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至尊透视眼 第615章 隔墙诱惑

2019-12-05 08:06: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至尊透视眼 第615章 隔墙诱惑

回到车里,苏哲说道:“本来今晚想在这边盯一晚的,不过青铜器是个意外收获。不知道这帮是想挖宝藏还是另有目的,既然传说中刘备藏的宝藏有可能是真的,我要做点事才行,免得真有这批宝藏却落到别人手中。”

金钱谁都不会嫌少,苏哲手底下两家古董店,真找到这批古董,就算大部分充分,他也可以从中捞一点出来。

上次的古董造假案,韩博是答应他的条件,可惜最终拿到的真品不多。然而就算不多,足以让他满足了。

好几件都是外面有市价,却极少人见过的古董。

事后青岚将他带回去的那几件古董做了保守的估价,至少超过五亿。

幸好韩博不懂古董,要是知道这么值钱,肯定不会让他带走的。周志研对古董了解,因为有求于人,唯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原本是来缉拿毒枭的,要是不小心真的挖出宝藏,当是这次的车马费。

三国时代的东西,随便捎几件回去价格都不会低。

哪怕不卖,拿来当震店之宝档次一下子就高起来了。

“不管来的人是毒枭还是挖宝的,单凭我们几个做不了事。韩局你要负责调动人马,这件事尽量保密。”

韩博点点头:“那你呢?”

“恐怕要回一趟昆城。”苏哲指着青铜器说道,“单凭肉眼的话无论判断出它的真假性。就像上次的古董造假案,别说我被瞒过,很多资深的古董鉴定家都让那些人瞒天过海。不管有没有宝藏,退一万步来说,假如真有的,那么这批古董的价格比这次的毒品交易的价格还要大。”

苏哲知道毒品跟古董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毒品要是流进市场,就有很多人给毒害;古董就是放在原地,它的价值不会消失。

“昨天前后来了几批人,他们的真正目的不知是什么。有可能是毒品或者军之交易,同样有可能是挖宝藏。”

苏哲看了一眼周志研,此刻他沉默,不知心里在想什么。苏哲对他不是特别信任,但韩博与他认识多年,当初还是韩博一手将他提拔上来,应该问题不大。

没办法,苏哲从头开始与他就有矛盾,总不会完全信任。

计划有变,韩博同意苏哲的提议,留周志研在原地守着,他回去调兵谴将。

回到市中心,苏哲准备去见宋思安,正好碰上她出门去机场。

苏哲觉得这样子也好,宋思安回南宿,至少不会有任何危险。

这里没有直飞昆城,需要在中途转机,苏哲买了天安市的机票直飞。

到了机场,苏哲接到宋思安的。中午给她打,她已经出门,以为她早就上机,没想到还在机场。

碰面后,宋思安扬了扬手中的机票说道:“我改机票了,先不回南宿,跟你飞天安市。”

苏哲略微惊讶道:“好端端的怎么就跟我一起飞了?”

“本来我是大后天才要回去上班的,正好你搞砸了我的假期,趁着还有两天假顺便去一趟。”宋思安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中午听到苏哲也要坐飞机,还以为他是出任伤。幸好问多一句才知道他是回昆城,挂后临时改变主意。

当时没问苏哲要怎么飞,改签时得知没有直飞昆城的,就碰个运气苏哲也是飞天安市。如果这么高的机率都不能碰到,就真的是有缘无份;若是碰到的话,就当自己任性一回。

“我这趟回去是办点事,估计没多少时间陪你。估计最迟在后天我又要飞到这边,你现在过去,恐怕要无聊了。”

事情太匆忙,苏哲根本没办法抽出时间。宋思安对昆城又不熟,丢下她自己一个人,又有点说不过去。只是她连票都改签了,苏哲总不好让她再改飞南宿。

宋思安脸上保持着浅浅的笑意:“这个无所谓,反正我没去过昆城,就当一个人去那边旅游。再说瑞意的总公司不是在昆城吗,一直想见下苏总,趁着这次来,跟她会下面。生意场上,陈总和苏总都是我佩服的女人,简直是视她们为偶像。所以你忙你的,我见我的偶像。”

