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再婚丈夫和前妻躺在一起

2019-04-03 19:23: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那天,他说他爱我

1980年,20岁的我在1所学校任代课老师。年轻的我热爱生活,酷爱一切美好的东西。无论是教学还是做人,我都力求最好,是大家眼里的好姑娘,大家都说谁要是娶了我就享福了。

那时候人很傻,也很羞涩,自由恋爱还是很罕见的。而我小小年纪竟也当了把牙婆。阿剑是我的同事,原本并不熟。可突然有一天却问我可不可以帮忙介绍女朋友。君子好成人之美,没多想我就把自己的高中同学兰子介绍给了阿剑。

以后,天经地义,我这个媒人要关注两人感情的发展进度,和阿剑就熟稔起来。渐渐地,我们一起谈生活,谈理想,谈抱负,无话不谈,我感觉阿剑就像我的哥哥一样。

我也去阿剑家。他的父母很喜欢我,会打趣说,我们要是有云梦这样的儿媳就好了。我虽无私心杂念,但看着阿剑慈爱的父亲,很小就失去爸爸的我在心底也真的祈求以后可以找到这样一个公公。

如果没有那天的相约,那次的谈话,或许我们永久都会是这种纯洁的友谊关系,或许我永久都会把阿剑远远地当做一幅画来欣赏。

正在修建的南郊公园。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忽然发现阿剑眼光灼灼地看着我:云梦,你,你爱我吗?

一种父亲说眩晕,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倏忽跳了出来。我,我爱阿剑吗?如果不爱,为何总是想和他海阔天空?如果不爱,为什么总会追随他的身影?如果不爱,为什么他总是频频入梦境可是,我能爱阿剑吗?他可是兰子的男朋友啊!

阿剑说,云梦,是你乱点了鸳鸯谱。当初,我喜欢的人就是你。可你却把我介绍给了兰子。现在我们就要谈婚论嫁。唉,我不知道是否是我一厢情愿?如果你也爱我,我的新娘一定会是你

无奈,我选择退出

是鬼使神差,还是友谊与爱情之间的距离微不足道,抑或是真的从心底早就已爱上了阿剑,我涨红了脸,阿剑,我也爱你。

阿剑拥着我,我真的好幸福。可顷刻间,眼前幻化出兰子,我推开阿剑,不可以,我不能做一个没有道德的人,我不能成为让大家叱骂的人

可是自从说了爱,虽然明知道抗拒,尽管也在时刻压抑着那份爱,虽然想阔别,可是,明显都是徒劳无功。阿剑的灼灼眼神,阿剑的暖暖拥抱,阿剑的一切一切,终究让我迷失。终于,阿剑成了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我没有恋爱中女孩的幸福感,内疚、自责将我覆盖。有时我会想,既然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了结局,只要彼此曾真心相爱过了,干吗非要看重那其实不完全的结局呢?!可有时我也会情不自禁地空想,可以和阿剑朝朝暮暮

阿剑的婚事燃眉之急,而我始终没法决定做那个不道德的人。阿剑说,云梦,家里又在催了

心底恍如轮回了一个世纪那末久,我满颜泪水却牵强地微扬起嘴角,淡淡地笑着说:爱你,是我真心真意,我不求任何回报。唯愿我最深爱的人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快乐,我愿意一个人去承受空洞和寂寞的结果,无怨无悔。是的,我选择了退出!

阿剑结婚的那天,我独自1人跑到云龙山。轻轻翻动心底片片往事,看见那么多与他在一起的美好枝蔓,眼前居然次第弥漫出鲜红的血色,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心被深深地、深深地划伤。阿剑,你看得见我沁入血骨的深悔吗?彼此可以生死契阔,执子之手的人,却轻轻放过

永失我爱,我想自杀,我一整天都在流眼泪。可妈妈的面庞出现在眼前。最后我甩甩头发,告知自己要将这份真爱永存心底,告诉自己要开始新的生活。

心碎,痛恨将我包围

转眼两年过去了,阿剑早已调离,而我也换了工作。仿佛一切都随着时间流逝了,忘却了。可那天在朋友的婚宴上看到阿剑,我的心还会有说不出的痛。

潇洒地和新郎官海说笑。海说,云梦,原来我、阿剑和你是最要好的朋友。现在我们都有了归宿,可我其实不觉得自己十分快乐。要是你成为一个幸福的新娘,我才会更开心

来月经量多怎么办
来月经有血块肚子痛
总是经间期出血怎么办
宝宝轻微咳嗽怎么办
宝宝有点咳嗽
宝宝有点咳嗽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