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暗房正文第一百零二章神乎其技

2019-02-04 02:43: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暗房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格子里的夜晚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暗房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零二章神乎其技,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从大赛开始将主拍摄场地设在萧永的这个园区,园区里的那几只流浪猫就有福了。这种大型的活动,虽然动用的人手众多,非常忙碌,但毕竟不是时时刻刻每个人都很忙的。相反,总有一些部门,一些人会在疯狂忙碌一段时间之后闲下来。而逗弄园区里的那几只流浪猫,就成为相当不错的消遣。没有足够级别的领导们的允许,这些工作人员们倒也不敢将小动物带进摄影棚,但接触的人多了,园区里的这些猫也仿佛明白了在这里生活的准则,它们会很信任地靠近那些来给它们准备食物的人,偶尔会亲热地和他们玩闹一阵。那只灰黑色的狸花猫,就是那些猫里特别亲人的。而且,那只狸花猫对摄影棚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几次将它阻拦在外面,都十分不满的样子。

作为一个场记,小徐知道自己的大部分工作都是那些让人头痛的杂务,抓猫这种事情虽然从来没干过,但相比于以前给明星去冲热水袋、泡茶、干洗衣服、打订餐等工作,大概也不算是特别出奇吧。小徐做好了被猫抓满手的准备,带着手套拎着大包猫粮到摄影棚的后门。流浪猫们很快就聚集过来,虽然这不是饭点,但谁也不会拒绝加餐吧。狸花猫在小徐揪住了它脖子的时候还死命挣扎了一下,但随着小徐进入摄影棚之后,反而安静了下来,瞪大了眼睛四处张望,不时发出满意的叫声。小徐松了口气,终于将狸花猫放在了怀里。

到了影棚中间,萧永已经在进行着准备了。萧永刚才和几个评委,还有杨巷、刘志雄、许遥以及日韩方面的负责人沟通了一下,确认那六分钟的拍摄时间到底是不是包括对模特之外的内容的合焦曝光。由于这些都是形成这么一张必要地元素。大家觉得,为了公平起见,还是都在六分钟里完成吧。

日韩方面的负责人,似乎也隐隐有一种感觉,也许这张多重曝光的照片的成败,很有可能就决定了这场比赛的最后结果。在规则范围内给中方模特设置多一点的障碍,也是他们这些负责人应该做地事情。向来如此。而六分钟里进行多次合焦曝光,不管对于模特陈新琳还是对于摄影师萧永。都会是极为艰巨的挑战。他们并非幸灾乐祸地要看着他们失败,只是想着,如果这样都能让萧永把照片拍出来,那就认命吧。其他的准备工作都可以做,但只要进行第一次曝光开始,那就是六分钟。

没想到地是,萧永从开始询问这件事情开始。一直到大家形成决议,都没吭声,表情都没变化哪怕一点点。就好像他只是在程序上需要征询大家的意见,但最终结果如何,对他压根就不会有任何影响。

萧永也没做什么多余的准备工作,他只是仔细地再看了看整个“精灵森林”的场景,然后在心理默默地设想着布光方案。

陈新琳是最后一个进行拍摄的。在她之前还有四个日韩模特要拍摄。整个拍摄工作一直到凌晨1点多才开始。萧永之前听朱漪泓说过了每个人预想的效果,心里对于各种布光方案也比较有数了。两个韩国模特的造型风格差不多,但萧永准备地布光却截然不同。拍摄李爱丽的那张暗精灵造型的照片,萧永采用了比较明亮的布光。和李爱丽聊了几句之后。她表现出来的对这样一片弥散着淡淡的光,仿佛空气中充盈着光之元素的森林的厌恶、憎恨,和那种复仇的怒火十分到位。当照片在大屏幕上跳出来的时候,整个工作组织方面地人都开始鼓掌赞叹。而宋恩熙的那种更纯粹的哥特风,萧永乘势使用了相当晦暗的灯光布景,照片呈现出来的效果,却像是这样一个女狼人,带着十分浓烈的黑暗气息冲进了精灵森林,在她的周围。光之元素无法存在,都被排空了的感觉。背景的晦暗和主体地浓重阴影,让照片里的幻想气氛和堕落氛围十分浓重。

