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第五11章颓废与决定

2019-04-03 23:39:5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故事大全致力于搜集和发布产生在大家身旁的真实灵异事件。如果您是一个鬼故事爱好者肯定会喜欢今天这一篇第五11章 颓废与决定!

我愣了一下,然后退后了好几步,一脸惊惶地看着那几个已缓缓逼近的家伙。

可是,那些完全没有任何同情的家伙直接抬起了手中的砍刀,然后利索地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拿着的那张锁魂符很想用,但是杨林那个老头子却像是一下子发觉到了什么一般,一下子掐住了我,将我手中的那张锁魂符给夺走。

“臭小子,别给我整这个!!”他冷哼了1声,然后直接拿起了其中一个手下的砍刀,朝着我的手臂处,毫不留情地砍了下去。

“啊~~~”那一刻,血于肉直接已断掉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失望地喊了起来。

那一刻,疼痛感让我差点地昏死过去。

我能感觉,我的手臂处的整根骨头已被砍穿,甚至于说已经粘着血肉的那个关节,可能就会在下1秒掉下来。

他得意地笑了1声,然后像是甩着一条死鱼一般将我狠狠地甩在地上,然后朝着我地身子狠狠地踹了好几脚。

我全部人都已快要麻痹,乃至已感觉不到这几脚在我身上的疼痛感了。只是浑身嘚瑟着,一张苍白的脸无力地看着眼前这些家伙。

那只不断淌着鲜血的手臂已渐渐地失去了知觉,乃至逐步地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

“锁魂符,锁魂符,看你以后还怎样画锁魂符~~”杨林轻蔑的笑了1声,然后毫不留情地带着自己身后的那几个家伙离开了。

身后的白飞扬一脸得意,那副几近高兴到丧心病狂地步让我失望。我缩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我眼角的泪已快要流干了,甚至于说全部人已出现出一副接近死亡的那种痛处了。那一刻,我真的很想直接一下子就这样结束自己。

符纸,阵法,我再也没有办法继续用了~~

再也没有办法了~~

…………

“小灵安!!!”小幽看着一脸狼狈地我,“小灵安,你怎样了!!!”

我嘲笑了1声,指着已完全断了的右手。

“怎样,怎么会这样~~”小幽一脸不可思议地说着,“那些家伙,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一刻,我终于看到了小幽那副愤怒至极的表情,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小幽会这样仇恨一个人。

我终究没有忍住,一下子靠在了墙角哭了出来,这类哭声是那样委屈和难受,还有带着无数种的不甘心。

我废了,我真的废了~~

“小灵安~~”小幽看着我,“也许这就是命,但是我希望你一定要好好去报仇,就算是为了你的爷爷,还有那只你已经完全废了的右手。”

我趴在那里痛哭着,也想知道自己还可以有甚么办法去让我报仇,让我可以再一次去完成我最不甘心的复仇。

“我可以帮你,让你的手重新恢复。”小幽弱弱地在我的口中说着,“但是,这可能会让你产生一点儿改变~~”

我止住了哭声,然后傻愣愣地看着它,就像是一个等待着发糖果的小孩子一样陈恳和期待。

“毕竟我一开始你小灵安你身体的一部分,我可以利用我的一部分怨念来重新让你的手恢复过来。但是,但是,那只手含着我的一部分选择珍藏于心怨念,可能会让它有些许的异常。”

些许的异常嘛,也就是说再也没有之前那只手了吗?

“由于这样,那只手会有着一定的怨念感应,也一样会由于怨念的产生而产生一定的反应,但是要知道,怨念跟你的灵性是会产生一定矛盾的。如果适应了还好,但是如果不适应的话~~”小幽说到这里,突然愣住不说话了。

我知道,它在担心甚么。

“告诉我~~”我咬着牙,绝对不能放过这样这样一个机会,也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一直那样对待我的家伙们。

“如果不适应的话,你的体内会由于怨念跟灵性的冲突而变成所谓的妖~~”

妖??

爷爷也说过,妖并不是在某些电视上的某种动物和甚么东西成了精以后得人类,在所谓的道家解说里,妖是集灵性跟怨念为一体的某种特殊体。

也就是说,一旦不会跟小幽的怨念想适应的话,我就有可能会变成所谓的妖吗?

