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盘点史上穷困潦倒的大文豪柳永靠妓女资助下葬

2019-06-30 13:10: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看惯了中国文人的小家子气,从古到今那么多互相骂着娘玩的,见怪不怪了。什么文化思想修养道德,统统扯淡。越是觉得自己高深的骨子里越是多了些肮脏的粪渣。张三骂李四了,王五扯着大嘴到处宣扬,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张三和李四的下道,以显示自己的清高。顺王五的嗓子眼往里瞅不到30公分,那一嘟噜一嘟噜杂碎就青白可辨了。越文越扯淡,越文越犯贱。

其实古

揭秘贾宝玉为什么不喜欢薛宝钗而喜欢林黛玉

时候好象文人的地位本来就低贱,尤其是那些靠写东西活命的,贱得不能再贱了,还不如太监,太监好歹

古代的达官贵人们为什么手带玉镯身带玉佩

还能陪在国家最高领导人身边混口好饭吃呢,甚至偶尔还可以眯着眼偷看一下哪位皇妃的玉足,假装性冲动一下。文人没这命,李白好不容易混到高层了,还自命不凡不尿第一夫人的碴,最终落了个流贼的命,只好玩酒精麻醉胜利法,这个比阿Q的精神胜利法历史年代早,技术含量也高了不少,至少喝酒得银子,李白灰色收入估计还是为数不少的,而且肯定没有照章纳税,也许那家伙给税务局长的外甥开的宠物点写过招牌,混了个免税待遇吧。

曹雪芹混的大概算最惨的,身为高干子弟,谁料命运不济,老子被纪检委查办了,财产全部查封帐户惨遭冻结,靠着几个好朋友你送一捆柴他赠二斗米保命,但当高干子弟养成的臭毛病死性不改,一边喝着两毛钱一两的散酒一边还酸文假醋地玩他的风花雪月,混到死也没个正经出版社给发表作品,只好搞成违禁非法出版物,出个歪名,也算打入了作协的行列。可惜了的,老曹命短,要是能活到现如今,光告各大出版社侵权一项就不知道能搞回来多少人民币。

柳咏那小子才是真正混的不赖的,虽然参加高考好几次成绩都不咋地,但写流行歌曲写的相当不错,当时也没什么电台电视台,举办演唱会只能在花街柳巷,有才呀,没办法,一炮走红,凡是有自来水龙头的地方,一拧开,流出来的都是柳七作词不知道哪位当年超级女声作曲的口水歌。混到死,还是一贫如洗,靠歌手姐妹们各掏一份私房钱把小柳给火化了。家里人觉得小柳混的很没面子,连他的墓碑都懒得来看一眼,只有那些靠着柳词开演唱会走穴发了财的女歌手们每到清明都来看望,玩文字玩到这水准,也算对得起苍颉老先生了吧。

古代中国好多人以文求贵,但多不是搞文学的,以策论为国分忧解国之难方可博得高位,玩儿文字把戏上位的实属罕见,至于好多达官贵人诗文流传至今的,也都是

揭秘曹操的两位夫人卞夫人和丁夫人是怎样的人

做官之余以为消遣雅兴的副产品,虽然官未必做得好,文章倒是流芳千古了,也算以外收获之惊喜,可惜他们自己喜不到了,如果他们知道现如今他们的作品竟然被奉为经典,当时岂不是得像秦始皇一样满世界找长生不死药了?最起码用旧作捞点版权费还可以花天酒地一番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最初竟写在上海工部局

1916年5月,上海工部局公布外滩公园贴出规则,其中第2条“狗与自行车不准入内”,第3条“华人不准入内”。随后不久,外滩公园门口出现了一块白底黑字的木牌子,上书英文“Chinese and dogs not admitted”(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这地方就是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

1845年11月,英国领事巴富尔从上海道台手里租借八百三十亩地皮时,仅雇几十个华人做更夫(保安)。同年,上海小刀会起义后占领县城,对租界方面的英美法形成威胁。于是三国连忙组织巡捕,并聘曾在香港巡捕房任职的克列夫登担任总巡之职,租界工部局拨专款来建巡捕房。图为法租界巡捕房。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