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保卫乳房正文第三十章小小的一片云

2019-02-03 20:55: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保卫乳房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檀郎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保卫乳房全集阅读正文第三十章小小的一片云,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接连出事的“石城大学”终于更换了领导层,除了资深的校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维持原位,大批的校级干部或掉或降,宛如秋风扫落叶纷纷落马,就连一心扶正的副校长也黯然中弹,调到一所专科学院去了。勉强保住宝座的校长知道仕途快到尽头,便提拔了一批年富力强的新人换取他们的感恩,其中包括教务处的赵老师,他被任命为校后勤服务公司副总经理,大学南门外的一排商铺就是石城大学后勤服务总公司的产业。

在杨小阳的介绍下,苏浅柔没费太大的力气得到了一间店铺的租赁权。三十二平方的铺子位置不错,直接租下的价格也便宜。不过即便这样,苏浅柔和梅俞梵仍然没钱支付一年一付的房租。梅俞梵倒也罢了,孤儿一般的女生靠家教之类的勤工俭学养活自己,还能存下二千多块已经是奇迹,苏浅柔却是看上去不争气,漂泊许久两手空空,殊为不值。说起这样的事,杨小阳忍不住朝蔡华发火,柔姐姐来石城许多天了,不见张维翰打一个,做丈夫的做到这份地步。。。。。。

“哼,活该他瘫痪!柔姐除了几件衣服还得到什么?”杨小阳骂道,“过两天就要柔姐离婚去。”

“唉~~~”蔡华唉声叹气,“他的难处你也体贴一二吧,他和苏浅柔是不善理财的人,他妈妈和姐姐到江城后自然接管了财政大权,没办法和自家的人较劲。”

杨小阳沉吟了一会,说道:“他没想过以后?”

蔡华斜着头看看杨小阳:“一个从身体到灵魂都残疾的人还能想什么?”

杨小阳强词夺理:“反正柔姐不能毁在他手里。”

蔡华说道:“他们的事情以后再说,脑袋如今恨死你了。”

杨小阳阴阴笑道:“谁让他背后算计我!”

蔡华劝道:“冤家易解不宜结,我们终究是在石城。”

杨小阳不在意的说道:“你的好意我知道,戴中天我没想过得罪狠了,不反击一下反到会让人轻视。”

蔡华愕然,想不到杨小阳深算到这一步,不由问道:“是你自己的注意?”

杨小阳老老实实交代道:“吴爽告诉我人光有傲骨不成,还要懂得借势伤人。”

蔡华呵呵低笑:“还好你是受了点拨,不然的话,我会害怕的。”

杨小阳做个凶横的鬼脸,问道:“我很吓人吗?”

秋天的风在品香湖的湖面上吹皱了一池的涟漪,不知道是谁给大学女生楼前的这潭碧水取了如此香艳的名字,似乎进进出出校园的女生们都要把青春的艳丽融进水中。风和日丽的时候,湖边的一排石凳在总是坐满窃窃私语的情侣,搞得约杨小阳谈话的梅俞梵很是忿忿不平,只好拉着杨小阳朝远处走去。

跟在女生身后的杨小阳打了一个哈欠,有气没力的小声说道:“要钱你就直说。”

梅俞梵倏的回头虎视眈眈瞪着他,杨小阳后退一步警惕的说道:“你要干嘛?”

梅俞梵没来由的笑了,靠近杨小阳腻声腻气的说道:“你好聪明哦,可是娟娟已经答应借给我钱了。”

杨小阳很是愁苦,娟娟借出的钱还不是自己的。他强颜欢笑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在办事处上班,开店不是那么容易的。”

梅俞梵踢了踢脚下的一颗小石子,看着它“骨碌碌”滚进草丛中:“我不适合在公司,另外,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一直有个愿望,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服装店吗?”

杨小阳点了点头,突然想到娟娟笑谈过梅俞梵的一个怪癖:喜欢穿好看的衣服。以前寝室女生的衣服她经常变了法子借来穿,因为有些女孩子不喜欢别人穿自己的东西还闹了不少的肚皮官司,幸好娟娟手头逐渐宽裕,也就时不时买了衣服让梅俞梵过瘾。

梅俞梵看出杨小阳所想,咧嘴自嘲的说道:“不错,我是一个说不出口的怪毛病,也许是小时候从来没穿过好衣服吧。”

杨小阳听见女生言语中的酸苦不敢再嘲笑她,安慰道:“行啊,以后你和柔姐好生当老板。”他的眼珠转了转,奸笑道:“真的要开一家内衣店?”

