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病友传奇特异功能

2019-05-12 20:30: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躺在病床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神仙文绉绉地说道:“卓亦凡,汝过于沉迷与异能,沉醉于虚幻之中,以至于出现异状,终入四医院——感汝沉醉,吾特赐予汝特异功能,每人仅能使用一次,无法反悔重复!”

我立刻追问道:“吾亦有一次机会?”

神仙答曰:“然,仅此一次而已,汝可要珍惜!”

“啊哈,我有特异功能了!”我高声惊叫道,这一惊叫,我立刻醒来——眼望四周,朦胧的房间传来低吟哭泣:“姑姑,你在哪儿,我是过儿——”过了片刻,这家伙又低声喊道:“语嫣妹妹,我是段誉!”

在这声音陪衬下,一个声音喊道:“我是天下绝世黑客了!我要瘫痪白宫、瘫痪航母——”自然是沉迷网络黑客的家伙再说梦话了!

还有一个声音乞求道:“小蝶,我错了——我保证今后不再让你生气!”哎,这个被劈腿的倒霉蛋!

还有声音在“之乎者也”的嘀咕着!

这是我们五人的病房——

我打开灯,铁门之外有一个护士台,台上亮着灯。我轻轻走了过去,低声喊道:“刘燕——”

一个拿着书本的护士走了过来,她笑了笑说道:“亦凡,你又出现幻觉了——你没有事吧!来,吃一个苹果吧!”说完她递给我一个苹果!

“我现在有特异功能了!你有什么愿望,我帮你实现——”

“亦凡,你不要太沉迷与这些虚幻的东西!”刘燕低声说道。

“我真的有特异功能了,证明给你看——我要成为亿万富翁,神仙请立刻给我一千万!”我大声喊道。

这时从天而将一堆东西,地板微微颤抖,我大声骂了句:“我靠,想要砸死老子啊!”

另一个趴着睡觉的护士惊醒了,她四处张望,大声喊道:“刘燕,怎么了?”随即跑了过了——

凭着灯光,我走了过去,眼前是一堆包扎得整整齐齐的红色纸片。

“果然都是钞票!”我大声喊道。

那个叫周小玲的胖护士对刘燕说道:“进去看看!”她回到护士台拿出钥匙,打开了那扇铁门——来到钞票堆前,她撕开外面的塑料包装,拿出几叠回到护士台,过了片刻她惊奇的喊道:“刘燕,这是真的!”

“亦凡,这钞票是哪里来的?”刘燕问道。

“这是神仙赏赐的——请随便拿!”我大声说道。

沉迷网络的刘皓起埋怨了一句:“闹啥子闹,我已经破解‘核弹机密’了——”说完他又睡觉了!

“刘燕,现在是晚上没人——”周小玲试探着问道。

“小玲,这里有监控录像——亦凡,钞票到底是怎么回事?偷盗抢劫是要判刑的!”刘燕说道。

“我一直都呆在这里,一步也没有离开的——”我笑道。

“小玲,我们还是给护士长打电话吧——亦凡,你要好好想一想怎么解释!”

周小玲望了眼正闪着红点的摄像头,摇着头还回了那妩媚模特热辣惹火身材几叠钞票!

“要不直接把钞票丢掉?”我说了句!

“这是一大堆,怎么弄走——门口可是有保安守着的!”刘燕反问道。

“你还真是‘神经病’,你把钱弄到花台不就行了,我们可以去捡——”

周小玲出门之后用铁锁锁住了那铁门——

刘燕拨通了护士台电话,想必向护士长汇报情况了!

过了一个小时,护士长急匆匆跑了上来,她在刘燕和周小玲陪伴之下,进入了病房,看了看之后迅速离开了病房!

护士长掏出电话,她说道:“院长,我是——”说着她下楼去了!

