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纸马

2019-05-12 20:02:0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周小东是纸扎店的学徒,也是纸扎店老板的远房亲戚。周小东老家在农村,来城里投奔这个当老板的亲戚,在他的店里当了学徒,一晃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

周小东这人勤快,而且话也不多,还懂得察言观色,很得老板喜欢,加上两人还有一层亲戚关系,老板对他十分的照顾,也将自己的手艺毫无保留的都交给了周小东。

周小东手巧,而且悟性也十分的好,很快就把纸扎的手艺全部学会了,用老板的话说,周小东天生就是干这行的料。

而且周小东对待人接物这些场面上的事也能应付自如,主顾来了也懂得接待,很快周小东便能在老板不在的时候独当一面了。

有了这个得力的助手,老板的的生活也滋润了不少。老板有个爱好,喜欢喝酒,而且一定要喝到大醉才过瘾。也许是因为常年接触生老病死,对其他事情都看得比性感模特美女王尔琳野性的美较开的缘故,只要一有机会,老板就一定要大醉一通。

这回店里有了周小东,老板不用再像以前一样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了,便有了更多的时间跟酒友们推杯换盏,这让他对周小东更加的看重。在这个行当里做的时间长了,对钱财这类身外之物看得都比较开,所以老板也不心疼钱,经常多给周小东。

因为工作的性质,周小东这些年跟着师傅倒也遇到过很多白事圈里面的能人。

这天,周小东的老板请一个很有名气的看阴宅的先生来店里喝酒,这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装,留着山羊胡,看上去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架势。这个人的年纪周小东有些猜不出来,从感觉上看,这人至少要有五六十岁了,不过看他精神矍铄的样子,那精气神说是三十岁的年轻人都有人信。

周小东之前也听老板嘱咐过这是位高人,再一看到本尊之后,周小东更加断定这人定是有真本事的,于是便热情地跟对方打招呼。

没想到这位先生看到周小东之后连连的摇头,一句话都不说。

周小东也很是不解,赶忙客气地请教这位先生,可是他却只言不提,无论周小东怎么问都不肯开口,只顾着跟老板推杯换大桥未久REGA014步兵番号及封面盏的喝酒。

周小东自然看出这位先生定是有什么话没有说出口,不过周小东也知道,干这些事的人忌讳很多,有些话怎么问他们也不会说出口。

不过他越是不说,周小东越是心急。在两人喝酒的时候,周小东就在桌旁为两人倒酒端菜的伺候酒局,态度十分的谦卑。

老板也是地道的生意人,一早就看出了先生定是看出了什么门道,不过他也算是吃阴阳饭的,自然懂得其中的忌讳,便也就不问,只是不断地劝先生喝酒。

这一顿下来,两个人都没少喝,到最后说话全都有些不利索了。此时,先生不知道是因为跟老板喝酒喝多了还是被周小东给伺候高兴了,竟然破天荒地说出了自己之前没有说出来的话。

原来,这位先生除了看阴宅之外对看相也很精通,从他一见到周小东起就看出周小东要遭一场大难,而且近日就会应验。

生死之事都是天机,一般人自然不敢妄自泄露,所以先生看出来了也不敢说,更不能说。此时,借着酒劲,他才将心里藏着的事情全都吐露出来。

听了先生的话,周晓东也是十分的害怕,毕竟周小东也在纸扎店里干了好几年了,也经历了不少的事,自然知道这些神鬼的事情不是空穴来风,而且这个圈子里面真正的能人都是有本事的,没谱的事肯定不会乱说。

想到此处,周小东吓得不行,赶忙求先生告诉他花宫亚美(花宮あみ)简介破解之法。

先生只是告诉周小东,最近几天一定要当心马,之后便带着醉意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听了先生的话,周小东倒是放心了一些,要说别的东西不好躲那不假,但这马可是十分的好躲的,自从周小东来到城市之后,已经有好几年没再见过马了。

想到此处,周小东提着的心放下了不少,他知道先生是高人,说出的劫难十有八九会应验,但是他已经知道该怎么躲这场劫了,而且这场劫应验的东西他也碰不着,这不禁让他感到一阵庆幸。

当天晚上,有人来到纸扎店订一匹纸马,而且要的很急,第二天一早就要。

老板因为喝醉了酒,接下了这个活之后便让周小东自己扎,而他则找地方睡觉去了。

扎纸马并不是什么难活,周小东已经能够非常熟练的完成了,只是苦主要的比较着急,一晚上的时间要扎出一匹纸马也是非常艰巨的工程,周小东不敢松懈,赶忙拿起竹子和纸一类扎纸马所需的原料和工具忙活起来。

周小东这一扎就是一个晚上,天快亮的时候,纸马才终于完成了大部分。

纸马眼看就要扎成了,忙了一晚上的周小东此时也是十分的困倦。忍不住打起了哈欠,手上扎纸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周小东一个没注意,手碰到了还没扎牢的一根弯曲的细竹条上。这根细竹条两端还没有扎牢,被周小东这么一碰突然一下子崩直了,就是这一股力量让这根并不起眼的竹子直接飞出插进了周小东的喉咙。

第二天一大早,苦主来到纸扎店取前一天晚上订的纸马。老板按时将纸马交付给了苦主,不过这匹纸马却是鲜红色的。

只有喜丧出殡的时候才会用红色的纸马,而这家的苦主见到红色的纸马肯定不干,但是因为这个时候再去重新扎一匹纸马肯定已经来不及了,苦主只好要了这一匹。因为这事,苦主的一众家人差点跟老板动手,最后老板陪着笑脸说了不少的好话,而且连纸马的钱都没有要,这才算是平息了对方的怒火,免去了店被砸自己也挨打的厄运。

不过,当天参加了那场葬礼的人都说这个纸马怎么看都感觉阴森森的。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