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韩先楚忆红军时师长要求我砍死寻儿子的老乡

2019-06-30 13:22:2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问题在于这几个人不是附近村镇人,是从几十里外寻来的,就认为他们是敌人派来的侦探,师长下令通信排将他们杀掉。从衣着形象到手上的茧子,都能说明他们是普通农民。时任通信排长的韩先楚找到师长,明确表示:这些人都是大别山区的普通百姓,不能杀。师长说:叫杀就杀,错了我负责!

本文摘自《战将韩先楚》 作者:张正隆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1932年夏,我在独立师任通信排长时,因未亲自用刀杀掉捉到的询问红军的老百姓,师长认为我对敌斗争不坚决,调我下营当副官。

这是1953年担任中南军区参谋长的韩

封神榜姜子牙为什么要保周朝江山八百年

先楚,在他的《干部履历书》中的“受过何种处分”一栏里,写下的一段话。

那是一次战斗后,几个农民来到独立师驻地,询问另一支红军的去向。大别山区红军家属很多,仅一个黄安县就有3万人参加红军。自己的队伍来了,打听一下儿子、丈夫的生死下落,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问题在于这几个人不是附近村镇人,是从几十里外寻来的,就认为他们是敌人派来的侦探,师长下令通信排将他们杀掉。从衣着形象到手上的茧子,都能说明他

古代清官作诗拒礼一丝一粒我之名节

们是普通农民。时任通信排长的韩先楚找到师长,明确表示:这些人都是大别山区的普通百姓,不能杀。师长说:叫杀就杀,错了我负责!

如果他再坚持下去,或者拒不执行命令,或者干脆把这几个“侦探”放了,那后果会是什么?

这几个“侦探”还是杀了,是2班长带到附近树林里,用刀砍的。回来后,2班长无意中对师长说,排长胆小,不敢杀人。

不久,韩先楚就被下到营里当了副官。后来在那份《干部履历书》中的《自传》里,他这样写道:

调我当副官,我内心并不满意,认为杀掉那些老百姓是不对的,自己并不是对敌斗争不坚决;但是,就在肃反政策影响下,一个人没敢提出什么来。

不过,从那以后,韩先楚就有了句直到去世前还挂在嘴边的话:“脑袋掉了就安不上了。”

韩先楚这个“勇敢分子”,一生中唯一担心的,也是最害怕的,就是死在自己人手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旋风部队”经历千难万险、千锤百炼,处处彰显和诠释着“旋风精神”的内涵和力量。

旋风,喻动如狂飙、所向披靡。

在我军历史上,就有这样一支被誉为“旋风”的劲旅。井冈武装割据、万里长征跋涉、鏖战齐鲁燕赵、扬威白山黑水、挥师入关南下、直捣天涯海角、建功朝鲜半岛,从抗日战争时期的山东纵队第1旅第2团、解放战争时期的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队等前身部队,到如今的陆军第40集团军,它南征北战,战功赫赫,书写了正如其“旋风”之名一般疾雷迅电、奔腾澎湃的壮阔传奇。近日,细研白山出版社出版的《旋风部队——陆军第40集团军历史回眸》一书,思忆这支部队的辉煌战史,我这名陆军第40集团军的老兵不禁心潮澎湃,感慨万分。

——写在前面

1威名由敌人叫响

“旋风部队”的威名,并非自我标榜,而是由第40集团军的作战对手叫响的。

1946年末,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队在辽西会战中,一举消灭敌“西进兵团”指挥部和3个军部,其兵团中将司令官廖耀湘被俘后,感慨地对司令员韩先楚和政委罗舜初说:“你们3纵不愧是‘旋风部队’,打起仗来如急风暴雨,猝不及防,鄙人佩服!”

