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从头再来正文第一百八十七章共谋

2019-02-26 20:03:1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从头再来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靓鸟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从头再来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八十七章共谋,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哈,小罗哇。”里传来貌似广告男的声音。

罗翔对汤镇业的恶趣味很是无助,“哪里吃饭?”

“我家。”汤镇业干净利落的答道。

是了,万宗璞把他的话转给了汤崇贵,汤家父子一定比万副局长更相信自己是神棍,一点儿不会置若罔闻。

罗翔长出口气,他在官场的正式起点选在了延岗,就必须得到汤崇贵毫无保留的支持,要是连旗帜鲜明的表态都没有,老子凭什么跟你混?

罗翔耐心等着汤镇业说话,汤公子果然小心翼翼问道:“时间近了?”

“嗯。”罗翔鼻子里发出的声音传到汤镇业耳朵里,汤少掩饰不住的倒吸口凉气,“我干死她。”

汤镇业恶毒的话绝非说说而已,虽然“他”和“她”读音相同,罗翔一下子就明白说的是那个“她”。

“九徵有违,则偏杂之材也。”罗翔拽了一句文,汤镇业好歹听见有违二字,估摸是天命不可违的意思,顿时急了,“他娘的,那是我爸!你当我是兄弟不?”

罗翔静静说道:“那么,我出省城来延岗是为什么?”

汤镇业地胸口一阵发热。半响才说道:“我记下了。”

汤镇业该说地说了。悬吊千百万挂念收线挂断。罗翔地心情同样紧张。他只明白当年汤崇贵死地不清不楚。至于具体地原因。屁才知道。

罗翔把同样出自《人物志》几句哲理一并喃喃念出:“温而不直则懦。扰而不毅则;刚而不塞则决。弘而不毅则缺;愿而不恭则悖。理而不敬则乱;宽而不栗则慢。柔而不立则散;简而不畅则滞。明而不则翳。

五德之中。老汤占了什么能免灾。我又有何德救人救己?”

下午五点半下班。下班前罗翔打给白桦通知不回去吃饭。白桦毫无不快地答应。心里地担忧越发深刻。认为他是找了爸爸还谈得不愉快。所以连家也不回了。

可怜见地。罗翔此时哪里有清理白家家务地闲心。他只想到若汤崇贵还不肯坦诚以对。发现不了致死地祸根。交好汤镇业到延岗等等一系列动作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还会给“恒业”惹来无妄之灾。

汤崇贵会敞开心扉吗?罗翔猜想中老汤应该怕死。如是这般,老汤就只有扶持自己了,一得一失需要赌博,罗翔这辈子敢押注了。

没两次都失败的道理!坚定信心的罗翔打的到延岗北山脚下的明珠小区,门口保安询问了里面的住户才放罗翔进入。出租车司机一面开车一面啧啧赞叹,“延岗最好地高档住宅区吧,有钱人地别墅啊。”

罗翔不说话默默注视窗外,小路上的玉兰和桂花树还没长出叶子,并无损小区的秀气和宁静,这是比“恒业”大得多的广厦房地产公司的杰作。小区核心位置是Tow:house,联排别墅地地盘。联排别墅理念在96年的内地属于独特不被认可地时候,出现在延岗不能不说“广厦”的眼光和底蕴绝非“恒业”能比。

罗翔到地头下车、付钱,司机伸头探脑朝别墅里望,看到罗翔瞪他才很女性化的吐吐舌头,把车一溜烟开走。

汤镇业从别墅里走出来开门,小声说道:“别提周晓芳,老头子的续弦在了。”

“续弦?”罗翔一时半会儿居然没理解这个字,惊讶叫道:“你,你懂这样高深的名词!”

“我操。”满面灰暗的汤镇业转头就走。

罗翔笑呵呵地跟了进门小孩一到晚上就发烧是什么原因
,满面笑容的汤崇贵在厅上招手,“换鞋做什么,小罗,过来过来!”

和钱明月紧挨得汤镇业趁机报复,诋毁道:“就是,他有脚臭,别脱鞋。”

钱明月拍了他一下,和罗翔笑着打招呼,泡了茶递给他,也不问白桦为什么没来。

“坐吧。”汤崇贵叫罗翔坐在沙发上,捧了青花瓷茶盅也坐下。汤镇业瘪瘪嘴,拉着钱明月到楼上地房间说话。

“工作顺利吗?”汤崇贵问道。

罗翔腹诽老汤明知故问,还是老老实实讲了在指挥部背条例。汤崇贵背靠沙发,有滋有味的说道:“坐冷板凳嘛,和我当年一样。”

罗翔见今晚地架势知道打算得逞,开玩笑的说道:“冷板凳能坐出市长来,我很想要市长当年那张板凳,传下去当传家宝哦。”

“哈哈。”汤崇贵大笑,指了罗翔,“人小鬼大!”

他突然站起来,介绍后面走出地一位女子,“颜蓉。”又指着罗翔,“这是罗翔,小罗不错。”

将是市长夫人的女人吗?罗翔毕恭毕敬要称呼这位年纪不过二十六七,相貌和袁妍有得一比的靓丽女子。

“颜蓉在园林局上班,比你高半级。”汤崇贵微笑说道。

“颜科长,您好。”罗翔彬彬有礼的用了官衔。他不无八卦的猜想,周晓芳给汤崇贵下药,是因为汤夫人的位子失去了?