过了几分钟,三个警察在保安的跟随下冲了上来,护士长把他们拦住了,并对保安说道:“陈保安,你回到值班室吧,我会处理这里的事情!”那姓陈的保安焉达达的下楼了——

护士长低声说道:“你们不能进去,他们都是病人,会影响他们的——是等院长来了再说吧!”说完她领着警察到她办公室去了,过了片刻,两个警察走了出来四处查看,向刘燕和周小玲询问情况,用电筒朝病房照了照,发现病床中间的一堆神秘的东西!

又过了半小时,院长急匆匆赶来了,迅速被护士长请到了她办公室。

过了片刻,院长、领头警察在护士长的陪同下来到房间,查看了钞票堆之后,领头警察拿走了两叠钞票,他们又回到办公室!

过了片刻,护士长出来对刘燕说了几句,然后回办公室去了!

刘燕神色慌张地过来喊道:“亦凡,护士长让你过去说话——”

我跟着她缓步来到护士台,我说道:“刘燕,感谢你的照顾,估计我一过去就会被抓——你有什么愿望,我马上帮你实现?”

“我的愿望就是你的病能早日好起来——”刘燕低着头说道。

“我已经完全好了,让你马上精通中西医医学,成为国际医学专家!”我说道。

“医学专家,亦凡,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刘燕开心地笑道。

“你不相信——神仙,请马上让刘燕精通中西医医学,成为国际医学专家!”我祈祷道。

刘燕脸色发生了细微改变,过了片刻,她说道:“我好像真的知道了许多医学知识——”

?“神了——”周小玲说了句,她试探着说道:“帅哥,你让刘燕成为医学专家了,可不可以也帮我实现一个愿望!”

“小玲,你有什么愿望?”我问道。

“我长得比较胖,不少人都叫胖妞,这好难听哦,你能否让我变漂亮——”

“你想长成什么模样,找一个标准噻!”我说道。

周小玲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杂志,封面是林志玲图片,她说道:“照林志玲样子吧!”

“你还不是很贪心吧——神仙,请马上让周小玲变成林志玲的模样吧!”

话音落下的时候,周小玲果然摇身一边,我眼前果然出现一个大美女!

我和刘燕大叫了一声,哇塞——连旁边的警察也失声叫了一声!

周小玲感觉自己发生了变化,她低头一望,护士服装不见了,闪现在身上的是一套晚礼服,脖子上还带着一串珠宝——

“哇塞,你真的变成了林志玲——”我喊了一句。

刘燕高声喊道:“小玲,你真的变了——”

旁边那个警察睁大眼望着周小玲,他不停揉着眼睛!

现在着装比较暴露的周小玲感到有些难堪,她红着脸冒了句:“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护士长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她大声喊道:“你们鬼叫什么——”

刘燕迎了过去,低声说了几句。护士长脸上神色凝重,她快步走到护士台,看见了那个抖抖索索的“美女”!

她扭头望着我说道:“是不是你在捣乱,这让周小玲今后怎么见人!”

“变成了美女还怕见人——”我冒了句!

院长和领头警察也出来了,那个亲眼所见的警察上去低声说着话,护士长也过去向院长汇报了几句!

院长对领头警察说道:“这可怎么办,第一件事还没解决,这第二件又来了——”

领头警察踌躇着没有说话!

院长生气地说道:“吴护士,你让他们三个都过来说几句吧——”

周小玲相当难堪了,虽然现在美得冒泡,现在可是在医院——她站起来的时候,护士长却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好几遍,然后说了句:“相貌是够了,可是气质嘛——”

徐若u产后复工拍广告秀完美身材

周小玲跟在后面,护士长冒了句:“成了美女,还相当不自在啊!”

“好冷呀——”周小玲说道。

“还不去换件衣服,领导看见了像什么样子!”

