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浴室凶灵

2019-03-28 20:44: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夜深了,阵阵冷风吹着雨滴敲打在窗玻璃上,不时发出叮咚的声响。城郊的1间出租屋内,这样的夜,让何冉冉无聊极了,哪儿都去不了,没接闭路的电视仅能收到3四个台,还经常信号不好,雪花频闪。

何冉冉1生气,干脆关了电视躺在床上,谁知刚闭上眼,便感觉到有温热的气味丝丝缕缕地扑到脸上!

何冉冉不由心头1颤,慌忙睁眼。天啊!昏黄的灯光下,一张惨白的鬼脸正贴着她的鼻尖。

“啊!”随着何冉冉的惊声尖叫,一阵格格的笑声紧随着响起。是……是景晓媚!看到何冉冉惊骇万分的样子,景晓媚直笑得前仰后合,捂着肚子喊疼。

这间面积不大的出租屋,是她们两人合租的。刚才,景晓媚洗完澡后敷上面膜走出洗手间,看到何冉冉闭目躺着,因而轻手轻脚地走来,故意玩弄她。

“你要死啊?半夜三更的怎样做起面膜来了?”何冉冉拍着怦怦乱跳的胸口,气鼓鼓地骂景晓媚。

景晓媚搂住何冉冉,一个劲儿地道歉:“对不起,冉冉,这面膜是今天刘扬给我买的。他说效果特好,我就想试试。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胆小……”

“哼,你胆大!”何冉冉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你胆大,你敢玩bloodMary吗?”

bloodMary?血腥玛丽?甚么意思?景晓媚不解地看着何冉冉。

何冉冉低声说:“血腥玛丽是西方传来的一种请凶灵的方法。传说,有一个叫玛丽的女孩正在浴室洗澡,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异常的消息,是两个入室盗窃的窃贼。窃贼也发现了玛丽,残暴地杀死了她,并毁掉了她美丽的面貌,鲜血溅满了镜子。于是,阴魂不散的玛丽便成了镜中凶灵。”

“无聊。我是无神论者,才不相信世上有什么凶灵存在。”景晓媚不屑地笑笑走开了。何冉冉信誓旦旦地说:“真的很灵。”景晓媚揭下面膜,认真地问:“你玩过鼻塞流鼻涕头晕怎么回事?”何冉冉连连摇头,往自己的床铺走去:“我胆小,哪敢玩?算了,睡吧。”

两人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何冉冉已在公司两年了,景晓媚还不到一年。两人认识后,何冉冉就极力邀请景晓媚搬来同住。

眼下遇上黄金周,两人已躺在床上睡了两天,哪里还有困意?躺了一会儿,景晓媚好奇地问:“冉冉,玛丽怎样请啊?”

何冉冉翻身坐起,问:“你想玩?”景晓媚微微点头,说:“睡不着,有点儿无聊。”

何冉冉看看时钟,11点刚过,因而神秘兮兮地说:“12点一到,你一个人进入洗手间,锁门关灯,面向镜子,在你和镜子之间点上白蜡烛,然后紧闭眼睛集中精神,一定要紧闭眼睛,渐渐召唤bloodMary。念完5次,你要马上睁开眼……”

景晓媚不由得紧张地问:“我会看到甚么?”“听人家说能看到被毁容、血肉模糊的玛丽!不说了,吓死人了!”何冉冉胆子的确小,1说完召唤“血腥玛丽”的步骤就钻进被窝,战战兢兢地蒙住了头。

午夜12点到了,景晓媚竟真的去召唤“血腥玛丽”了。“晓媚,你可要想好了。”何冉冉1脸恐慌,颤声说。

景晓媚翻出一根白色的烛炬,不以为然地说:“能出什么事?难道世上真有凶灵?”说完,独自走进洗手间。关门、闭灯,“啪”,她打亮火机,点燃白蜡烛,一手举着靠近那面镶嵌在墙壁上的大幅方镜。摇曳的烛光中,镜子里映出一张漂亮美丽的脸蛋,那是景晓媚的脸。景晓媚对着镜子闭上眼睛,轻声地召唤:“bloodMary,bloodMary……”

这是个致命游戏!网络疯传,念完五次后猛地睁开眼,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产生。有人说,镜子四周会有殷红的血液渗出,镜中还会出现一副皮肉被撕裂的面孔,一双邪恶的红色眼睛,邪灵会把游戏者拉进镜子里去!

