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资金回美未成规模流动性中期风险有限

2019-10-09 18:20: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资金回美未成规模 流动性中期风险有限

近日伯南克释放的QE退出预期,在全球资本市场激起了千层浪:日经225指数持续暴跌,10个交易日就回调了16%以上。长江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邓二勇表示,何时退出QE将考验美联储的智慧,资金回流美国叠加经济下滑,将使得下半年国内流动性面临收紧的局面。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则表示,国内经济已出现了结构性通缩的现象,偏紧的政策将加大经济下滑的概率,不过通胀和流动性紧缩的中期风险有限。

QE退出考验智慧

资金回美未成规模

中国证券报:日前,美联储逐步释放QE退出的预期,全球资本市场也普遍遭遇了不同级别的地震冲击,请问两位怎么看待美联储宽松政策的退出?时点的选择有何讲究?全球流动性又会演变成何种格局?

邓二勇:目前美联储正在陷入宽松政策退出的两难境地。一方面,QE存在的必要性确实在逐渐弱化,但经济的稳步复苏仍需要一定的过渡期;另一方面,QE带来的成本和危害不容忽视,QE不仅导致债券投资者的收益减少,长期施行还将引起资产泡沫,甚至是金融风险。因此,何时退出QE将考验美联储的智慧。如果下半年美国劳动力市场能够继续改善,失业率能下降到7%以下,则经济的内生性动力将增加,进而将促使美联储退出QE。届时美国资产将具有吸引力,美元升值的态势将进一步确立,全球资本可能会流向美国。

姜超:美国经验表明,降低杠杆率的最佳方式是通过较高的经济增长来动态消化,因而观察美联储是否退出QE的核心指标是就业、利率和通胀情况。目前美国的通胀率还处于历史低位,同时乐观情况下失业率降至6.5%以下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而近期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已接近2.2%,比前期低点上升了50bp,这些均增加了量宽退出的难度。接下来,美联储将在6月、9月、12月召开发布会,我们判断6月美联储不会宣布退出QE,9月及12月则成为量宽政策退出的窗口。而未来即便QE退出,也将是渐进式的,首先降低购买资产的规模,毕竟美联储仍有动力维持低利率以确保复苏持续。

全球流动性方面,近期美国国债利率接连上升,热钱出现回流美国的迹象;应该说,日本股市下跌、新兴市场资金流出或均与此有关。但我们认为,美联储现阶段的政策仍以稳为主,利率短期内不会趋势性的上升,因而资金尚不会大规模回流美国。

日股暴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中国证券报:如果说,量宽政策成为股市上涨的源动力,那么在经济稳步复苏之后,量宽政策的适时退出,还会给资本市场带来大级别的地震冲击吗?日本股市的暴跌,除了有美联储宽松预期的影响外,是不是自身的因素更占主导地位?

邓二勇:美联储退出QE是以美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增强为前提的,因此,只要美国经济确立复苏,即便量宽政策退出,也不会对美国资本市场带来太大的冲击。日本股市方面,尽管日本的宽松政策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日本经济的复苏,但是日经225指数的飙涨主要还是预期的推波助澜,其本身缺乏基本面的支持,回调也就在所难免了。

姜超:量宽政策的退出将给资本市场带来不确定性。美国经济的复苏归功于QE,但从日本的经验看,其在年曾推出过量化宽松政策,但由于在2006年QE过早退出,导致去杠杆的进程中止。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利率上升,导致债务扩张加速;二是货币停止扩张,导致再通缩,进而使得杠杆率变相扩大。因而日本的经验表明,低利率和通胀预期对于降杠杆至关重要,QE的退出将会产生再通缩风险,势必会对资本市场形成冲击。

近期日本股市的暴跌,除了与美联储政策之外,日本国债利率的上升也是重要原因。日本国债利率远低于美国,而QE产生效果的一个核心要素是大幅降低长期国债利率,因而其QE的操作空间十分有限。事实上,QE政策实施时,日本10年期国债利率在1%以下,日本QE对通胀预期的刺激会导致国债利率承压,反过来使得降杠杆不可持续。而美国实施QE时,10年期国债利率在3%以上,QE实施后10年期国债利率降至2%以下,但仍足以覆盖通胀预期的上升。这意味着QE并非万能灵药,能否成功实施仍受诸多条件的限制。

国内流动性趋紧中期风险有限

中国证券报:回到国内层面来说,在海外流动性较为宽裕的大背景下,央行一直执行偏中性的货币政策基调;未来如果美联储不再放水,那么国内外汇占款持续增加的局面会不会出现逆转?届时央行会否适时出现松动?国内流动性还会维持目前的偏宽状态吗?

邓二勇:如果美联储不再放水,则美债收益率的上升对热钱的吸引力自然会提升。但是外汇占款除了热钱之外,还有贸易盈余和FDI。下半年如果美国经济稳步复苏,还是会给国内带来贸易盈余的增加,因此,流动性所带来的影响可能没有大家想的那么严重。

央行的货币政策除了保持资金面稳定外,还得兼顾经济增长。我们对国内下半年的经济相对悲观,如果热钱出现外流并叠加经济下滑,则我们相信央行会适时作出一些调整,但下半年流动性相对趋紧仍是大概率事件。

姜超:5月中旬以来,国内流动性逐渐偏紧,除了外管局对热钱监管趋严之外,美联储QE退出预期升温也是重要因素,这使得资金短期回流美国。但我们认为美联储短期仍有动力维持低利率以继续降杠杆,而国内利率相对偏高的格局也不会改变,这意味着套息资金仍有动力流入,目前来看外汇占款流入的局面不会发生逆转。

但由于央行目前实施的是被动对冲政策,因而国内流动性的波动会加大。而影响国内流动性的一个重要因素是通胀走势,虽然前5个月通胀走势较为平稳,但6月后由于低基数效应,通胀或反弹至3%左右,因而近期流动性的持续偏紧或与通胀反弹的预期有关,通胀走势将决定下半年流动性的松紧情况。我们认为短期内央行政策存在偏紧的风险,但从PPI持续为负来看,国内经济已出现了结构性通缩的现象,因而偏紧政策将加大经济下滑的概率,通胀和流动性紧缩的中期风险有限。

辽阳治疗男科费用
乌海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重庆治疗癫痫病医院
辽阳治疗男科医院
乌海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