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年尾唱戏的灵异事情

2019-04-03 22:11: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年尾唱戏的灵异事情是最新的恐怖鬼故事,为你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享受,希望大家喜欢。

在我故乡那边,每到年底尾月,基本每条村都会有报答神恩,要三牲敬奉,意为感谢神明一年来保佑村里风调雨顺。兼有唱大戏放电影,演木偶剧等节目,那时对农村的那种平淡的生活,每年1到这个时候就是村里最热烈喜庆的时候。

儿时的我们,最喜欢的就是唱戏时,到现场嬉闹,跟父母要上一两毛钱,买点零食边吃边看。

这一年,村里的稻谷大丰收,村民都一片喜气洋洋,往年都是唱一晚的,今年个个凑钱请戏班连唱三晚。而且听说这个戏班非常着名的,有好几个戏子是我们当地人心目中的名伶。而且演出的剧目非常着名,其中就有我们那边人都很喜欢的:薛仁贵回窑,大闹天宫,狸猫换太子。却不知,就是这其中的一部戏,牵出了村里一桩早消匿在时光中的无尸冤案。

那时,天刚一抹黑,村民一吃过饭个个都拿凳带椅,抢着去霸占前排的位置看戏。去晚了就基本上要站着看了。基本上是戏台前面的小操场基本上放眼望去是黑压压一片人头,连对面人家的围墙头上都站满了,而戏台则是搭建在小操场边上的一条小河面上,之所搭在河面上,那说起来可笑,原是几年前,有一些戏班来我们村唱戏,由于戏台也就一米多高,下面是排挤的,而台面是用木板和竹子搭成的,所以就有一些缝隙,那时小孩子调皮,常常钻在下面,趁着戏子在表演时用东西戳挠他们的脚,弄得他们不停坏场,甚者有拿着炮仗在下面点着,吓着有些女戏子差点从台上跳下来。所以后面村里的大人怕我们捣蛋,就把戏台搭还可以继续穿在了河面上,这条河是流入不远处练江的一条分流。

前两晚的薛仁贵回窑和大闹天宫,看得村民们是赞不绝口,连小孩子都看得入了迷。所以在第三晚唱狸猫换太子的时候,基本上村里是找不到一个人在家的,个个都去看戏了。这部剧比较长,高潮迭起,转眼间快到了两更天,这时候剧中的李妃由于被诬告生下狸猫,打入冷宫,郭槐放火烧了后宫后,接下来一段是冗长的铺垫李妃如何遇郭海寿,而后又是如何遇到放岩陈州的包公。大家因而精神1振,剧中又一个高潮来了:包公夜审郭槐。这包公在戏中是扮演阎王审郭槐,破了奇案。这时候,全场都静下来了,等待包公的出场。 而饰演包公的戏子,早就化好了妆,在后台准备出场,锣声1响,他抬起来头,缓缓走入台前,额前正中的月牙和那1脸黑面妆,都让台下大声喝了声好。这个包公太有气势了,演出了神髓。此时郭槐还没押上场,那戏子甫一出场,眼角就扫到了在戏台边幕布后面有个女子似跪又似坐在那里,心里想估计是没占到位子的村民,偷偷爬上了戏台来看。

戏子清唱了几句后,转了几圈,坐回到案台边,准备开审郭槐,这时候无意中又看向了幕布,那个女子还是一样的姿式在那个地方,两手直直搭垂在地上,戏了看到这里,心里暗暗发寒,其实戏班的常常都会听说闹点灵异的,由于这类唱戏本来就是成心要做给鬼神看的,有时真的见到了也不出奇,只是现在下面的人气还这么旺,怎样就会。。。。

