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倾世神女之狂逆九天

2019-06-18 12:05:1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轰隆隆……”直接席卷了半边天空,而风暴中心肉眼却看不太清楚。有*意*思*书*院*首*发安斯这种银灰的状态无疑是他特别认真的时候才有的,而姽婳,放逐之境里的人不了解,阿九他们自然感觉的到。姽婳用的,不只是她本命的暗力和神力,还有曾经刚刚修炼时的仙灵力。三力合一,虽然没有达到真正的虚之境界,可那股力量也不是简单的。至少这会碰撞的带出的风暴,就是媚姬,看的也很辛苦。持续半分钟之多,当那碰撞结束后,各种余势几乎瞬间消失,众人便看到低空里安斯和姽婳面对面的看着对方的样子。一种诡异奇怪的氛围蔓延,良久,一股触目惊心的鲜血从姽婳嘴角流下,而姽婳的嘴角,却是上扬的。安斯未动,一点银灰色发丝从高空慢慢飘下来,被风带动的起起伏伏。那般诡异的氛围越加浓烈。又是许久,安斯缓缓转身,头发猛的一舞,落地,没去看任何人。只是走出几步,只剩一句话:“我想,不用打了。”不用打了?为什么?众人脑海里全是疑惑,他们还没看出胜负怎么就不打了?到底谁胜一筹?不过,应该是安斯吧。毕竟,能打败安斯的人,似乎……而且,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受伤了所以……见好就收,再打下去,就不只输赢那么简单了。转过身的安斯走出众人视线很远,才伸出手轻轻拭了拭嘴角若有似无的血迹。那个家伙啊……而这边,姽婳刚落地,就看到面前多了个人。抱着兔子,跟个小男孩差不多。她知道,他是放逐之境和安斯并名站在顶峰的存在,蓝景绒。媚姬口里的绒绒。绒绒眼神淡漠,确实高冷,一只手有规律的顺着怀里白兔的毛,那白兔也奇怪,一只闭着眼睛,乖顺的很。“还行吗,再和我打一场的话。”姽婳抹去嘴边的血,很认真的说:“我不和小孩子打架。”绒绒:“……”你才是小孩子,你全家都是小孩子!她们果然娘俩都那么喜欢触人大忌!“算了算了,看你那么期盼的样子,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绒绒抱着白兔的手紧了紧,目光淡然的转身,一转身的表情全变。那是快撑不住的表情。不愧是娘俩,这两个女人还真是……有把人气的牙痒痒的力量。再回头,姽婳和绒绒的距离就有了二十米左右,这个距离,只要再稍稍向前,就算近身战了。姽婳几不可闻的捏了捏拳头。近身战的话,她似乎占优势,但是……安斯她都打的那么辛苦,这个和安斯齐名的绒绒,怎么可能会弱呢。看似毫无杀伤力的身体,实则隐藏在里面的,是莫大的力量吧。略敛眼,姽婳就看到绒绒怀里的白兔睁开了眼,随即快速的闭上,“又一个不要命的吗?”“别这样说白白白。”绒绒揉了揉怀里兔子的头,说道。会说话得兔子……它的眼睛,不是红色的而是……绿色的!这是什么怪异的兔子?绒绒将白兔放到肩上,双手微伸,视线看向姽婳。这是……要打吗?可是,这个女孩子刚刚才和安斯打过啊!就算她真的厉害,也不可能就这样打过一场再打吧!而且,还是放逐之境里公认两个最强的!“不去阻止吗小夜?”九音问。“不。”“哦?”“绒绒有分寸,他知道为什么会有这场战争。婳儿不会有生命危险。这场战斗,只要婳儿不输,那么,放逐之境里,她说话,就有地位了。毕竟,没有谁能在安斯和绒绒的前后战斗里不输。”虽然也没赢,“只要不输,婳儿带放逐之境里众人走,就顺利很多了。”毕竟,放逐之境里的生物,即使不多,也没有一个不想走的。这个世界很小,物资和灵气什么都少的可怜,做出一点出格的事情就要受到天地法则的惩罚,那样的生活在威胁下,对他们这些天之骄子来说,就是座巨大的监狱。束缚了他们一切动作的监狱,他们只有想出去,才有广阔的天空飞翔。谁都不愿意待在这里受折磨。姽婳的出现,是一个契机,有了合适的理由,他们自然会跟她走。离开放逐之境,离开这座牢狱。所以,姽话这场,必须打。而且,不能输。就算赢不了,也不能输。姽婳和绒绒很快就交上手,如果说和安斯是远战拼灵力的话,那么和绒绒更多的是近身战拼身手了。