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女鬼修真记第八章出关礼

2019-01-29 01:21:4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女鬼修真记 第八章、出关

“所以说,我就成了那个在元婴修士住的主峰上捣乱的小王八蛋?”

苏荃觉得眼前好黑,她怎么就这么衰,筑个基而已,居然惹来了这种麻烦。可是,不对啊!“你凭什么说是我筑基引出来的?”要是她没猜错的话,如今天梯洞,应该足有七八十号弟子在筑基,就算不一定全成功,成功的也应该有……

“二十二人。七十八个弟子与你差不多同时进来闭关的,其中有二十二个弟子在天象结束后出关了。那个灵宝真君很生气,一定要查出到底是谁在捣乱,所以每一个筑基出关的弟子都要到他的面前去报到。可是,那二十二个都很正常!”雪卿直接告诉了她结果,可话里满是幸灾乐祸。

苏荃很郁闷,低头看手上的这颗凝火丹。说实话,这颗凝火丹真的很漂亮!龙眼大小,通体赤红不说,更有一股滟滟流光在其中流动。精圆玉润,如同最上等的珊瑚一般。如此漂亮,功效亦是世所罕见,这两点苏荃都喜欢。可是:“它如何能帮我过关?”不对不对,不应该这么问,应该问的是:“我身上哪里有不对的地方么?”她自己感觉不到她与别人有何不同啊。既没有明显的功力高涨,超过刚筑基的修士应有的阶数。又没有象那个通天跃阶术那样会让筋脉变得透明的异象。那个灵宝真君凭什么认定是她造成了那些异象?

她不解,紧紧的看着躺在她怀里的雪色猫儿。而雪卿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也紧紧的看着她,直看了一会儿后才道:“你练过通天跃阶术吧?”

这……苏荃没有回答,脸上尽量平静,可心底却是骇然。这个小家伙居然知道这种事?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等等……她想起来了,在茵萃谷的时候,这个小家伙似乎能听到她的思维。

难道,真的是这样么?

“你能听到我在想什么?”

雪卿扬扬眉毛,自得的摇了摇尾巴:“现在才发现么?是的,我会读心术。而且我不只会读心术,还会隐身术,穿墙术。所以我才跟着你们三个离开了茵萃谷。当时我真的以为你死了。出来后,我本想走的,可后来……你的功法引起了我的好奇。我从来没见过你练的那种心法。所以便留了下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你晋阶居然晋了那么快,甚至还引发了异象。我看到你灵魂出窍时的模样了。竟然不是你这个肉身应该有的样子。开始我以为你是夺舍占了这个丫头的身体。可后来居然发现你在偷偷练火影术。而曾经和我滴血认契的那个主人也有这样的功夫。”

“所以,你就怀疑我是朱绯色了?”

雪卿抓了抓自己的猫颊,神色似十分困惑:“我是怀疑。但我是真正看到你灵魂出窍时的模样的。那并不是朱绯色的容貌。而夺舍之事,只可能出现一次。所以你不可能在夺了朱绯色的舍后,又夺了这个赵问瑾的身子做宿主。但是……微笑着”雪卿又是困惑又是狐疑的看着这个女子:“可你的思维却明明是在显示着你就是这样做了。你不是朱绯色,更不是赵问瑾,你的名字叫苏荃。你前世病死后投胎变成了朱绯色,可却奇怪的并没有丢掉记忆。朱绯色死了,你又变成了赵问瑾,却一点花招也没使。你真是个好奇怪的女子。所以我想跟着你,所以我帮你筑了基。对了,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其实你只用一颗筑基丹是筑不了基的,你的心志达不到筑基的要求。所以,我去执事堂偷了两颗回来,把它们融在了一起后又悄悄往回了你的储物袋里。所以你这次虽然是一次成功筑基的,可事实上却是吃了三颗筑基丹。”

原来如此!

怪不得她筑基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原来竟是一次吃了三颗。

“那真是多谢你了。”

这女人居然这般不在乎?“你不怕我把你的事告诉别人么?”雪卿这两年可是在极天门里打听到不少事情的。“那个桓澈真人为了你的事和他爹几乎闹翻了,离开山门至今没有回来。沐阳真君气得不得了。这个时候要是让他知道你还活着,你说,你会怎么样?”

这个小家伙居然威胁她?

苏荃一边撇嘴,一边弹出一个火球来把刚才褪下去的那些杂物烧了个干净:“你爱说就去说啊,我又没堵住你的嘴。”

说完,竟是将储物袋收回腰间,直接推开洞门,出关了。

―――

她出关时,正值傍晚时分。大片的晚霞挂在西空之中,火烧云铺天盖地般的映红了半边天。霞光虽不及正午艳阳,却仍是温暖。一层层洒在这青山翠柏之间,象给那些碧绿凝翠的叶子上镀上了一层微微的金,浅浅的红。

苏荃深吸一口气,右手一招便真有一朵灵云飘在了脚下。心念一转,那灵云便象是知趣一般的缓缓飞了起来。真的是飞啊!凌空飞行!脚下凌云!