景晓媚睁开眼睛,她看到了,真的看到了!伴随一阵细碎的吱呀响动,镜子瞬间变得支离破碎!每一块碎玻璃片里,都闪动着一只令人不寒而栗的红眼睛,诡秘地盯着她!蓦地,1只血淋淋的女人的手从镜子边沿伸出,抓向景晓媚的脖子……

“啊……”景晓媚发出1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何冉冉撞开卫生间的门冲进去,打开灯,一眼就看到景晓媚大张着嘴巴瘫倒在地,已被吓昏过去。她抬头看看镜子,里面除自己那张得意的脸,甚么也没有。

何冉冉蹲下身,用力推景晓媚:“晓媚,快醒醒──醒不了?哈,即使不死,也得精神错乱!”话音未落,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是她们的房东。他瞥了一眼一动不动的景晓媚,得意地说:“何小姐,祝愿我们又一次合作成功。老规矩,钱呢?”

“她的钱都藏在枕头里,你去拿吧。”何冉冉站起身,面孔转眼间变得扭曲可怕,恨恨地踢了景晓媚一脚,“景晓媚,你不是问我之前玩没玩过这类游戏吗?我没撒谎,我确切没玩过。但有人玩过,她叫梅小静,和你一样漂亮。不过,她现在在精神病院。明天,你也要去找她了。知道为什么吗?由于刘扬是我的,谁跟我抢,谁就不会有好下场!”

房东将一沓钞票塞进兜里,美滋滋地走向门口。何冉冉追上,叮嘱说:“你回去赶忙把血手藏好,万一明天警察来查,可就麻烦了。”

“放心吧……啊!”没料到1开门,一张狰狞的血面孔便迎了上来。房东骇得魂飞魄散,1屁股跌坐在地。

何冉冉也惊得感冒鼻塞流鼻涕六神无主,不停后退。满是血迹的“鬼脸”一步步逼近,冷冷地说:“何小姐,你怕甚么?难道鬼还怕鬼?”何冉冉听出来了,是刘扬的声音!

“你……你是刘扬?刘扬,你来干什么?”来人揭下骇人的面具,果然是晓媚的男朋友刘扬。

“我来和你这个女鬼玩‘血腥玛丽’,怎样,不欢迎?”

“什么‘血腥玛丽’?我听不懂。”何冉冉惶惶地辩解。刘扬为什么来月经有血块嘲笑:“听不懂?有人会告诉你!”他抬手一指。

何冉冉吃惊地回头,吓得差点儿昏过去。不知什么时候,景晓媚贴身站在了背后!

“何冉冉,你这么聪明,怎样没想到我会是梅小静的妹妹?”景晓媚气愤地说。其实她叫梅小捷,一年前,姐姐梅小静突然疯了,医生诊断为受惊吓过度,发病前,她和何冉冉住在这间出租屋内。有一次她去看姐姐,小静惊惧地喊:“玛丽,玛丽……”护士说,每次犯病她都会这样喊。梅小捷很疑惑,姐姐怎么会喊一个外国名字?再说姐姐性格开朗,爱说爱笑,怎么会说疯就疯?

一天,梅小捷上网,无意中搜到了“血腥玛丽”的恐怖游戏。对梅小静的发疯同样百思不解的还有她的男朋友刘扬。何冉冉一直在追刘扬,梅小捷就怀疑到何冉冉,可一点证据都没有,因而她改名景晓媚,在刘扬的帮助下进入公司,并假装“热恋”。

果然,何冉冉主动约请梅小捷住到一起。进入洗手间前,梅小捷不但开启了手机的录音功能,还给刘扬发了条短信,说可能会失事。刘扬匆忙报了警,并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梅小捷的确按何冉冉说的步骤做了,她想这里面肯定有猫腻,要找出真相,只能冒险。惟一不同的是,她没有闭紧双眼。念完五次后,她惊讶地看到镜子瞬间翻转,出现出惊悚的画面。她知道了,墙上有机关,有人在操纵镜子。

警察来了,他们从房东家里找到了那只血手──不过是涂了红色油彩的模具!这间出租屋的洗手间隔壁,是房东的书房,镶嵌镜子的地方早就被偷偷打通,并安装了近代制镜子翻转的机关。

证据确凿,何冉冉和房东被押走了。刘扬后怕地说:“我也上网查了,说‘血腥玛丽’很灵,国外有很多玩这类游戏的女学生被发现惨死在学校的卫生间内。小捷,你没念完吧……”

不等刘扬说完,“啪!”此刻,卫生间里正传来玻璃碎裂、落地的声音。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