都说到这个份上,苏哲要是再说其它的就太过于明显了

由于飞机误了两个小时,他们两个到底天安市已经是晚上八点。

这个时间不算太晚,如果是自己开车的话回昆城根本不需要多长时间。不过他们从机场转车到汽车站需要一个小时,来回折腾,回昆城的班车就没了。

不想让宋思安跟着奔波折腾,苏哲建议在天安市停留一晚上。

宋思安到底不是苏哲身边其他女人,不能为了省房钱单独开一间就行了。只是两个人在同一张病床搂着睡过一晚,这种事情仅仅是过了一晚,又是住酒店,难免会有其它的想法。

这几天,苏哲根本没怎么睡,回到天安市后精神还能保持这么好也是不容易。

两个人房间是相邻的,而这家酒店的设定,房间紧挨就好了,偏偏浴室也是挨在一起的。各自进入酒店不久,苏哲听到宋思安那边的浴室传来流水声,不知道她此时是不是在洗澡。

“这么久没试过穿视眼的效果了,只是尝试一下效果,没有其它想法。”苏哲给自己想了一个极其无耻的借口。

白天才收了青铜器上的古老之气,加上如今实力增加不少,墙壁一下子就看穿。目光一下子就落到床上,那里放着一堆衣服。除了一件比较醒目的内衣,还有一件能够让人鼻子都喷出来的小内裤。

然而让苏哲呼吸变得急促的是因为那条小内裤不是普通的,而是布料极少的丁字内裤。看不出宋思安表现上挺淑雅,内心如此奔放。不过苏哲知道一些女在穿紧身的裤子或者裙子时,不显示出内裤痕,会选择那种边线很薄的或者丁字内裤。

宋思安今天穿的是一件紧身的牛仔裤,这样子可以将她曼妙的身材完全显出来。只是当时苏哲也不会变态的一直盯着她的屁股看有没有内裤边露出来。

目光再往边上看过去,浴室是那种雾光色的玻璃隔出来的。苏哲看到里面有一个人影在蠕动,画面若隐若现。

如果全都可以一眼看楚,有时候让人感到的冲动反而没有眼前这种若隐若现的感觉刺激。

苏哲犹豫着要不要加大视力,直接穿过那块雾光色的玻璃。

正在犹豫之际,宋思安突然关掉花洒,伸出头看了一眼。即使是惊鸿一瞥,苏哲仍然看到她胸口一处露出的粉红点。

呼吸一下子就提上来。

苏哲注意到放在床上的正在闪烁着,宋思安应该刚才伸头出来应该是想接。

苏哲以为她出来接,肯定会裹着浴巾。不过苏哲在预料当中,又感到意外的惊喜。宋思安是裹着浴巾出来,可是她只是随便的按住胸口处,身后白花花的屁股一下子就进入苏哲的眼帘。

“不是我想看的,她突然跑出来,我被迫要看的。”

苏哲这样安慰自己,虽然他知道这样想是很无耻的一件事。

原本进入房间后有了困意,这下子却是一点困意都没。几天没过巫山云雨的生活,身体某个部分顿时齐头昂挺。

苏哲叹道:“兄弟,你老哥都没这么猴急,你就不能忍一下。明天回去,肯定会把你喂得饱饱的。”

越是这样想,火苗燃得更旺。

宋思安正在听,时不时笑出声。尽管隔着一堵墙,苏哲听不到她说话的声音,可是披着浴巾的样子,露出半、裸妆态,这个更充满着诱惑。

听到一会,宋思安索性坐在床上,掀起浴巾擦拭着头。这个动作一晃一动,浴巾本来就不大,苏哲时不时会看到她胸口的位置。

直到宋思安突然双腿放到床上屈坐着,而且是面对着视线这边,苏哲已经完全淡定不了了。

双腿前,浴巾刚好没过膝盖,苏哲努力很久都没能够看穿。可是这样的姿势很撩人,加上宋思安时不时控拭头发,拖动着浴巾,最神秘的地方时而像要走光,又让浴巾遮住。

“呼――”

苏哲觉得他今晚突然无耻的偷看宋思安洗澡就是一个受罪的活。

只能看,别说推倒,连碰都不能碰。

望着一直处于高居不下的兄弟,苏哲暗叹一声,考虑着要不要去洗个冷水澡让自己的火泄一下。

而这时候,听完听话的宋思安,没有选择再进浴室,将身上的浴巾拿下来在身上擦着。

苏哲眼睛紧盯着连眨都不眨,胸口处的两只白兔子,不算太大,但是握起来的话手感应该很好。

宋思安一边擦着身上的水珠,头低下来,双手在胸口托了下,像是在衡量身上那对东西是不是满意它的尺寸。

苏哲悄悄咽下口水,往下面看了下,一缕黑色的芳草在浴巾没遮到的地方微微显露。

艾玛医院生小孩多少钱
北京四季青医院预约挂号
沈阳治疗牛皮癣医院
治疗癫痫病沈阳那家医院好
北京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