戏子想想台上台下这么多人,专心演完这一出就完了,应当就没事,就这么一想清后也就不再多去看。这时候,戏台上的衙役扮成的鬼差已就位,准备开堂来个阎王审郭槐,这时候,郭槐刚要被押上场,演包公的戏子猛然看到刚才在幕布这的女人,正正的跪在公堂下,正面对着他。两手依然是直直的垂着向地,全部身子虽然是跪着但出现出一种说不出的奇异的扭曲状。戏子大吸一口冷气。仔细看看四周和台下,众人却好像是视而不见,衙役已把郭槐带在了现场,恰好就跪在那个女人的旁边。而演郭槐的那个戏子好像也对身旁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存在的感觉。戏子心想:难道是只有我看得见。戏子定眼看去,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全部脸上头发不停的往下淌水,脸上坑坑洼洼,好像沾着一层泥,血从灰白色的泥浆中和着水不停的往下滴。眼睛突出红着快要湛出血来。戏子嘴唇和双手已在颤抖,一时连准备要唱的剧词也唱不出来了,全部人呆在当场,而边的的衙役觉得古怪,以为他是走神了,个个不住的示意他快点演,不要跟不上曲乐。而班主看到这情形,以为戏子竟然在这重要时刻竟然走神,他从后台拿着鼓捶重重的捅了戏子一下,暗暗的骂:想明天吃竹仔鱼是否是(打的意思,以前在戏班的孩子都挺苦的。被班主打得重伤至死的都有。)戏子经这一捅,回过神来,怕也没用,怕是自己触了霉头了,但是不演明天肯定不会好过。说不定还得扫地出门。于是,硬着头皮,就依照剧本,开始夜审郭槐,惊堂木1响,让郭槐交待自己的罪行,这时候,本应该是男人声音的郭槐,突然转变成了一个非常渗人的女音,据当时在场的人讲:那声音,听起来就是三伏天里都会起鸡皮。真的是鬼哭(想体验的同学可以去听听山村老尸结尾时楚人美伸出手来唱的那段)并且通过播音喇叭传出了很远,一开始时台下还不知是什么回事,以为是这戏子发了神经故而剖析自己时意班主作对呢。而台上的衙役和戏子,早吓得两脚发抖,若不是怕班主怪罪砸场。几欲弃台而走。

那女声开始了交代:俺本四川人氏,210一时随人嫁到X村与付氏为妻,奈何丈夫不安分生活,整天以赌为生。妾虽命苦但仍肯与夫安生过日,无奈贫贱夫妻百事哀,夫终日赌终耗尽家财,妾身己无余钱,惟离家时母赠家传玉佩一块,后为夫所知,三番想抢与作赌资,妾不应对,与之拉扯论理,却不知,夫竟丧心至狂,使刀于头上作三下。妾顷刻倒地,不料夫将玉得手后,仍不罢手,将妾置于铁桶内,浇之以灰浆,沉于江底。望大会为妾作主,伸冤昭雪。。。伸冤昭雪。

戏子看着台下,那女人仍然跪姿向着自己,但在她身旁的郭槐则一直用女声交代。看来这女人并不是成心找上自己,而是把当作了阎王或包公了,申冤来了。事己至此。台下有些人已开始哗声一片了,有胆小的已经早溜回家了,村里几个知事的长者,见此怪事,并且听到说的内容跟10几年前的一件事有点类似,马上上台来,找到班主,一行人都站到台上,让戏子继续向郭槐审问。 戏子见有人上来了,心里稍稍没那么畏惧。因而听从村中长者意见,问:你有冤屈,有何证据。

那女声答:妾尸骨就沉于此河流入练江口向西十尺,请大人明察,捞出妾尸骨后,一切真相自会呈于眼前。而吾夫付某,现正于台下,大人中拿下台上对证。

戏子对村中长者说:贵村可有付某这人,有的话带上台对证。

而这时候,戏台下,当事人付某已是大小便齐下,瘫倒在地。众人一带到台上,细问之下,他老老实实的交代当年杀死自己妻子并沉尸江底的事。台上台下众人皆哗然。第二天,村里人在付某的指领下,来到了他当年沉尸的地方,几个大汉下水,不消一会,就从摸到了一块圆柱形的大石块,用绳子套好后拉上来,只见外面铁锈斑斑,而里面,竟然是用于建房的水泥灰浆。付某交代,正是自己当年杀死了妻子后,塞在大铁桶里,灌入灰浆凝固后,再沉入江底的,其手段之残暴,悚人听闻。怪不得十几年了都没被水流冲走。此时真相大白,只是谁都想不到会是以这样的一种情势。如果戏台不搭在河面上,也许就不会,,,,如果当晚没有包公出场,或许很多的或许有时就会变成偶合。

再后来呢,就是村里报案,凶手伏法。

正是:丧心病狂屠至亲,哪知天也恢恢,假作包公断真案,冥冥之中诉冤情。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

看来年尾唱戏的灵异事情还是没有吓到你,欢迎进入鬼故事栏目浏览更多鬼故事哦。

肾炎晚上尿多吗
晚上多尿饮食注意甚么
晚上多夜尿吃甚么
痛经可以吃止痛药吗
经期延长不能吃什么
痛经快速的止疼办法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