周小玲快步跑向换衣间,刚跑几步脚跟就被崴了,她哎哟叫了一声,一拐一拐挪向换衣间——

来到办公室,院长一脸凝重,他严厉地说道:“卓亦凡,你究竟在搞什么名堂?这堆钞票怎么解释,竟然是2020年版的,要知道现在才2014年,你是怎么弄上这六楼的?你居然又把一个胖护士变成了一个美女,她父母亲人还敢认吗,周围的人怎么议论?”

我低着头没有发言!

“我们每一套医疗方法都是建立在大量实践之上——你一瞬间改变了一个人的长相,难道给我解释是特异功能,你在我眼皮子地下搞‘异能’——这样子搞下去,我迟早会被你搞疯的!”院长大声斥责说道。

“院长,他病情好转了,要不我们给他办——”护士长说道。

“出院之后不关我们的事了!周小玲的事怎么办,难道一直不让她回去和父母见面?”

“什么不要我回去?”躲在刘燕身后的周小玲追问道。

“周小玲暂时不要回家,并向家人说明作了整容手术——”护士长说道。

过了片刻,院长对领头警察说道:“何警官,请你也说几句?”

“我们接到报警赶来了,经过查看,给我们带来了难题,说诈骗吧,可没有受害人,;说制造假币,却没有制造工具;说贩卖假币,当事人没有贩卖行为;说抢劫吧,当事人根本没有离开过医院,再说还是六年以后的钞票,根本还没有发行——我们来没有考虑抓什么人,只想把证物提回就行了——可是这2020年的东西,现在真假难辨,又怎么让我们备案保留?”何警官说道。

“何警官,你究竟想说些什么?”我追问道。

“你要能在我们亲眼目睹情况下,把这东西弄到再也无人发现的地方,我们立刻离开,就当没有来个!”

“弄到太平洋海底总行了吧——”我大声说道。

得知我又要表演了,院长新奇地喊道:“立刻行动,马上天要亮了,到了白天,人来人往要处理就相当麻烦了!”

刘燕在前面带路,我们走进了病房——我望着何警官,低声说道:“神仙,请帮何警官把这堆东西送到太平洋海底!”

只见眼前一闪,那堆东西瞬息不见了——何警官四处张望,另两个警察却呀的叫了出声!

在大家惊诧错愕的时刻,一个声音高声叫道:“魔教妖人不要残害我师父——”一个穿着病服瘦个子冲了过来,他用瘦弱的身子护住了我!

三个警察都猛地一惊,其中一个还本能地伸手摸着配枪!

我心里猛地一惊,瞬间又明白了,大声说道:“段誉徒儿,为师正在和江湖朋友切磋武艺,师父精通‘降龙十八掌’和‘凌波微步’——”

这小伙轻松了许多,我又说道:“徒儿,立刻退下,休得对为师的朋友无礼!”听到招呼,小伙垂头丧气地走开了!

刘燕掏出一个苹果安抚道:“师父正在切磋武功,休得打扰!”

瘦小伙得到东西,说了句:“多谢小师娘——大师娘恶婆娘为什么把我和师父关在这里!”说完放声大哭了起来!

这一哭,把旁边几个病友惊醒了,一个说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显然是那个书呆子!

沉迷黑客那个念念叨叨,他大声问道:“大侠师父,你在和黑客决斗?我要参与——”

周小玲大喊一声:“乖乖躺下,大师娘来了,不听话没有饭吃!”没想到她这魔鬼身材还有这样大嗓门——

几个家伙立刻老实了,可见大师娘是有绝对震慑力的!

何警官见势不对,说了句:“大侠师父,我们告辞了!”说完转身就走——

我对刘燕喊了声:“刘燕,去给警官们每人发一张样品,说不定多年之后真的发行了呢?”

刘燕跑回护士长办公室,拿出“钞票”递给何警官。

何警察说了句:“多谢小师娘——”

听着这一句,刘燕突然趴在护士台失声痛哭了起来!

护士长和院长神色凝重离开了病房——

我望着周小玲,问了句:“难道我以前是这样?”

