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暧昧高手正文第五百二十章一线生机1

2019-02-03 22:40: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暧昧高手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紫气东来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昧高手全集阅读正文第五百二十章一线生机1,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范伟……你,你在说什么?”许薇听见范伟的自言自语声越来越响,隐约听见他说什么谭河,不由下意识的问了句。只不过她却没有料到,她的问题才刚问出口,范伟猛的便伸出双手将她的身子紧紧扣住,背着她便从靠着的大树树干处站起,头也不回的竟然闷头便朝前方另一边这座山脉的侧边冲去!

许薇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小嘴,有些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望着快速从身旁闪过的树木。她根本没有料到范伟竟然会朝着这座山的侧面冲去,不由惊呼的提醒道,“范伟,这,这前面就是悬崖峭壁,你,你要过去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想要死里逃生!许薇,我不会撇下你一个人苟且偷生的,所以要死就一起死,要生就一起生!”范伟一边气喘如牛的呼着气,一边使劲力气朝着那悬崖峭壁的山崖一面狂奔而去。“既然那谭友林显然已经猜出了我们前往河涧镇的企图,逃也是死,不逃也是死,那么唯一还有一线希望的地方,那就只有这悬崖峭壁下的谭河!许薇,你敢和我一起,跳进这谭河,求得一线生机吗?也许,这是我们两人最后的希望。虽然,从悬崖跳入水流湍急的谭河中,也是九死一生,但是,总比束手待毙的就这样被谭友林给抓住来的强,你说呢?”

范伟说出这话的时候态度显得非常坚决,可以很明确的说,若是想两人都能顺利脱离谭友林的追杀而生还,那么那悬崖峭壁下流淌的谭河就只他们唯一的机会。只要他们两人敢跳,那么湍急的水流和数十米将会成为谭友林追杀他们最大的障碍,只要他们能在河水中坚强的活下来,那么他们就可以顺利的逃出生天!

许薇的大脑仅仅只是略微考虑后便明白范伟说的这个计划有多么的大胆和具有可行性,她抿了抿嘴唇后开口道,“范伟,你真的这么肯定,在那么湍急的水流里,我们能活下来吗?”

“总比被谭友林抓住生还的可能性大些!”范伟咬牙坚定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狭路相逢,永远只有勇者胜!”

“好,我愿意陪你,一起跳!”许薇也豁出去了,她深深的明白若是被谭友林抓住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范伟和她知道了矿场内的秘密和阴谋,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范伟和她的,既然后退十死无生,那么为什么不奋力搏一把,去试试九死一生的机会呢?

听见许薇答应下来,范伟立刻兴奋的捏紧拳头,拼命的奔跑着到悬崖峭壁边的这最后一段距离。身后的叫嚣和呐喊声不绝于耳,谭友林和他的手下们和两人的距离,很明显的已经越来越近……

“该死的,还不快给我用力追!一个个都慢的和龟一样,怎么追的上!”谭友林挥舞了记手里在太阳下熠熠生辉的黑色左轮手枪,朝着身面正在清理着四处枯黄的杂草与荆棘穿着又黑又脏的矿工服的这些手下们怒道,“要是把那两人放跑了,你们别说没赏钱拿,一个个都会被矿上辞去工,还要被抓进警局坐通牢!我谭友林说一不二,不信的你们就不卖力吧!”

“谭少爷,谁敢不信您的话呀,不过这山路确实难走,那小子带着个女人只有两个人,而我们这有起码十几号人呢,这人多路越难走不是,不把这些杂草和荆棘一路清了,恐怕还真冲不上去。不过您放心,我刚才爬上树看了会,已经发现两人逃跑的方位,这两个人那是插翅难飞,想逃也逃不掉了!”就在谭友林怒火冲天,急不可耐之时,旁边他的一位手下擦了擦额头的热汗,低头陪笑着说道。

“狗屁!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他会逃不了?妈的,刚才你又不是没看见这小子竟然能从老子枪口下逃之夭夭,你们不照样拿他没办法!”谭友林一听就狠狠给那手下来了一脚,破口大骂道,“你个家伙,没本事还要乱吹牛,小心老子一枪崩了你!”

那手下被谭友林一脚给踢的滚倒在地,疼的他一阵惨叫之后委屈道,“谭少爷,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啊……那个姓范的家伙是往这山的侧面逃去的,他没有走正面通往河涧镇的方向,那边可是悬崖峭壁,根本就没有路的。我们只要将他包围步步推进,他就是插翅都难飞了……除非,除非那小子想从这么高的悬崖峭壁上跳下去,跳进几十米深的山下流着的谭河。这根本不可能,别说那水流有多急,更何况他们一个不小心掉下去没有落水的话,那可真是死无全尸的,就算借他十个胆也肯定不可能。”

“什么??你是说,他们正在往悬崖那边跑去?该死的坏了!”谭友林听到这里猛然露出万分震惊的面孔,一拍大腿便急的跳起身吼道,“快,快给我往上追,他们,他们要跳悬崖!”

“啊??”那手下被谭友林如此肯定的话语声给吓傻了,连连摇头难以置信道,“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胆子跳下去……”

“哼,胆子?他范伟要是没有胆子,敢跑来矿场搜集证据?如果他没有胆子,他敢冒这么大风险多管闲事,并从老子我枪口下死里逃生?”谭友林急的一推旁边自己的手下,怒声道,“他当然知道被我抓住是死路一条,既然这样还有什么事是他所不敢的?狗急了还要跳墙,他去跳悬崖还有一线生机,若是被我抓住,他肯定明白无疑是死路一条!你还不快点让你的弟兄给我冲过去拦住他们!如果真让范伟跳下悬崖并活下来的话,那可就是老子死定了!快,别管什么荆棘什么杂草了,受伤的弟兄医药费我包,还多给额外的一万块奖金!只要给我豁出去抓住了范伟,什么事都好商量!”

听见谭友林说出其中的原由,这位手下这才恍然大悟的一拍脑门急道,“原来是这样,该死的,我还傻乎乎的以为他们不会跳崖呢,快,快给我往上冲!谭少爷说了,只要第一个抓住那姓范的人,赏万元!”

那些正在除着荆棘的民工们听见赏钱,不由个个都来了精神,也不管什么杂草和荆棘会受伤什么的,拼命的便朝着草丛树林一窝蜂的冲了上去。

“这些家伙来路可靠吗?可别把事情给泄漏出去。”看着冲进荆棘堆朝上攀爬去的矿场民工们,谭友林冷着脸朝着身旁的手下道,“你的人,我可是信任的,别给我出事喽,让他们嘴都严实些!”

“谭少爷,您放心,这些家伙都是我的手下,全是些外地招来的工人,在这谭坊没亲戚没朋友啥都没,想告密也不知道给谁去告啊?”谭友林的手下嬉皮笑脸的朝着他拱手道,“咱们还是快追上去吧,可不能让那姓范的就这样逃了,两个兄弟都是因他而死,我非得抽了他的筋给弟兄们报仇才行!”

谭友林很满意他的回答,点头便大手一挥,朝着这密林之上狂奔而去……

水泥化粪池电话
新风机组报价
安平县防尘墙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