我虽然没有见过妖,但是却在爷爷的口中听说过妖的痛苦之处。

“我不怕~~”但是,相比于今天杨林跟白飞扬在我身上所留下的这个伤痛,我宁可在这一定的希望的情况下放手一搏也不愿意就这样让自己颓废掉。

小幽愣了愣,然后继续开口,“小灵安,你肯定吗?这个方法那个老头子完全不让我做,所以说我这一次是自作主张的。”

我点点头,让自己更加坚定自己的决心。

小幽深吸了一口气,“好吧~~”

然后,小幽在我的眼前化作了一团怨念,而其中的一部分分离开来,直接一点点透进了我的那只已废掉的右手臂,同时传出来的疼痛感让我全部人几近都要疯狂,都要爆炸。

我缩在那里尖叫着,那种撕心裂肺的呐喊里带着我对那些家伙的无穷仇恨,还有自己的那种无能。

我要重新画符,我要重新摆阵!!

我不可能在这里结束我1声的道士生涯!!!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几近是快要昏死过去了一般失望地躺在那里,然后渐渐地睁开了双眼,看着身边的一切。

还好,我在沙发上,眼前出现的是一脸紧张的明筱纯跟刘洋。

“你终究醒了~~”刘洋看着我,然后松了口气,“真的,你这都是第二次了,让人心惊胆战的。”

我咳嗽了1声,然后试着活动一下自己的那只右手臂。

虽然可以动,但是活动起来的时候那种生疏感和机械的感觉让我的心一下子跌进了低谷。

“你的衣服上全都是血,还有这边的手臂,当时我们都以为你这只手已断了,但是还好没有。”明筱纯看着我,有些关心肠说了这些,然后别过了头。

看到这样舒心地一切,我一下子欣慰了许多。

“小灵安!”突然出现的小幽看了看我,“虽然看起来是让你的手臂保住了,但是我所说的那种情况还不知道会怎样,所以你需要随时当心。”

我点点头,却不知道说甚么。

“还有,有一点我必须要说,这只手可能会对怨念有种特殊的感应,来源自我对怨念的感应,这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小幽说到这里忽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摇摇头,“而且,那股怨念在你身体里的那种排挤感还是存在,所以你会相对变得比较衰弱。”

确切,这个时候的我感觉全部人都没有一点儿力气,乃至在连握着一个茶杯的力气都没有。

正说着的时候,明筱纯凑了过来,“何南艺那边我会渐渐跟他们说的,你就不需要再去管那件事了,我想凭我爸的关系,一切都会好说的。”

“不!!”我看着她,那股倔强的语气乃至让这个傲娇的大小姐都已被吓到了。她傻愣愣地看着我半天以后,才继续开口。

“你干吗谢绝!!!”

“那些家伙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尤其是你~~”我看着这个有些忸怩地大小姐,突然一下子将她搂在怀中。她吓了一跳,却没有任何行动。

刘洋无奈地笑了笑,然后离开了。

“总之有些事情是没有任何退路的,就像我一开始选择了插足这件事。”我冷哼了1声,然后继续坐在了沙发上。

明筱纯摆摆手,然后转了个身离开了。

…………

这只右手已不是我的了,我已可以感觉到。虽然在小幽的但我们至少可以改变人生观;或许我们可能无法改变风向口中,它的怨念可能会让我变得人不人,妖不妖。但是,这只手带给我的某些气力在一点点渗透。

我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活动了一下这只手。活动于配合地虽然相对还比较完美,但是还往往会有很大的差别是有些地方有些别扭。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手臂上传出来的某种疼痛感让我一下子适应不了,我撑着沙发,不停地喘息着。

不行,这股气力变得越发浓郁,乃至已到了打算挖了我的心脏一般那样疼痛。我终究忍不住,痛苦地躺在沙发上,拼命地打着滚。

这类钻心的疼痛也吓坏了小幽,他不停地喊着我小灵安,然后在我的口中说着某些我完全听不懂的话。

不但存在疼痛,我乃至感觉我的某些思想在被控制着,全部脑回路里都在想着某些很不正常的事情。

我捏着脑袋,尽可能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叶灵安!!”明筱纯突然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一脸痛苦的我开口,“叶灵安,你怎样了!!!”

我弱弱地喘息着,从口中说了1句“你走~~”

她不理解地看着我,却完全没有任何要有的意思。

不行,那种特殊的气力仿佛已让我的大脑都要都要爆炸了一般,我突骚就像一只发了疯的野兽一般,一把捉住了一旁的明筱纯,用着我可能历来都没有对明筱纯用过地那种凶恶眼神死死的望着她,然后直接将她一把摁在沙发上~~

…………

读完本故事,你畏惧了吗?如果你还有更恐怖的鬼故事想投稿赚稿费,欢迎联系哦

小孩咽喉痛的治疗方法
优卡丹小儿氨酚烷胺颗粒怎么吃
小儿氨酚烷胺颗粒过敏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