这感觉简直就象是在做梦一样!记得很小的时候,孤儿院里只有院长室有一台电视机。她们平常根本没有看电视的机会,只有放了暑假寒假,院长才会把电视机搬出来。每天两小时,内容投票决定。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选择去看西游记。看着那云卷云舒之中,各家神仙脚踏祥云,飘渺而来又瞬然而去,简直迷恋到一个不行。

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她竟然也做到了!她居然能踩着云朵满天飞了,简直太开心了。

苏荃不敢飞得太快,便一路缓缓而行。曾几何时,炼气弟子要去半山腰中的执事堂,必得老老实实的去爬那六百多阶的石梯,可现在她招手即来,挥手而去,哪怕飞了很慢,也不过转瞬之间便到了执事堂前。

已经近晚,执事堂外已经看不到来领差事的人了。倒是执事弟子还有两名。看到一个陌生的筑基女修前来,都楞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个回过神来,赶紧便往里面跑去了。是故,等苏荃一进到执事堂后,便有一名……筑基后期的师兄迎了上来:“你是从天梯洞来的?”

“是。这是弟子的洞牌。刚刚筑基成功,特来执事堂换回玉牌。”苏荃回答恭敬,言语不卑不亢,倒是引得那筑基修士十分顺眼。伸手接过苏荃递过来的洞牌便交给了旁边的执事弟子。那弟子对着录本一查,念了出来:“在七十三号洞筑基的是赵问瑾师妹。今年三十八岁。”

“好!你们给她准备新的身份令牌。至于赵师妹,你随我来。”

苏荃楞了一下,这是要去被灵宝真君查验的节奏么?

果然,那筑后男修一路领她出了执事堂,然后便带着苏荃一路驾云赶到了开阳峰顶。

在极天门内共有七座主峰,若干副峰。一个元婴修士独占一峰不奇怪,可却不是每一个元婴修士都能独占一座主峰的。在极天门内,独占主峰的元婴修士只有两处。那就是天权与开阳。天权峰之所以只有沐阳真君一个,那是因为他是掌门。而灵宝真君作为极天门内唯二独占一峰的元婴修士,他能有如此排场,则是因为他七品炼宝师的身份以及手下十四个结丹弟子的荣光。

天权宫的排场苏荃是见过的,所以她在上山前就已经做好准备,准备再在山之巅云之端处,看到又一所金壁辉煌的宫殿。

可是,她错了。

开阳峰顶上,压根一座宫殿的影子都没有。甚至于,连一所象样的屋舍都无。三间茅屋,一所篱笆竹院。和峰脚之下那些炼气弟子住的院落没有丝毫区别。甚至于在那小小的篱笆竹院当中居然还养了一堆毫无灵气的小鸡小鸭……

然后苏荃就看见,一个赤脸秃头的老者,穿着一身粗衣烂衫大敞着襟怀,露着稀稀疏疏的几根胸毛,一只脚趿着一只草鞋,另外一只脚则直接蹬在一边的石凳上,然后坐在院子里的石桌边喝酒……

她不会是眼花了吧?上次看到这位灵宝真君不那些在生命中涌动过的人是这作派啊?虽然有些嘻皮笑脸,可是衣服都规规矩矩的穿在身上啊,怎么今天看到的是这个样子?

苏荃一脸震惊,惊都说不出话来了。领头的男修却已经习以为常。如入无人之境似的直接走到了那位真君面前,轻施一礼就直接回话:“真君,又有一位师妹从天梯洞中筑基出关了。弟子今日特意带了她来拜见真君。”

说完,往后打了一个手势。苏荃赶紧过来下跪施礼。结果,她的膝盖还没挨到地面,就让一阵劲风扫了起来。

女鬼修真记第八章出关礼

然后,苏荃就看到一双酒意惺忪的眼睛直楞楞的看着她。

她有哪里不对么?

苏荃的手指紧了紧,抓得怀里的雪卿一抽,恨恨传音:“你哪里都对!你就当你哪里都对就行了。”

这样啊。这样就好!

可是,这位真君大人看着她干什么?

苏荃不理解。

可是人家真君不说话,她能怎么办?求救性的看向那位执事堂的师兄,可是那人竟然直接扭开脸了了。

然后,真君大人竟然突然开口了:“你,会做饭吗?”

啥?

污染空气的气体价格
电梯工程公司
柚子树嫁接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