姽婳的身手,一向也是很好的,近身战绝对不弱,可是,仅仅是几招,她就落在了下风。绒绒的攻击角度,好生刁钻。“不够快!不够准!不够狠!快准狠你一样没占,真是弱透了。”绒绒肩上那只白兔微睁开一条缝,漫不经心的对姽婳的招式品头论足。姽婳一面对绒绒的招式应接的不及,一面还要听那只白兔说话分心,打的就更乱了。“白白白,不要说实话。”绒绒很认真的说。姽婳:“……”她有理由相信他们绝对是故意的!“好啊,这么无聊的打架,我还是睡会吧。”说完闭眼,瞅也不瞅姽婳一眼。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兔子!姽婳咬了咬牙,在绒绒攻到腰时迅速后退了一大步,又快速换了一拳,以拳制掌,姽婳想的不错,但实行起来还是有很多麻烦。因为,绒绒只一击,就躲开了。“蓝景绒速度快了很多嘛。”听到声音,媚姬一笑,笑容里带着逾越,“呦,小安斯,这么快就来了。果然是真爱吗,就算受伤了也要好好的看着对方的战斗。”安斯一口老血没喷上来,顿了顿,笑着说:“你倒舍得把你家婳儿许给我。”“前辈说什么?我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呢。”阿九忽然带着一脸笑意的插话,安斯一顿,他居然把这个同样不能惹的家伙忘了!他绝对不是故意的好吗!都怪你啊夜隐媚姬!媚姬本来因为他那句话略顿,听到阿九的话一下子就笑开了。跟他们斗,安斯你还差的远呢!这边看起来和谐无比,那边姽婳却越来越觉得吃力。绒绒的攻击是真的刁钻,几乎每一招都打到了她的死角,虽然她能很快的反应过来,不过每每这时绒绒的速度就更快的进行了下一击。近身战比较考验反应力和身体素质,加上身手,这三个都能做的很好,近身战才能打好。姽婳这几个不能不说不好,而是很好,但绒绒,似乎更好。绒绒的动作特别灵活和灵巧,他本来就不属于魁梧形的,身材娇小,行动起来更加灵活多变。让姽婳吃力的很。灵活的话……又中了几拳,姽婳脑海转了转,突然有了方法。灵活是没错,但是……灵活的同时,也就说明了他,不稳!稳和灵活不是不能共存,但现在很明显的是她要找突破口,既然这样那么第一个就试试好了。绒绒兀的发现,姽婳的攻击变了。她此时瞄准的,几乎都是同一个地方。接近脚的地方。突然转变的攻击绒绒不是应接不来,只是在这样高强度的战斗上,还是会考虑姽婳突然转变攻击的理由。下一秒,绒绒看到了两个姽婳。一前一后,攻击的目标仍然是他的脚边。她要做什么!绒绒脑海里闪过一丝模糊的想法,转瞬即逝,因为再想姽婳的攻击他就要接不住了!六界神界。位于接近神殿的地方,轻海和冥渊劫,视线聚集,对着那恢宏的神界,表情凝重。“三个月,还是没找到婳儿。”良久,轻海叹了口气。“婳儿不会有事,哆哆还好好的。”轻海瞥眼看了看冥渊劫,这般语气,你怕是也只是安慰自己的吧。其实,也不能肯定,哆哆的完好证明了婳儿的安全。谁知道,着里面会不会有意外。只是那个意外,是他们都不敢去想也承受不起的。“我相信婳儿,婳儿,一定不会有事。她也不能有事。”略眯了眯眼,冥渊劫面无表情,轻拢了拢袍子。“你呢,轻海,你想救回你那个徒弟,办得到吗?”转言,冥渊劫又问轻海。“啊……笙儿啊……”已经难得,做不到了呢。可即使这样,他也,不想放弃呢。“婳儿,如果记起来,应该也会不好受的吧。”轻海微叹,殊不知姽婳已经知道。那两个孩子那般相似又那般不同,一起长大度过了那么多年,笙儿的记忆被封婳儿都那么难受,若是知道笙儿的结局,大概……“我们还要等她回来。”冥渊劫淡然,记忆里出现了很多画面,仿佛每次对着这个地方,总是会不自觉的想到很多。“走吧,也待了很久。”轻海转身,一步并一步离去。“眼下最重要的,是守好这最后一个地方。”其他几界,都已经沦为异界生物的地盘,再这样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连神界都守不住。这次异界生物的来袭,实在是太意外了,意外的连他们这样六界的强者都反应不过来。...

鞍山治癫痫病
九江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松原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