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八元钱泡了个极品空姐正文第五十八章醉酒

2019-02-04 06:27: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八元钱泡了个极品空姐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随梦逐流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八元钱泡了个极品空姐全集阅读正文第五十八章醉酒,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在公司举行的庆功晚宴上,我喝醉了,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能做一些大事!

吴佳雪和杨雪岚先后举着酒杯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你真棒!”

当然,如果她们是在床上对我这样说,那是我最高兴的!但是,这样已经让我特别高兴了。这不仅是一种虚荣心的满足,更使我靠近她们时,心里已没有胆怯与心虚。

不知谁说过:般配了,我们才会去爱。虽然不是说的般配了,我们才会去做爱,就象你找妓女一样,你可能是身份高贵的人,但你也可能去那种地方。但是,她们不是妓女,没有感情,你就不可能把她们压在身下。当然,如果有足够多的钱,杨雪岚不用感情,你也可以享受,可吴佳雪还会在乎钱吗?

不过,貌似强大的女人,都有一个柔弱的缺口,那个缺口可能是致命性的。

在这个晚宴上,吴佳雪还透露:公司要组建一个贸易公司,专门促进国内业务的开展,根据我在配件厂的业绩,及本次晚会组织的出色表现,她已报请董事会任命我为贸易公司的总经理。

听了这话,我想不醉都难啊!汉风集团厂长级别的都有自己的小车,总经理开的都是宝马什么的,我仿佛看见一条金光大道,可踩上去却软绵绵的,如同踩在棉花堆上面——真的醉了!

我悄悄一个人跑了出去,连招呼也没有打。跌跌撞撞的在大街上拦了辆车,就歪头睡着了。

醒来已是夜深人静,口渴难耐!正想起床喝水,却不想惊动了一屋子的人,准确地说,是惊动了一屋子的女人。

周凌儿、柳莺莺、王丽和张海霞,真是一个也不少。不就是喝醉了吗?又不是生病昏迷不醒?

周凌儿递来一杯温热的水,我感激地朝她笑笑,不知道笑得比哭好多少。

王丽说:“周姐姐对你好吧?知道你醒了要喝水,所以把开水倒好凉着,都换了好几遍水了!”

难得她这么有心,我又朝她笑了笑:“谢谢你!”

张海霞打了个喝欠:“他醒了,没事儿,我们去睡吧!”

王丽马上附和:“我早就想睡了!啊呀,困死了!刚才我都快睡着了!”

张海霞说:“什么快睡着了啊,你刚才明明睡了好久!”

王丽不依:“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睡着了?”

张海霞说:“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好了,我们不吵了,让他们两个呆会儿。”

柳莺莺也站了起来,眼神有些尴尬,又有些怨恨,我这几天每天都和她做着床上运动,可大家却一致认同周凌儿是我的女朋友。

张海霞和王丽都走出门口了,她才开始往外边走,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只剩下周凌儿了。我握着她如柔荑的小手,把她拉到身旁坐下,凑在她耳边说:“谢谢你,凌儿!”

她脸一红,说:“满嘴酒气,臭死了!”

我说:“臭男人臭男人,男人都是臭的嘛!男人不臭,女人不爱哦!”

“什么乱七八糟的!”周凌儿想挣开手:“没一点正经!”

“好吧,说点正经的,我是怎么回来的啊?”我说。我一上车就睡着了,难道出租车司机知道我住哪儿,把我背上来了?

周凌儿说:“还说呢!你上车了司机准备问你到哪儿去,可一看你已经打起了呼噜,想把你扔下车又于心不忍,刚好你的滑到了车上,他就拿着你的给我打了。”

“是你背我进来的?”我好奇地问她。

“是啊!沉得象猪一样!”周凌儿说。

可惜我那时睡着了,不然趴在她背上的感觉该是多么美妙!

不过她背得动我吗?我一下扑在她背上:“再背我一下!”

结果两个人一下都滚到了地上。

“是你背的我吗?我看我背你差不多。”我开她的玩笑。

周凌儿的脸更红了:“不知道我当时怎么那么大力气,把你这只肥猪背进来了!”

“我是肥猪你是什么?嗯,我看看!肥猪是够不上了,嗯,就叫梅花鹿吧!”我把她上下打量一番,给她也取了个绰号。

“肥猪!”她叫。

“梅花鹿!”我回应她。

两个人闹了半天,我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再叫我肥猪我就把你吃掉!”

“要吃也吃你这肥猪!”她说。

我紧紧地抱着她,轻轻地吻着她。

良久,她才推开我:“别闹了,她们都还没睡!”

我兴奋地:“那等她们睡了再说!”

“你想得美!我也要过去睡了!”周凌儿说。

不是吧?刚才还一屋子的美女,这会儿要我独守空房了?

我抱着她,不放她走!

她叹了口气:“别闹了,等会儿她们知道了!”

“知道了又怎么样?我不在乎!”我说。

“你不在乎我在乎!”周凌儿说。

“都什么年代了,怕什么?”我不死心。

周凌儿又叹了口气:“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终究是你的,你急什么?”

不急才怪!

据说日本的少女都不肯和男朋友做爱,却喜欢和陌生人做爱,因为和男朋友做爱会有负担,也许男朋友会认为她很淫荡,周凌儿不会是这样的人吧?

莫名其妙,胡想些什么?她会是那种人吗?真想给自己两耳光。

不过越是轻易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它。对周凌儿也是这样,她越是拒绝我,我越想她!也许这就是轻易得到的不会珍惜,越珍惜的越不容易得到!

周凌儿还是走了,房门轻轻拉上的时候,我感到了一丝失落。

酒后昂然挺立的兄弟,怎么才能让它满足呢?

我跑到卫生间,刚想用手解决问题,手轻轻打开了。

原来是柳莺莺!也只有她有这个房间的钥匙!

本来王丽想和她睡一个房间的,可柳莺莺说她喜欢清静,结果周凌儿她们三个人睡了一个房间,原来柳莺莺要的清静是这个效果!

我一把把她拉了过来,就地解决问题!把她的裤腰带和扣子松开,裤子自然滑到了足踝,把她的衣服向上一推,让她躬着背,屁股上翘,马上开始了活塞运动!

她那个姿势真淫荡!我想要是被人偷拍到,没人相信这就是柳莺莺!

想到以后可能就要分开,再想亲热就没这么方便了,那一晚我们做了好多次!

防腐涂料厂家
打鱼电玩城
石磨豆浆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