格子里有藥。外面正在下雨,姜糖用鉆木取火的方式燃起,卻也因此將手都磨破流出血來,她找瓦罐去接雨水,然后放在火架上燒熱。看向少年,姜糖心里充滿疼意,解開胸前的衣服,把略微干凈些的里衣撕開,放在水里浸濕。姜糖小心的走近少年,把他的衣服都脫下來,然后清掉他身上的血污,再用藥在傷口處包扎起來。那血衣一定不能再穿,可他們又沒有換洗的衣物……姜糖把自己的衣服脫掉給他蓋著,然后拿著他的衣服到洞口,放在石頭上,混著雨水揉搓起來。姜糖這一刻無比感謝自己曾經是個演員,為了能夠飾演好各類的角色,每當開機前,她都會學習這個角色所會的東西,這野外生存,自也在其中。姜糖揉搓好衣服,將其放在火旁烘烤,然后聽到少年的聲音:“冷……好冷……”姜糖也冷,她都把衣服脫給他,又到洞口迎著風雨將他衣服洗好,剛進洞口,坐在火邊才覺得自己還活著。伸手探在他額頭上,姜糖也不放心,用火把自己烤暖之后,就鉆進衣服底下抱著他,小臉兒貼在他胸膛,竟覺這些日子的被追殺,也沒那么苦了。少年仿佛感覺自己抱了個火爐,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死死的抱著,隱約間聽到少女的悶哼聲——姜糖看著纏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就連受傷都不消停……小臉兒微紅,垂首看到他的……姜糖抬起頭,恰時吻在他喉結,愣神間,少年已迷迷糊糊的循著溫熱舒服的地方吻去。“嗯……”姜糖的身體被他牢牢的抱著,僅剩在身上的肚兜和裹褲也被扯下,徹底與少年肌膚相貼。他的身體很熱,姜糖稍稍觸碰,就被這暖意驅散身體中的涼意,纖長的腿盤在他腰身,引導他沖進來的瞬間,姜糖痛呼出聲。少年倏地睜開眼睛,尊著原始的欲望而行——外面的風雨聲更大,像是在掩飾他們交歡時所散發出的低吼和嬌吟聲。“呃。”少年醒來,頭昏沉不已,但很快感受到懷里的溫軟,垂首發現少女恬靜的窩在他懷里睡著。“公主——”少年驚呼:“屬下該死!”說著就要起身跪下請罪,但他此時身體虛弱,剛起一半,就被少女給拉了回去,又窩在他懷里咕噥說別動。衛沉……不,現在該是衛宸。陛下臨去前說:“衛沉,朕賜你宸,自今天起,護我魏國最后榮光,爾后一生,她榮你榮,她隕你亡。”衛宸胸中翻涌,竟是吐出一口血,他都做了甚么?他答應陛下要保護公主殿下的,但如今,公主貴體被他所侵……他該以死謝罪!衛宸看向不遠處寒冽的刀,伸手握住刀柄——“你在干什么。”姜糖聞見血氣,睜開眼睛,看到他唇角的血,又拿起刀——白皙細嫩的手臂纏過去,握住他的手段。“公主,屬下該死。”衛宸目中通紅,羞愧欲死。“你……”姜糖早就料到他會這樣,否則也不會邁出這一步,讓他清晰的意想到,他們之間的不同,也不再是君臣關系。“阿宸——”姜糖喚他:“你死了,誰保護我?且如今,你我已有夫妻之實,難道你要棄我而去嗎?”衛宸聞言,心中大亂:“公主……”姜糖趁機把刀奪過來,架在自己脖子上:“我們雖未拜堂,但已行周公之禮,是為夫妻,今日你死,我必不獨活!”“公主!萬萬不可!”衛宸阻攔,姜糖后退,他根本抓不住她,心下一急,便暈了過去。“阿宸?”姜糖見狀,把刀仍在地上,傾身過去看他,卻被他猛地抓住翻轉在地——“阿宸,你,你又想要了。”姜糖小臉兒通紅,故意打趣他,視線放在他們此時交纏的姿勢上。“嗯?”衛宸迷迷糊糊的順著她的視野看過去,全部人目瞪口呆:他,他他他……姜糖纏上他的腰,雙臂攀在他的脖子上,衛宸猛地坐起來,姜糖也被他帶著,卻也更加貼近他。“從此,這世上不再有魏國公主姜棠——”姜糖迫使他的眼睛看向她:“只有衛宸的妻子姜糖——你最愛吃的小糖糕的糖。”帶原身離開皇宮的并非衛宸,而是另外一個侍衛,對方為了榮華富貴,未聽魏帝的囑托,將原身給賣了。這一世,姜糖十二歲的時候,衛宸也十二歲,她雖然不記得他,但還是下意識的喜歡他靠近他,疏遠原身信任且最后賣了她的那個侍衛。衛宸本名衛沉,生活艱苦,是被人坑進皇宮做太監的——但他身手很好,意想到自己要被干什么就逃跑,險些被人抓到時,姜糖途經,把人給要了過來,自此伴在身邊。“還是你覺得……”姜糖眼珠里盛滿水霧和委屈:“我配不上你。”衛宸見她如此,更覺慌亂,下意識的解釋:“不是——是我,不,是屬下配不上公主!”她那么好,若非她當年救他,也許他已經……姜糖堵住他的唇:“不準你這么說!我說配得上就配得上!”她絕不允許他輕賤自己。“公主……”衛宸想與她分開,但又不知道該從哪里下手,額間滿是密汗。“嗯……”姜糖悶哼一聲,感覺到身下接連的地方濕潤如潮,她面頰嫣紅,略微動了動,那小衛宸又壯實幾分。“昨晚你昏著——”姜糖聲音略顯沙啞:“既然沒感覺到,也沒記住,那便重新感受吧。”衛宸被她扶著進入,整個人頓時拱起腰來,明明理智告知他不可以,可當她因他而染滿情動的面容,讓他欲罷不能——“相公。”姜糖伏在他耳畔,一聲聲的喊著,直接喊破衛宸的心防。他又怎樣可能不喜歡她呢……但她是公主啊……即便他的眼光總是追隨著她,也知曉她待自己不同,可他們終究身份有別。小說屋

尔冬升新片曝光中国群演登上戛纳场刊封面这些始终如一的星座,让你无比安心TFBOYS成立两周年晒照庆祝比剪刀手搭腿卖萌

中船长安开展庆三八妇女节趣味活动
颜色也有五行之分 室内黑色多破坏阴阳平衡
九个月宝宝第一次发烧宝宝第一次发烧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