两个日本模特,采用的都是偏向于现实的造型。唐泽雪穗的探险者造型,配合精灵森林夜景式的布光,充分表现了环境地神秘感。以及一个进入一片未知地神秘领地的探险者惊奇和警惕糅合在一起地气质。最让人赞叹不已的。则是萧永对唐泽雪穗手里的那盏煤油灯的处理,温暖的鹅黄色色调为画面增加了温暖的质感。但却并不影响照片整体的晦暗却层次感十足的风格。这张照片,很有油画的质感,更像是那些奇幻插画大师笔下的经典作品。优原树里的伐木者造型本来和整个环境应该是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的,但萧永却用反差极大的照片,将这种人对自然的侵略所蕴含的伤感、悲愤和模特表现出来的不明所以的麻木和迷惑呈现得淋漓尽致。当这张照片同样从大屏幕上一线一线地刷新出来,和其他那些照片并列的时候,大家从开始的啧啧称奇转而变得有些头痛了起来,其他那些评委们面面相觑,照片都拍得那么契合环境,这要淘汰谁好呢?而最后的那张多重曝光,到底陈新琳能够呈现出怎么样的画面,大家也就越发期待了。

多重曝光就是在一张照片上释放两次或两次以上的快门。在胶片机的年代,只要底片上还有未反应的感光层,就可以继续曝光,并在之前感光的基础上继续反应。这是一个几乎完全数码化的时代了,萧永这样一个当年在暗房里,和刺鼻的葯水,和各种各样性质的胶片打了好长时间的交道,和胶片相伴成长起来的摄影师,现在也很少再使用胶片了。现在,多重曝光的大部分效果,都可以通过PS,用不同图层的合成来做出来,几乎什么都可以叠合在一起,互相之间有联系的没联系的都可以。那是许许多多现代后现代的视觉艺术家们地常用手段。不少摄影师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布多重曝光技法制作的作品,很有可能迎来的是友们“PS得真好”的评论。不知道多少摄影师欲辩无言,唯有苦笑而已。但这一次不同,萧永是完全在摄像机的镜头下制作这个多重曝光地照片,他没有任何花招可以耍,而他就要在大家的面前。呈现这种摄影体系里或许并不是最神秘最艰难,却是非常传统非常具有偶然性的技术。在萧永地手里,这种古典而梦幻的技艺。能够发挥到什么程度呢?

萧永自然也在努力呈现一张好照片,之前的那些照片他能够满意,但对今天,对现在的他来说,却只是渐渐热身的过程而已。摄影师是一个捕捉瞬间的职业,也是创造瞬间的职业,他们是记录现实地工作者。却也是用光影来叙写梦想的艺术家。将摄影当作工作的人或许无所谓状态,但一个艺术家却需要状态。他需要兴奋起来,需要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放在这张不能出错的照片上,需要让自己的眼睛,自己的手,自己的全部身心都活跃起来,在这张照片拍摄的时间里达到高峰。所谓的一旦失败再尝试,对于萧永来说没什么意义。摄影师比谁都明白,这种带有浓烈艺术性质地摄影,摄影师、模特之间任何一个环节错过了那个最具决定性的时刻。要再重现那一刻,就只是一句疯话。

萧永的布光方案让大家都有些看不懂,一组组的支架,几十上百点微弱的灯光从精灵森林后方进入场景。围绕布景前面那个弧形的小小空地。倒是朱漪泓看明白了,萧永虽然准备进行多重曝光,但他是在同一个焦距上进行叠合,就像是一层层地绘制一副油画,先绘制完背景,然后将前景的那些细节涂抹在前面。但是。光线并不是可以随心所欲控制的颜料,快门的每一次开启,都会有光线进入。不管是以前地胶片还是现在的感光元件,都不能只允许自己需要的那些光线进入。进行多次曝光,很有可能叠合起来,背景会曝光过度。萧永需要非常精确地计算每一次曝光的光量。让它们总量加起来。恰好是正确的曝光。

