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大宫正文第二十五章舞媚2

2019-02-26 20:37:5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秋姬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宫全集阅读正文第二十五章舞媚2,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孩子发烧手脚冰凉是什么原因
,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我听见南赢王看着元藏王的儿子,训斥自己贪玩的儿子们说:“你们看看人家,多能逗太后开心。瞧瞧你们,就知道玩儿!没出息!以后多学着点儿!”他的孩子们口中应承着,待他训斥完又跑出去闹着玩了,惹得南赢王连连摇头。

与之相反的是权禹王妃,她虽知书达理、落落大方,在宫中口碑甚好,但是太后最不满意的是她未为皇室生下任何嫡子。太后拉着王妃的手半是遗憾半是责备地与王妃说起此事,王妃常常羞愧得抬不起头来。这时我不禁为她抱不平了,她的孙儿不去王妃房里,叫她怎么生出孩子来?这次王妃带来的是权禹王妾生的大儿子,那个妾自从生下儿子就不曾再见过自己的孩子,因为她的身份卑微,孩子出生后就过继给王妃当儿子了,所以那孩子自幼在王妃身边长大,也算是半个嫡子。但听见太后又语重心长地说:“哀家知道你也有难处,再说你的年纪也不小了,生孩子就更困难了。所以哀家才把扇雉赐给老四,她品性端庄,又年轻,哀家就指望她再为老四这儿添些香火了。你可也要好好待她……”权禹王妃神色微微一动,又马上低下头去,轻声回答说:“是。”晴肜帝姬已经怀孕了,大腹便便的样子,驸马在后面小心翼翼地跟着,总是嘘寒问暖的样子,想必婚后的生活很是美满,我真心为她感到高兴。

我走到殿外,看见庭院中那群表兄妹们打闹嬉笑,玩得起兴。我们之间的年岁相差不多,但是他们有着孩子般的无忧无虑,我却感觉自己已经很老了。

这时大姬的二女儿看见了我,挥手叫我:“奴兮,一起来玩跳格子呀。”他们纷纷回头看我,我竟闪过一丝慌张。我说:“我不会玩儿……”是的,我不会玩儿。从没有人陪我玩过这种女孩子玩的小游戏,我不懂得怎样玩儿。大姬的二女儿过来把我拉到他们之中说:“没关系,学着玩就会啦。”南赢王的一位女儿哼了一声,说:“我才不和庶出的玩儿。”说完就高傲地离开。大姬的小女儿说:“别理她!就仗着自己出生时有什么紫光,就以为自己是仙女啦,她是被宠坏了!”出乎意料的我竟没有太在意,心想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孩呀。你父王尚且要忌惮皇上对我的宠爱不敢轻视我,你又何以口无遮拦呢?

她们教我怎样跳格子,不一会儿我就学会了,和她们玩得很开心。到最后一关时,索性挽起裙摆,蹦跳起来。

我成功地跳到最后的一个格子里,她们在旁边欢呼起来。我满是高兴得意,微微地仰起头表示自己的胜利。

突然,我瞄到了不知何时站在旁边看着的权禹王,我的心一跳。

我的身体突然变得有些僵硬,手连忙将裙摆松散下来,低头转身就走。

她们不知所以,在后面叫我,而我只是快步地想要离开。

没想到权禹王竟追了上来,他越过我站在我面前。

他微微喘气,说:“为什么躲着我?”我抬头看他,仿佛为他这样的问题感到不解和诧异般。难道我不该躲着你吗?你让我怎么面对你?

他的脸上有些不自然了,把一支石榴簪花递给我:“你掉的。”我在慌忙的跑跳中竟连掉了簪花也没察觉,我无奈地想,我为什么在他面前总是这样失态呢身上发冷发热高烧不退

他仿佛有些自嘲地说:“刚刚看见你和那些孩子们玩儿,才想到你也不过十五岁,也还是个孩子呢……”我默然不语。

他盯着我好久没有说话,然后叹了口气,问:“过得好吗?”我没有回答,那个简简单单的“好”字我说不出口。我过得不好,很不好禽流感有治疗方法吗
,我每夜躺在冰冷的床上会胡思乱想,我甚至在想,你现在是否和姊躺在一张床上,说着夫妻间特有的闺房话?

他走近了我,我顺势将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身上。一切都是那样自然,仿佛我们是共患难的老夫老妻。依然是那种奇楠香的味道,让我安心。

他说:“你乖顺的样子叫人心疼。”然后他搜寻我的唇,我闭上眼睛踮起脚尖迎合他。

他说:“你的唇是多么的冰冷啊……”我说:“只要你的是炽热的,它就不会感觉冷了。”于是吻愈加浓烈,又是甜美又是苦涩,将我融化。

第二天,我无意中听见晴肜帝姬在与权禹王争吵着什么。

只听见晴肜帝姬说:“皇兄你不该冷落她。太后的意志也足以影响父皇的决定。况且即便你这样对她儿童退烧药哪个效果好
,我也没见到她向太后说过你一句坏话。我不明白,这样端庄贤淑的女子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权禹王说:“晴肜,有些事情你不懂的。”晴肜帝姬叫起来说:“我也结了婚要生孩子了,我怎么会不懂。我只知道皇兄你这么做是对你不利的,皇兄你真的要好好考虑了。况且你是男人,无论怎么算你也不吃亏啊……”之后的话我没有再听,而是静静地离开了。

我坐在沁春媛的秋千上,心想实际上晴肜帝姬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我正这样想着,突然我的秋千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高高地荡了起来。

我在空中回头,一个男子笑意盈盈的脸。

是十二皇子。

他离开已经有一年了。

他又长高了许多,衬得身体比以前还要挺拔威武;他的皮肤比以往黝黑,却更有男子气概。英姿勃勃,玉树临风。一年之中男孩子的变化也可以这样大。仿佛像个成熟的男人了。这样的想法,让我突然觉得他的微笑陌生起来,我慌乱地从秋千上下来,心想我是不是应该向他行见面礼。

他却大步地走到我面前,抱起我在原地转圈圈。

这是我们小时候的游戏。我转着圈圈,止不住地像小时候一样咯咯地笑起来,欣喜也一圈圈地泛上心头。原来他还是十二皇子,他没变。

他抱着我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我眩晕起来,我叫道:“十二皇子,快放我下来。”他这才放开我,低下头专注地望着我。

我拽住他胸前光滑的锦衣,哭哭啼啼地说:“为什么回来也不事先说一声?你总是这样,走时还不想告诉我……”他笑着给我擦眼泪,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好了,奴兮,抬起头,让我好好看看你。”我抬头看他,他说:“奴兮变得更漂亮了。”我破涕为笑,说:“你在外面什么时候学得油腔滑调了?”他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我说的可是实话。”他说很想喝我泡的茶,我便邀请他到小雅斋去。一路上,我喋喋不休地问他在军队的事情,他不厌其烦地说给我听。

到了小雅斋,我为他泡了一杯茶,善善端来了瓜果。

他举止稳重,少了几分少年时的张扬和轻浮。

我看着他,起身,默默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我靠着他,就像小时候一样。

他伸手抚摸着我的头发,他的手宽大厚实了许多,但却轻柔无比。

我的心像平静得毫无波澜的湖面,与他在一起,少了与权禹王在一起的紧张心跳,却无比安心随意。

我注意到他手上有一小道伤痕,我问:“在军队是不是很辛苦?你天生富贵,原本可以不那样辛苦……”他回答说:“这点苦不算什么,苦的是……”相思之苦。

相思之苦,但是他没有说,他没有让我为难,我不能不感激他的体贴。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