颜蓉保留与罗翔的距离又不失礼貌,她

一笑都显示这个女人并非一味以色迷人,而且和汤|的关系不错,直接叫他们的名字就开饭了。罗翔坐在汤家人中尽量显得融合,好歹把好评留给了汤崇贵和颜蓉。

罗翔离开前还发生了一件事,冬春季节用电紧张,于是乎吃到一半的时候小区突然停电。正在津津有味讲述革命功绩的汤崇贵勃然大怒,一个打了出去,不到三分钟别墅里重新灯火通明。

。。。。。。熟悉的场景在罗翔麻木的感慨中一晃而过,上帝定然乐意作弄罗翔,总在不经意之间让他游走在梦和现实的交汇处,坚定他为了竖立地目的去打拼。

饭后,汤镇业和钱明月也不留在别墅里,汤崇贵送他们到门口,意味深长的对罗翔说道:“生命在于运动,小万是我信得过的人,你也是。。。。。。”

汤镇业在一旁保持缄默,用极其悲伤的目光看着春分满面的父亲,很不像他轻佻的个性,到了他的车上,汤镇业狠狠说道:“他像在说遗言。”

“你胡说什么呀。”钱明月嗔怪的叫道。

紧闭嘴的汤镇业平视前方,慢慢发动了车。

压力陡然大了啊,罗翔躲在后排地黑暗中苦笑,他想到别墅门口汤氏父子地表情。汤崇贵若无其事,心里未必坦然。。。。。。

罗翔和汤镇业在长顺小区门口分手,他从车上绕到车头,手伸进车窗,把汤镇业下了一跳,“干嘛干嘛,你要干嘛。”

罗翔无辜的说道:“握手道别也不成?兄弟俩不当肌肤相亲?”

“你有病!”汤镇业嘀咕着也伸手出来。罗翔用力相握,准确传达了他将尽力的信号,汤镇业感悟到了,紧绷的脸色渐渐柔和。

罗翔把左手放上去,轻拍小汤的手背,“镇业是好同志!”

汤镇业笑起来,连叫道:“滚滚滚,别打搅我和月月地好时光。”他这样说着,手却没立刻松开,五指再次用力,交换了两个男人无言的承诺:既相约,不相负。

握手后罗翔走进小区大门,汤镇业坐在车上点燃一支烟,钱明月不知他们搞什么鬼名堂,说道:“你地小兄弟很特别。。。。。。。”

汤镇业心情大好,点点头,“他总是使人莫名其妙觉得安稳。”

罗翔回到C5~栋B座,气喘吁吁爬到7楼,习惯性的敲701的门,白桦却打开他的702门。罗翔嘿嘿一笑,转身钻了进去。

罗翔闻到一股儿烟味眉头悄悄皱起,换鞋的时候偷偷看门口的垃圾桶,当真有烟头和水果皮。心里猛地涌起一支火苗,他真想质问白桦,为什么放钟斌进他地家!

白桦不知就里,蹲在地上摆放罗翔的皮鞋,一面说道:“丁逸来过坐了坐,我看他有事但又只是闲聊。。。。。。唉,我帮不上你地忙,他们都嫌我没用吧。。。。。。啊,你做什么?”

罗翔弯腰抱住白桦的后背,脸贴在女孩柔软温热地身体上,无端端怀疑产生了深深的内疚,内疚之后是浓浓地爱意。。。。。。

他追白桦和追到白桦后很长一段时间就只有胜利的自得,随着时间的推移,白桦用她的品德、柔情、知书达理赢得罗翔真正的爱。她不再是梦中可怜的美妇人,不是某种情结换来的胜利品,她就是白桦,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值得爱和怜惜,愿意白头偕老的白桦感冒头痛怎么食疗

白桦的娇躯平静下来,默默保持蹲地的姿势,让罗翔心无旁骛的依靠。

五六分钟后,罗翔站直了,白桦才和他面对面,小声问道:“工作上不顺利吗?还是爸爸又惹麻烦?”

“不。”笑容满面的罗翔斩钉截铁答道:“有你的爱,万事无忧。”

“油嘴!”白桦白他一眼,眉宇之间的忧郁悄然化去。

情人之间的水乳交融何尝不需要震荡,才能完美的融合一块儿不分离。

罗翔牵起女孩的手,并肩走进客厅,问道:“吃了没?”

“哦,没吃。”白桦笑吟吟答道,“回家来先洗手,罗叔叔陆阿姨没少教你罢。”

罗翔从善如流,走向卫生间小儿发烧怎么办
,嘴里占便宜,“他们的确教育过,还说,以后啊,让你老婆看管好。”

“谁是你老婆?”白桦嘀咕一句,回到餐桌前吃她的酥皮面包。白桦挺欢街上那家店的这种面包,每次都把面包吃完再吃酥皮。

“酥皮啊。”罗翔从卫生间出来,又从后抱了白桦,他的心跳声隔了椅子背也传到白桦身上,两个人的体温不知不觉上升,呼吸紧促。

没有美酒的夜里,我用身体温暖你,没有星星的夜里,我用爱情装扮你。。。。发热高烧不退怎么看
。。

---------

以下不算字数,

老安强推了两天,知道书评区会有支持也有批评,都是欢迎的。但恳请那些为了骂而骂,为了砸而砸的人就不要来了,老安以为是人就有智商,适可而止吧,难道老安爆过你们的菊花?

scripttype=text/javascriptsrc=./ad/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