“不比他们厉害,他们能拜你为师?这里可是重度病房,你每天念叨‘特异功能’,时常上跳下跳的瞎比划——太难为刘燕了,她每天陪着你这样子发疯,大家都说她也快要疯了,卓亦凡你要是还不清醒过了,下一个倒下的绝对就是刘燕!”

“怎么会这样了,难道这就是我卓亦凡——”我心中一阵惭愧和不安,我靠,自以为才华横溢的我居然是个发疯发癫的“神经病”!

看着他们自然想到自己平时的疯癫,这怎么可能——

我心中一阵悲痛,不由得叹息道:“他们几个太可怜了,我立刻解救他们!”

听着我这一句,院长停下脚步大声说道:“等一等——你先回办公室我有重要的话说!”

我心里一怔,不会吧,难道这院长顾及会损失一大笔医疗费用收入,而要阻止我的救助——

来到护士长办公室,院长走了过来,严肃的说道:“亦凡,你现在清醒了,看着他们的确值得怜悯!要救,当然要救,我们不是一直在救治嘛!假如你随便一念,他们立刻生龙活虎,然而我们一点数据也没有,万事要将方法——我们可以通过仪器设备测量他们在你念叨前后的脑神经变化,查找出原因,找出病理,是不是可以开发出相应药物和治疗方法,只要这方法一推广,是不是解救了千千万万的病苦——”

“我明白了!”

“只要这病一成功,是不是可以复制到癌症、艾滋病等领域——”

“好吧,听从院长安排——”

“你去把东西收拾一下,跟我回我的办公室——刘燕已经精通中西医医学了,我要用她!这样吧,吴护士,暂时给她们两个放假几天!”

“好的院长——”

?“感激院长、护士长的关心,我可以为你们实现一个愿望——”我感激地说道。

“多谢了,我把这愿望留着,说不定今后可以救命呢?卓亦凡,听说你家里有困难,我个人赞助你五万块钱!”院长笑着说道。

“我也多谢了——”护士长笑着说道,充满着无数期待!

我走出办公室,周小玲正在安慰刘燕。我过去问了声:“刘燕你没事吧,我要酥胸性感妹妹诱人图片收拾东西准备出院,另外我住院费还有有多少?”

刘燕低声说道:“还有三万多——”

“这么多?”

“要不是刘燕姐为你你交了两万多,估计你今天还走不了路——”

“小玲,你看我这么穷,是不是?”

“我可没钱,你自己愿意帮我的——”周小玲笑道。

“不会吧,转眼就赖账了——这衣服鞋子送给你了,可是人家的珠宝——”

“小气鬼——”周小玲讥讽道。

“什么小气鬼?我帮你整容的一百万记在账上,记着出名之后还来!”我说道。

“不会吧,我转眼之间就欠你一百万——”

“下次一定要找个预支现金的,省得赖账!”

院长走出办公室,刘燕去帮我收拾东西了,周小玲回到更衣间出来之后偷偷将那串珠宝递给我,院长偷偷笑了笑,假装没看到!

我自我解嘲道:“这一次本来想弄一个大的,结果神仙太糊涂了,居然弄来还没有发行的,这不是整人嘛——太可惜了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亦凡,其实神仙考虑是正确的,因为是没有发行的货币,警察拿你没有办法,这样子你一闹,至少证明你的与众不同——这样吧,刚才你说过要满足我一个愿望,现在我要让你实现这个愿望,这愿望就是你今后要在我许可之后才可以使用异能——”

我傻呆了,以后我还有什么自由?

“真怕你那天心血来潮把人家的航空母舰弄到这锦江里面来,这可是会引起国际纠纷的,甚至爆发世界大战——”

过了片刻刘燕提着包出来了,她拿出外套递给我说道:“还不把衣服脱下,还想传啊!”