更为艰难的则是模特和猫地配合,他需要调控两个活体。在轮廓上能够叠合起来。没有草图,没有反复尝试,没有相机之外地任何其他辅助工具,他要怎么做到这一点呢?他一点都不紧张,在迅速地以三次曝光完成了场景的基础之后,在场景前面斜斜放置着地完全透明的有机玻璃板上放上了那只猫。他花了一分多钟逗弄着这只好奇而亲切的狸花猫。当狸花猫终于摆出了他所期待的姿势之后,他轻喝道:“别动哦。”他的手迅速抽回,但那只狸花猫却好像是能听懂似的,别说身体一动不动,连神态都好像固定在了那一刻。周围的喧嚣,对于这只懂事的狸花猫来说,仿佛在那一瞬间完全消失了。

而在这个时候,萧永另一只手,轻轻扯动着快门线。随着轻轻的“喀喇”一声,又一次曝光完成了。

随后,萧永轻轻抱起了那只狸花猫,亲切地摸了摸它的脑袋,将它放在身后柔软的椅子上。狸花猫满意而稍有些迷惑地“喵”了一声。

撤走了有机玻璃板,萧永让陈新琳进入场景。由于多重曝光的合成有一定偶然性,萧永吩咐过让陈新琳身上的效果妆尽量大面积上,衣服尽量少。陈新琳在这方面比萧永的指示走得更远一些。她身上上满了效果装,比如血痕和伤口,而身上除了三个点用面积可以忽略不计的肉色贴片遮盖住之外,没有任何衣服了。

“你就躺在这个地方,对,臀部稍微位置高一点,右手向右边挪一点。好,就这个位置,记住了等一下不要搞错。身体蜷缩起来一点,背弓起来。你见过猫的…”萧永很详细地指示着陈新琳摆好了姿势,而这时候,陈新琳已经满身大汗了。“脸看镜头,朝左边侧一点点,太多了,好。保持不要动。”

又是一声清脆的快门声…萧永松了一口气。轻轻地,仿佛耗尽了全身力气似的说了声:“好了。收工吧。”

从萧永开始拍摄这张照片开始,大家就一直都关注着他。摄像师们不由自主地将镜头主要对住了萧永,仿佛他,而不是陈新琳,才是这次拍摄的主角。一个男人,一个摄影师认真工作的时候,居然能够散发出这样的光芒。萧永这个时候的形象并不很好,他身上穿着的是浅蓝色的T恤和军绿色的休闲长裤。因为刚才整整几个小时的辛苦忙碌,因为整个摄影棚里灼热的灯光和从不足够的冷气,也因为他自己将状态调整到了最兴奋,这个时候身上的衣服差不多都是湿漉漉了。在摄像师的特写镜头里,很容易就能拍到他背后,肩膀处的大片汗渍,能拍到汗滴从他的鼻尖、下巴,和双肘滑落…但偏偏这样一个看起来有些狼狈落魄的形象,让大家移不开眼睛。

而萧永的整个拍摄,每一次曝光后,照片的现状都会在大屏幕上呈现出来。在萧永对环境进行曝光的时候,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那是什么,他们能看到曝光不足的树木,和林中的那些光点。当萧永在有机玻璃板上拍摄完猫的形象的时候,这张照片同样有些莫名其妙,像是一只硕大的猫浮在森林里,而在萧永进行最后一次曝光,将陈新琳的形象叠合上去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有些紧张,这怎么对得准呢?但萧永就是能对准。他精确指示着陈新琳摆好了造型,照片最终呈现出来,陈新琳的半边脸和狸花猫的半边脸对得分毫不差,眼睛里的神彩都渲染在了一起,完美地呈现出了陈新琳可能都没有想到的绝佳效果。至于身体部分,那更是重叠得恰到好处。身体的姿态,那皮肤的肌理和毛皮混杂的感觉,那仿佛在挣扎和蜕变,在从野性走向智慧…而刚才大家觉得看不明白的环境,也随着最后一次曝光而变化了,整张照片呈现出来的效果,就像是一只猫妖在一团洁白的光里蜕变,稍稍惊扰了这片森林的宁静,在那些树丛里,在那些树木背后,一双双眼睛在注视着憧憬着这种变化。

神乎其技,这是大家在看了这张照片之后共同的感觉。

太阳能路灯批发
焊接钢管
活性炭过滤器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