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曾说:“最难对付的是韩先楚的‘旋风部队’。”国民党军参谋总长陈诚离职东北行辕主任时则称:“韩先楚是很难对付的‘旋风司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他的部队。”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战败后也承认:“韩先楚的部队动作之快,如同旋风。”

其实,早在辽沈战役的奠基之战——“四保临江”战役中,“旋风部队”的锋芒就展露无遗。

1945年12月8日,临江解放后,国民党军妄图趁我军在南满落脚未稳之际,将我军赶进长白山高寒山区冻死、饿死、困死,而后进犯北满。1946年冬,南满根据地只有临江、抚松、蒙江、长白在我军控制之下,辽东战局处于最困难的时期,很多人主张放弃辽东撤回北满。陈云受中央委派到辽东主持辽东分局工作后,断然决定坚守辽东。

从1946年12月至1947年4月,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与友邻部队一道,在敌强我弱、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以坚忍不拔、绝地求胜的战斗精神,采取内外线密切配合的方针,在临江、通化地区浴血奋战,连续击退国民党军3个主力师的4次猖狂进攻,粉碎了敌人“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企图。“四保临江”的胜利,一举扭转了南满和整个东北战局,改变了南满和东北敌我力量对比,使我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为发动辽沈战役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接下来,在“中国的凡尔登之战”——锦州战役中,“旋风部队”的“旋风精神”,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辽沈战役前,国民党在锦州设立东北“剿总”锦州指挥所,依托市郊高地构建坚固据点,负隅顽抗。其中,城北1公里处的配水池和亮甲山核心据点是锦州主要屏障和制高点,工事极为坚固,被敌人称为“中国的凡尔登”。

不取锦州,难取东北

研究表明为什么纹身的男性更容易相亲成功

。1948年10月,遵照毛主席“力争于十天内外攻取锦州”的指示,第3纵从锦州城北向南突破。12日,第7师20团1营和第8师24团3营官兵面对这两块最难啃的“硬骨头”,前仆后继,浴血奋战,肃清了城北所有屏障,打开了锦州的北大门。而后,第2纵、第3纵会同兄弟部队一路血战,于15日解放锦州。随后,第3纵东进参加围歼廖耀湘兵团的辽西会战,捣毁兵团指挥部,俘获廖耀湘。

2“旋”在速度和跨越

打仗,是力量的竞争,也是速度的竞赛。“旋风”之“旋”,还体现在进军的速度和战场的跨越。

辽沈战役结束后,第40军作为东北野战军先遣部队,从东北战场挥师入关南下,参加平津、湘赣、衡宝、广西等战役,一路攻坚破垒,“东北虎”从零下40摄氏度的白山黑水杀到南海之滨,兵锋直抵零上40摄氏度的天涯海角。

1949年12月末,第40军进至雷州半岛,抓教育、查海情、雇船只、征船工、搞海训,仅两个月便完成渡海作战准备,“旋风部队”由“东北猛虎”变成“南海蛟龙”。此时,薛岳在海南构筑了集海、陆、空于一体的“伯陵防线”,企图凭借10万守军据险固守,伺机反攻。

第12兵团副司令员兼40军军长韩先楚提出利用木帆船渡海、打敌立足未稳的方案,得到毛主席批准。在第15兵团的统一指挥下,1950年3月5日19时,韩先楚指挥第40军118师352团1营组成加强营从雷州半岛灯楼角启渡,强行突破敌机敌舰拦截,6日成功登陆,7日与琼崖纵队首次胜利会师,成为海南岛战役中第一个登上海南岛的部队,开创了我军渡海登陆作战的先例。

4月16日,韩先楚率第40军6个团,43军副军长龙书金率所属2个团,共计2.5万人组成渡海第一梯队,分乘500多艘船只,对守敌发起总攻。至5月1日,海南岛全岛解放。是役,第40军歼敌1.5万人,缴获大批武器装备及军用物资,并赢得了“解放海南第一船”的美誉。

1950年10月19日,第40军从丹东过江,踏上了朝鲜战场。10月2

隋炀帝的皇后萧皇后一生经历了几次婚姻

4日,敌先头部队越过第40军预定阻击地域。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指示:“出国第一仗,一定要打漂亮!”

10月25日拂晓,敌南朝鲜军第1师先头部队沿云山至温井公路北犯,进入第40军右路第120师360团阻击地域。1营首先向敌开火,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枪。同时,第118师也与敌南朝鲜军第6师2团3营交火。此战,第40军利用敌人恃强骄狂、分兵冒进的错误,在预期遭遇中争取了战场主动权,毙俘敌人486名。第118师和第120师于25日当夜一举攻占温井。

作为志愿军的先头部队,第40军打赢了“出国第一仗”,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打破了“联合国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毛主席致电志愿军总部庆贺。10月25日,从此被确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作战纪念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