护士长说道:“刘燕、周小玲你们暂时放假三天,现在走吧,我来帮你们交接班。周小玲今后再也不能说在四医院当过护士,要不会穿帮的!”

跟着院长坐电梯下楼,天空蒙蒙亮了。

刘燕说道:“小玲,还是多想想今后吧,我们都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接下的一段时间,我作为志愿者参加了一些测试,并陆续把他们三个病友拿去测试,在测试现场,我都低声念叨:“神啊,请保佑XXX立刻康复吧!”

果然奇迹出现了,混乱的脑电波立刻就出现了有规律的波动——四周围着的专家大夫都异常惊诧的张望!

他们好了,我自然非常高兴,他们逐渐清醒之后,我都过去看望他们。那个沉迷小说瘦个子刘皓一眼认出了我,他兴奋喊道:“师父,我们终于脱离苦海了!留个电话,哎呀,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降龙十八掌’,你前都在骗我哟!”

“不好意思,其实我也不会——”我笑道。

可是过了几天的一个上午,院长打电话把我急匆匆地叫道他办公室,敲门推开之后,只见那个科研组组长正怒气冲冲地坐在沙发上——

我吓了一跳,这组长冒了句:“卓亦凡,你终于来了,3月25日凌晨你在干什么,就是你出院的那天?”

“病好了就准备出院,这很奇怪吗?”

“病情好转还要留院观察一个星期,这是医院的规定,可是有人却给你特批——还有那天有三个警察到了你们病房,这病房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去问警察——”我抵赖道。

“还有为什么从凌晨两点到六点半,你们病房的监控录像资料莫名其妙损坏了,还有为什么从那天起,周小玲就辞职不见了,刘燕却到了我们科研组,搞笑的是,参与这次科研的成员都是你卓亦凡一个病房的,测试的时候,居然有你在场的这几个突然就都莫名其妙的瞬间恢复正常了,这难道是神灵在保佑他们,别给我胡扯了!我到病房去了解情况,这吴小雅居然守口如瓶,显然有人早就商量好了——这当然是有人在幕后操作!”这组长恶狠狠的望着院长!

院长却皮笑肉不笑的低着头——

“你告诉我这个人是谁?”组长指着一本美容院杂志封面的那个特别像林志玲的女人问道。

“这是周小玲,她可是我们锦都市的名人,谁不认识——”我傻笑道。

组长拿出一张彩色资料,我靠,上面却是周小玲穿着护士装和刘燕走在一起,他追问道:“那你又告诉我这个和刘燕走在一起的护士是谁,没想到吧,虽然重病房的监控资料损坏了,这医院走廊的监控资料可是完好无损的哦!卓亦凡,你能否告诉我她们不是一个人?”

我支吾着没有说话!

“你出院之后的第二天就以志愿者的身份进行着各种检测,或许有人对你特别照顾,把你转成志愿者当然可以不用再给医疗费用——刘燕也奇怪得很,她仅仅上过卫校,可是在整理我给她的资料的时候,居然发现了三处我的错误,她没有找我,而是直接就在输入电脑的时候改掉了——这医疗偏方,是我从一个中医世家那里抄来的,她怎么知道,我问她,她说自己曾在‘郑氏药谱’上见过,一派胡言,这可是人家祖传的秘方,‘郑氏药谱’怎么可能让外人看见——”这组长继续发问!

院长冒了句:“老杨,你都可以去当侦探了!”

组长摇着头叹息道:“老徐,当年我们可是一起读医科大学,一起工作了三十几年,你们究竟在隐瞒什么,我真不希望你清清白白一辈子到老了却栽在这一件事情之上,你有什么就直接告诉我,难道我还会不理解支持你!”

院长摇着头说道:“老杨,不是我不信任你,这事情太复杂了——这样吧,卓亦凡,我们老专家为了医学事业操劳了一生,累出一生的病痛,你看这头发都全白了!”说完,我朝我使了个眼神!

