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财色第二百九十三章大风暴拜求月票

2019-02-04 06:08:3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第二百九十三章大风暴《拜求月票》,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没有敲定绿茶基地的事情,范亨给儿子打过来,事之后,便有些忧虑地对范无病说道,“最近的风声有点儿不对,你没事儿就不要往京城里面跑,省得惹麻烦。”

范无病有些诧异,不知道父亲何出此言,但是范亨就不愿意继续说下去了。

放下之,范无病摸着脑袋想了很久,才终于恍然大悟,明白了父亲所说的麻烦是什么了。

最近一段儿时间里面,虽然京城依然是一片安定繁荣的景象,但是暗地里还是有些波澜的,算一算日子,京城里面的当权人物陈某和王某的问题大概也快被揭露出来了,果然是一桩大麻烦。

私下里面,人们总喜欢将政坛高层们进行划分,比如说北京帮,比如说上海帮等等,这个来由是很早就有的,比如说在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就是以四人帮为代表的上海帮推倒了以彭吴等人为代表的北京帮,打响了十年动乱的第一枪。

其实想一想也很正常的,北京和上海作为全国的两大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才自然是如同过江之鲫不可胜数,涌现出一大批德才兼备的领导干部,那也是在情理之中。(.)

只是在这大的领导当中,也存在一小撮混进革命队伍中的害群之马的,就好像灰太狼披着羊皮混进了羊村是一个道理。

但是狼有狼的习性,不可能伪一辈子的,就算是能够伪装一辈子,可是百年之后被揭穿的也不在少数,就如同当年康生死的时候,还是国家重要地领导人的,可是没过几年就被揪出来重新批斗,杰出的领导人变成了反革命分子,照片上面也被划上了大大地红叉,可见这个盖棺定论也是不确定的,也有把盖子掀了重新定论地时候。

范无病想清楚其关节之后,就给老爸范亨回了一个,“你最近也要去北京了,这次的水比以往都要深很多,好好把磐石经营好就行了。(9/..)”

范亨倒是有些头说道,“我不去是不可能的,最近据说要对我提名了,我怎么可能不去呢?”

“这个就要看你的决心了。”.无病倒是不会把老爸的事情不当回事儿,于是就指点道,“提名这种事情,往往都需要拉票的,现在北京帮和上海帮闹得正凶,你去很不合适,虽然说陈某人在京城里面地势力盘根错节,但是这人绝对干不过对手,对于他,你能避就避开,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怎么个道不同不相为谋了?”范倒是没有想到范无病知道的内情似乎比自己知道的还要多很多,于是有些好奇地问道。

“人家住豪宅包二奶收港币收美金,你跟人家是一道儿的吗?”范无病反问道。

“哦,那倒真不是一道儿的。”范亨点头道。

范无病放了,又琢磨了一下这件事情,觉得假如运气赶得好的话,自己老爸范亨直接越过候补中央委员这道坎儿,直接当选中央委员的机会还是很大地。(9/..)

陈某人在北京的势力很大,仗着资格比现在的几位领导人老,很是不把现在的领导集体给放在眼里面的,因此政令不通的事情也有过多次,只是还到不了伤筋动骨的程度,高层也不愿意把这层面皮给撕破了。

但是这一次的事情就大条了,主要惹出祸事来的,还是那个无锡老太太。

邓斌搞了非法集资,卷了整整三十二亿,虽然说现在已经在开展清退工作,但是追不回来的损失已经超过一成多了,这么大地案子不但葬送了邓斌本人,也拔出萝卜带出泥,揪出了一些以前没有发现的腐人物。

首先牵连到地,就是李敏,这个李敏是京城警察局的副局长,以前给王某人当过秘书,手握实权。(....)退休之前地邓斌是一家变压器厂的绕线工,后来她闯深圳时,结识了来自北京地兴隆实业公司总经理李明等人。她发现,李明的后台李敏是兴隆公司董事长、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

李敏曾是北京市某领导人的秘书,握有实权,神通广大。由李明而李敏,邓斌不仅大量向他俩行贿,甚至还专程到北京送礼物。邓斌的新兴公司在没有利润的情况下,两年间向北京李敏、李明的兴隆公司上交“利润”三千多万元,兴隆公司及其下属企业,以各种名义调取或无偿占用新兴公司非法集资达五亿元。

邓斌案牵出了李敏,而通过李敏则牵出了首钢周北方的问题,此时高层的目光已经盯在了周北方身后的人物身上,只是并没有下

要对陈某人动手而已。

京城里面水太深了,正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浪起之前必有风,就连身在磐石的范亨,都听到了一些不对劲儿的风声。(...)