梅俞梵低头避开湖边的垂柳:“没最后打定注意呢,不过柔姐姐说内衣店她很熟悉。”

很熟悉?杨小阳哑然失笑,大姐,江城的内衣店好像是俺打点的!

“我看好你们,两位女强人。”杨小阳很庄严的宣布道,心头哀叹了一声:娟娟啊,我的钱十拿九稳要打水漂。

杨小阳不是富人,“恒东办事处”开的工资和“华城”赞助的生活费被娟娟大方借出三万后顿时后退到原始社会。娟娟也知道自己的大方使得杨小阳的财富之河几近干枯,约会时察言观色了一番,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们节约一点点也就行了。”

杨小阳不是小气的人,何况帮助柔姐不要说三万便是要他沦落风尘卖肉也是可以的。他故意铁青了脸要娟娟交出信用卡的副卡,女孩儿不敢犹豫,掏出卡怯生生的说道:“透支了八千。。。。。。”

杨小阳差点以头跄地,透支的利息是很恐怖的,大姐!他叹口气:“只怕成村老总也知道我有一位花钱如流水的女人,害怕我挪用公款所以派了人监督吧。”

娟娟更是羞愧,但不服气的辩解道:“我很节省的!”

杨小阳笑嘻嘻的搂着女孩的腰:“没什么啦,你是好心的小丫头。”

娟娟靠在杨小阳的肩头低声说道:“好心的人通常没好下场,我不要好心。”

杨小阳呵呵发笑,问道:“你们女人的友谊真是奇怪,为什么和梅俞梵好成这样?”

娟娟直立了腰一本正经的说道:“像你这样每时每刻算计女人的男人不会明白我们之间的纯真感情!”

切,杨小阳不屑一顾,他越发认为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不会有绝对的友谊。娟娟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别不信,梅子是最好的姐妹。”

又到晚上,吃过晚饭后三三两两的学生朝教学楼走去上晚自习。杨小阳看了一眼贴在门后的六一八寝室执勤表叫道:“夏沧海,今天轮到你打开水,快去。”

躺在床上看小说的夏沧海顿时唉呦唉呦叫起来,说他受的伤没好应该免于执勤。杨小阳轻蔑的说道:“上学多久你受伤几次,是我们公认的蟑螂命不死身,乖乖的打水去吧。”

寝室里一片赞同之声,哭哭啼啼的夏沧海见众志成城只好不甘心的趴起来拎了两个八磅水瓶出门,杨小阳贼贼的拿了剩下的一个跟在他的身后。夏沧海大喜:“好人,好舍长,你果然心疼俺。”

“拉到吧。”杨小阳把水瓶挂在他的皮带上,“我晚上有约会,谁会帮你做苦力?”

杨小阳在夏沧海咬牙切齿的叫喊声中摆摆手远去了,今晚戴中天约了他摆酒谈心,本来杨小阳是不想给戴老板面子,但当中间人的是蔡华,他只好按时赴约。

石城的“粤华酒楼”外车水马龙,一辆辆高档轿车往来穿梭。杨小阳走出出租车不由叹口气,他以前也是有车的人啊,可惜为了拉近和钟康的关系忍痛割爱,搞得现在十分的不方便。杨小阳走进金碧辉煌的酒楼,穿旗袍的迎宾小姐一脸笑容迎上来,杨小阳简单的说了两个字:“和字。”迎宾小姐急忙带了他上电梯,去戴中天包下的“和”字号雅间。

“和”字号雅间门外,迎宾小姐抢先开了门,微微弯腰请杨小阳进去。杨小阳收回盯着看人家雪白大腿的目光,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跨进了装潢华丽的房间。包间里已经坐了三个人正在讲话,看见杨小阳进来皆站了起来。杨小阳看见其中一人脸色大变,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大叫一声:“金枝!”

衣着大红色中式套装的金枝含笑不语,蕾丝花边的衣领露出崇山峻岭的一小截雪白肌肤,在印有隐约花纹的织锦绸缎后不住的波浪起伏,看得出她也很激动。

金枝左手边的戴中天哈哈一笑:“杨兄弟,金姐给你的惊喜是今晚第一道菜,味道不错吧。”

风情万种的金枝抿嘴微笑,大大方方走到杨小阳身边挽了他的胳膊笑道:“我回来没告诉你,别生气哦。”

杨小阳在金枝脸蛋上猛猛的亲了一下,很男人的说道:“见到你真好。”

戴中天见到两个人不顾场合公开打情骂俏,方才相信金枝全身心爱上了杨小阳。对看好戏的蔡华苦笑着说:“我们俩被人为的忽视了,可怜啊。”