我自然明白了,大声说道:“神啊,请让杨老专家远离病痛,立刻年轻二十岁——”

突然组长的脸色变了,额头上的皱纹平淡了许多,头上的白发立刻就黑了许多——组长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他惊骇的到处张望!

“老杨,这就你想要的答案——”

杨组长冒了句:“你们在整我——这让我如何见人?”

“老杨,恭喜你远离病痛,恭喜你立刻年轻了二十岁!”

杨组长傻眼了,要知道如何解释这奇异的瞬间变化,足以让他有口难辩了!

看着杨组长难堪的神色,我冒了句:“杨老师,你不要多想了,因为有震惊世界的事情马上要发生了!”

“卓亦凡,你还要搞什么惊世骇俗?”杨组长斥责道。

我大声好了声:“尊敬的神灵啊,请你保佑天下世人从此远离战争冲突、远离病痛,让他们生活在和平、和谐的世界之中吧!”

院长立刻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卓亦凡,你太伟大了,我佩服你!”

这组长却讥讽着说道:“不要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你要能拯救天下苍生,我给你下跪——”

“老专家,你千万不要折煞晚辈——”我慌忙解释道。

“老杨,至于真假,马上就会见分晓了——”院长笑道。

过了片刻,院长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院长接起电话,电话里一个声音兴奋的喊道:“徐院长,我们病房所有正发作病情的患者,突然都安静了下了——真实太奇怪了,难道又是卓亦凡在动手脚!”

挂了电话,院长得意的说道:“老杨,刚才是吴小雅的电话——”

“我自己听见了——”杨组长说了句,这时候他的手机也响了,他立刻接起了,“杨院长,真实太奇怪,现在来检查的每个人都非常正常,难道是我们的设备都坏了——”

接下来,他们两个的电话响不停,都是汇报病人突然奇迹变好的——杨组长睁大眼,他说了句:“徐院长,我要马上到科室去——难道真的是神灵显灵了,真TMD奇怪,还有卓亦凡,你在这里呆着哪里也别去,你敢跑,看我不给你发火!”说完杨组长起身开门,出门的时候摸了摸自己刚刚长出的头花,又骂了句,“真TM神了!”

杨组长一走,徐院长大声说道:“卓亦凡,你还不快走,是不是要杨院长带一群人来追你——记着不要走大门,说不定老杨已经通知保安拦截你了——”

“不会吧,难道我还成了‘通缉犯’——”说完我转身就疾步而去。

徐院长笑道:“你这家伙一折腾,大批医院、药厂、军工都要破产关门,几百万的相关人员都要失业了,我靠,这又惹到麻烦了——”说完他立刻穿上工作服匆匆忙忙朝医院科室赶过去!

听着院长的这一句,我心里一震,我靠,又闯大祸了,全世界又要发生大的变革了——还是快跑吧!

我拼命奔跑,怎么也跑不快,想着今后就要被警察满世界的‘追捕’,我心里异常惊慌,可是双脚却不停使唤——

在手足无措的慌乱之中,眼前突然昏暗了下了,感觉全身酸痛,我大喊了一声:“吾乃蜀山掌门卓不凡是也,那个卑鄙无耻的暗箭伤人,有种立刻现身出来,决一死战!”

在挣扎之中突然感觉掉到地上——一个瘦个子起身跪倒我面前,他惭愧地说道:“师父,大师娘这恶婆娘给你吃了毒药,她要残害师父你老人家!弟子无能,未能保护好师父——”说完给了自己两个巴掌!

旁边开始热闹了,有个声音念叨:“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我大声喊道:“仙将徐瑑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这声音在夜空中四处蔓延,透漏着阴森恐怖的气息!

锁着的铁门之外,有个穿着护士服装的胖妞喊道:“哎呀,又发作了,刘燕快去通知其他护士——不要哭了,你再哭这卓亦凡也还是个傻帽!”

我靠,原来我还在“发疯”住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