范无病心想陈某人自概也有所察觉了,但是这种事情私下里流传是有的,但是不会有人跑到他这个当事人的面前去提醒他,所以他自己算是后知后觉了。

假陈某人的北京帮一倒台,那么空缺出来的位置是很多的,像范亨这样的既有政绩又没有什么太复杂北京的从企业上来的省部级干部,就有很光明的前途了,破格提拔任用是很正常的。

况且,这里还有范无病的这层关系,高层也会充分考虑到的。

现在是敏感时,范亨不便有什么太出格儿的举动,但是发展经济和惩治磐石境内的**问题,却是理所当然的,这也可以跟陈某人的贪腐集团形成鲜明对比,给高层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

毕竟现在国内的经~发才上了快车道,不完善的地方很多,滋生贪腐的温床也对官员们造成了非常大的诱惑,没有一些震撼性的案例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是难以遏制这种不好的势头的。()

范无病又想到,冯建红到磐石职纪委书记已经有两个多月了,现在应该也对磐石的情况摸得比较清楚了,也应该到了动手的时候了,倒是有必要提醒他一声的,有范亨的支持,在磐石搞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贪行动,效果一定非常好。

于是范无病接着拨通了冯建红书记的。

冯书记接到了范.病的,感到非常诧异,完全没有料到范无病突然打过来,还是跟他谈工作上的事情,这真是有点儿怪异绝伦的感觉。

“呵呵,就是问候一下。还有是你在磐石忙了几个月,应该有收获了吧?现在是个好机会,该动手就动手,不要有顾虑,我老爸可以全力支持你。”范无病对冯建红说道,“现在磐石最大的问题既不是缺钱,也不是缺资源,更不是缺人才,唯一缺乏的就是来一次反**的警示教育。搞好了这个活动,冯书记你向上的路子就算是铺好了。”

冯建红心想,你们父子俩倒是得天衣无缝,这些话范亨自然是不便于对自己名言的,否则倒像是他在逼着别人打着反贪的旗号整人了,但是由范无病这个跟自己有师生之谊的儿子提出来,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这两父子都不是一般人啊!冯建红感慨了一下,就对范无病表示了一下,“我们在反贪的问题上,一向所坚持的原则就是惩前后,治病救人,所以要抓就一定要抓有典型效应的大案子,这一次倒是掌握了一些情况,现在正在严密布置当中,有了消息一定告诉你一声。”

范无病呵呵笑道,“那倒没有必要,我还要回学校上课呢,这些事情跟我没啥关系。”

范无病确实如同他自己所说的这样,回上海去了。

不过还没有在学校里面呆够两天,京城那边儿就传过来了消息,说是梓琪在央视里面被人给打了。

“我,谁这么大胆啊?!”范无病顿时勃然大怒。

他当时正在上课,接到了老姐范婷的之后,简直是火冒三丈,立刻就把装着国际经济形势分析的封皮的黄易的《覆雨翻云》给扔到了一边儿,直接推开教室门跑出去。

坐在旁边儿的一个女生将范无病扔下的书拾了起来,信手翻开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韩柏正在跟秦梦瑶嘿咻的描写,顿时脸红地将书给合上,然后悄悄地将书塞进了自己的小包包里面。

老师正讲一个国际贸易中的经典案例,说的正在兴头上面,都没有注意到是谁跑出去了,他接着对众人讲道,“来,让我们再回顾一下日本房地产泡沫的破灭程吧。”

学生们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然后懒洋洋地趴在课桌上面,听课的听课,看小说的看小说,还有后排的几个男女同学,更是旁若无人地勾肩搭背谈情说爱,真是小小的一间教室之内,尽显人间百态。

老师扶了一下眼睛,摇了摇头,接着讲自己的课,心里面就感慨着,现在这个时代,真是人心浮躁啊,日本人之所以败得这么惨,也就是因为在巨量的财富增值之中迷失了自我而已。

**********今日第二更送到,拜求月票**********(()

氨水过滤器生产厂家
洒水车厂家
石牌楼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