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陈家妖孽正文第三十八章妖孽

2019-02-04 03:26: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三十八章:妖孽,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即使在不甘心,现在也只能睡觉,陈平看着呼吸渐渐平缓下来的唐傲之,心中郁闷。不过这时候他确实也没再继续猥亵身边这个妖孽美女的意思,动一动全身都疼的他如果现在还在想着做那些犹如禽兽的事情,那也太无可救药了。

最后陈平不死心的将唐傲之洁白如玉的娇嫩小手握在手里,彻底禽兽不如了一回,无奈睡觉。

当李夸父晨跑回来的时候,竟然意外的发现两个后辈还没起床,心中苦笑的他来到两人卧室前,敲了敲门,戏谑道:“两个小家伙,日上三竿了还在里面恩爱?起床了。”

然后里面就传出陈平的话:“干爹,我腰疼。”紧接着就是唐傲之惊叫一声起来捂住陈平嘴巴的呜呜声。

李夸父面色古怪,昨晚蛋疼今天腰疼,看来自己的干儿子在这确实坎坷了些,不过第一天见面当晚就能劳累到这种程度却让李夸父哭笑不得,摇摇头,李夸父心中暗道:“看来以后为里面两个小辈牵线搭桥的工作不用做了。”

屋内,唐傲之死死捂住陈平嘴巴,灵动恬淡的眸子中终于露出一丝正常人该有的羞涩恼怒,她狠狠道:“你胡说些什么?”

陈平一把拿掉她的手,握在手里捏了两下,道:“实话实说嘛,腰疼难道还不让喊了?没过门就管我这么严,要是把你娶进门,那还不让你翻天了?未来的老婆大人,做女人,应该乖巧一点,知不知道?”

“不知道!”唐傲之冷声回答,似乎没发现陈平话里的语病。

唐傲之很利索的起床,然后扶着陈平来到客厅,李夸父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看到陈平如此凄凉的处境,忍住笑道:“来,坐下,小之还不快去做饭?看你昨晚把陈平折腾的,做点好吃的,给他补补身体,哈哈。”

唐傲之脸色红的几乎滴出血来,将陈平放在沙发上,几乎逃一样的钻进厨房。在义父和这个男人面前,她似乎没有必要整天带着一副面具来伪装自己。

李夸父奇怪的看了看唐傲之利落的身形,又看了看靠着沙发愁眉苦脸抽烟的陈平,颇有为老不尊嫌疑的问道:“没得手?”

正在抽烟的陈平差点呛住,实在想不到一向正经严肃的干爹会问出这种话,咳嗽几声,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说被那娘们一个过肩摔给弄成这个样子吧,那也太丢人了点。

李夸父很豁达的笑道:“慢慢来,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第一次看到李夸父如此姿态的陈平顿时无语,刚想说些什么,门铃很不给面子的想了起来。

唐傲之急忙走过去开门,然后愣住三秒钟,惊喜的看了一声:“娲婆婆!”

屋子里,正在看报纸的李夸父顿时站了起来,走向门口。

陈平窝在沙发上,眼珠转了转,挣扎着站起来,勉强向着门口挪动。看李夸父的样子就知道来人不是神仙就是妖怪,能让干爹这幅姿态的,能简单到哪去?

门口进来一个中年模样的女人,盘着头发,穿着简单,不是那种一眼看不出年纪的风韵犹存,陈平从这个女人身上,很明显的感觉到一股沧桑意味。

女人容貌清丽,虽然经过岁月的打磨,眼角有些鱼尾纹,但并不影响整体感官,真正让人判断出她大概年龄的,是她的气质。

气质这东西是很玄的东西,但不能否认说没有,或高贵,或纯洁,或妖媚,这种让人第一感觉就能明了的东西,确实是判断一个人的主要标准。

中年女人算不上太漂亮,不是让人一眼就惊为天人的惊艳,也没有那种神经质的孤僻乖张,他面色淡然的站在大厅,似乎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又和谐的异常。

妖孽般的女人。

唐傲之跟她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陈平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就下意识的感觉到一丝危险气息。

李夸父走到女人身前,似乎有些拘谨,人至中年向来八风不动淡定自若的他轻轻喊了一声:“娲姨。”语气恭敬。

女人轻轻笑了笑,摸了摸唐傲之的长发,冲着李夸父点点头算是回应。

李夸父趁机对这个被他喊做娲姨的女人道:“娲姨,这是我干儿子。陈咬金。”

不知道为什么,李夸父面对这个娲姨,依然也没说出陈平的大名。

看来干爹跟这个所谓的娲姨也不和谐啊。陈平心中感叹。

娲姨深深看了陈平一眼,面色似乎有些复杂,突然笑了笑,轻声道:“是陈家的孩子吧?”

李夸父表情凝固,陈平心中一跳。

不过事情并没有按照陈平的预想发展,娲姨只是很简单的点了点头,道:“还不错。”

还不是很清楚这句‘还不错’有多大分量的陈平暗中撇撇嘴,心思飞快转动。

“别想不该想的,我只是很想看看,五年十年之后,被这么多人寄予厚望的你到底能有什么成绩。”娲姨眼中笑意浓郁而淡然,很矛盾,却偏偏又很和谐,她看着陈平,仿佛洞悉他心思一般,淡然道。

陈平一身冷汗,面对这个深不可测的娲姨,第一次有了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娲婆婆,您怎么来云南了?”此时最高兴的,或许就是唐傲之了,她娇憨的抱着娲婆婆的手臂,笑容温婉乖巧。

“想你这丫头了,来看看,你信不信?”娲婆婆看了看这个李夸父托自己培养了近十年的丫头,笑容慈祥。

唐傲之笑嘻嘻的摇了摇头。

娲婆婆轻轻拍了拍唐傲之的小手,转向李夸父淡淡道:“一年之内,让云南的韩叶林下台,云南由你做主,黑道方面由你指定人手掌管,李家将最大限度接管云南韩叶林掌握的玉石和烟草生意,尽可能压制所有对手,对于不服的,全部清除。有没有问题?”

强势!

这老娘们太虎了。

陈平目瞪口呆。想不到如此与世无争的女人做起事来这么不留余地。

李夸父眉头紧皱,似乎对家族这次突然改变初衷有些措手不及。

娲婆婆也不着急,接过唐傲之满脸欢喜的递过来的水,不急不缓的喝了一口。等着李夸父的回答。

李夸父有些犹豫,他虽然锐气逼人,但一年之内拿下一个省的黑白两道的势力,即使是他,也没把握。

叹息一声,苦笑着打算开口,陈平的声音却出人意料的突然响了起来,很唐突突兀,但却透着强大自信:“没问题。”

被抢了一次风头的李夸父没恼怒,只有欣喜担忧,欣喜的自然是欣赏陈平这种无往不利的态度,担忧的是自己一方接下来应该应对的局面。

娲婆婆有些诧异的抬起头,看了陈平一眼,沉默良久,才缓缓道:“好,如果到时候你表现足够出色,陈家可以在这趟浑水中分到足够的利益,给你,或者给陈家。都行。”

娲婆婆没有丝毫犹豫的站起来,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跟在李家那个外姓家主身边几十年,她不可避免的沾上了一些他的脾性。

来去如风,雷厉风行。

当真妖孽。

尼龙导轨报价
四川玉兰灯厂家
移动屏风安装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