杨小阳呵呵笑答道:“戴老板,我们是久别胜新婚,请勿见笑。”

金枝紧挨杨小阳坐到椅子上,突然狠瞪了戴中天一眼,戴中天冒了一身冷汗,想起是他玩了花招骗金枝回国。戴中天慌忙举起酒杯:“来,来,来,我敬二位一杯,以前有不当之处希望一笑了之。”

金枝慢慢举起酒杯,笑吟吟的说道:“脑袋弟弟,你变得文雅了,难得啊。”

杨小阳心想和戴中天没有过不去的深仇大恨,况且看在金枝的面子也要意思一二。他随着金枝和戴中天轻碰酒杯,算是从此化干戈为玉帛。

喝了酒后,杨小阳问金枝:“点点还在瑞典?”

金枝“嗯”了一声:“我有要紧事必须回来,过两天就回去,那边一切安顿好的,不会耽误点点的治疗。”

杨小阳善解人意的说道:“你办事没有让人不放心的,我才不担心。”

金枝见到杨小阳不加掩饰的亲密眉开眼笑,娇嗔道:“油嘴滑舌了许多,为什么教会你甜言蜜语的?”

戴中天见杨小阳嘿嘿干笑咳嗽了一声帮他解围,笑道:“今夜才开始,两位还有大把的时间,填饱肚子才有体力。”

金枝的长长玉指轻敲餐桌:“哟,你倒敢打趣我?也罢,今天我陪戴老板好好喝上一回。”

戴中天脸色大变,装着没听到金枝的话按了呼唤铃,吩咐等候多时的服务生上菜。

杨小阳凑在金枝耳边问道:“他很怕你?”

金枝低笑道:“除了你,一般的男人谁不怕我?”

也许戴中天化解和杨小阳的分歧心情很好,接嘴说道:“岳老头只怕不是吧。”

金枝笑容顿敛,盯着矮个子的男人冷笑道:“你真的长大了。”

杨小阳和蔡华搞不清他们交谈的东西,不解的看着两人。戴中天避开金枝的视线,小声嘀咕:“金姐的心意我很明白,杨兄弟迟早要知晓我们的生意,晚知道不如早知道。”

金枝的脸色更是难看,“啪”的放下筷子:“戴中天,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操心!”

杨小阳见情势大变,两个人大有一言不和要翻脸的可能,他做了个暂停的手势问道:“二位能否说我听得懂的话?”

戴中天没回答杨小阳的提问,一脸诚恳的对金枝劝道:“杨兄弟是人中英杰,他加入对大家都有好处。”

金枝一手按在杨小阳的膝盖上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小酒杯砸向戴中天,戴中天不动不闪用额头生生接了一记砸,若无其事的对杨小阳笑道:“来,我们吃菜。”

杨小阳暗赞戴中天皮粗肉糙,挨了酒杯居然不见红不流血,扭头看金枝见她满脸堆笑,仿佛刚才的一幕只是杨小阳眼花。金枝夹了菜放杨小阳碗里柔声说道:“别理脑袋这疯子,我们吃我们的。”

杨小阳和蔡华对视一眼,也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下午抵达石城的金枝一路转机没有倒过时差,在“粤华酒楼”喝了三杯酒便觉得晕晕沉沉,她靠在杨小阳身旁摸了摸脸,对戴中天说道:“好像我的确懒惰了,也许你的话有道理。”

和杨小阳蔡华频频干杯的戴中天闻言大喜,但金枝随即说道:“我自有道理,这件事不准你插手。”

戴中天嘿嘿一笑,又和杨小阳干了一杯:“杨兄弟,金姐对你那是好的没话说,你若是有一点点良心切不可辜负了她。”

大有江湖经验的杨小阳把金枝他们的神秘对话当成一阵风置之不理,笑道:“做人的道理我懂,谢谢戴大哥的苦口良言。”

戴中天听出杨小阳的一丝不快又是哈哈大笑。金枝微微叹气:“脑袋,好好的气氛被你全搅和了,你真是二百五。”

戴中天在金枝面前仿佛逆来顺受已是习惯,不动气不发火还极为受用,他笑道:“我本来就是二百五。”

低头吃菜的蔡华心中疑云大起,料不到熟悉的金枝和熟悉的戴中天交道如此之深,更令他惊异的是以前全然不知二人认识,他们的葫芦里藏了何种的药?

小摆锤
嘉祥县七彩山鸡苗价格
高烧后肌肉酸痛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