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门外的人是谁

2019-06-06 22:55: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刚来这所大学,知道的第一件事是建校前这儿是一片坟地。报到的当晚,师兄师姐们警告我们晚上不要乱跑,并且特别强调,如果深夜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千万不要去追寻声音的根源,因为声音的根源是……他们没说是什么,但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来肯定不是美好的东西。

这种警告让我恐慌了好一阵,但事实证明我在杞人忧天,因为开学几个月过去了,一切都很正常,我也从没听到过什么奇怪的声音。要说有奇怪的声音那就是楼道里半夜的脚步声,但一栋住着三百多人的宿舍楼半夜静悄悄的也不可能,光晚上上厕所的就很多。因此我认为“夜里别乱跑”那是他们对我们新生的善意谎言,这么说无非是让我们在离开父母的日子里学乖一点。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寒假。大家都基本回去了,往日热闹的宿舍楼里显得异常冷清。我坐的火车要等到第二天早上,所以必须还要住一晚上。四楼这层的人除我之外还有一个人,她是小孟,住在我对面的宿舍里。晚上一个人很无聊,我喝了很多茶。但茶喝多了就睡不着觉,我翻来覆去好不容易才睡着。

半夜里,大概是凌晨三点多吧,我朦朦胧胧听到走廊上传来“蹬,蹬,蹬”的走路声音,脚步很沉重。当脚步声到我和小孟的房间门口时停了一下,接着又走,不听地走来走去。我的睡意全没了,我侧耳细听,那不住地走动的声音就像谁想什么事情在楼道里踱步,又好像谁要进我和小孟的宿舍,却踌躇不前。这人肯定是小孟,她们宿舍里的人全回家了,她一个人可能睡不着觉一个人在楼道里转悠。但她的脚步怎么沉重得像个男人!明天要好好问问她怎么回事,大半夜的走来走去,简直不让人睡觉了。

谁知,第二天清早,小孟来敲门,开门时我看见她的眼睛像熊猫,病殃殃的。

我问:“小孟,你昨晚有事吗?怎们一直不停的在楼道里走,害得我大半夜没睡着。”

小孟的脸刷地白了,“我还以为你在走呢……难道……”她的话到嘴边打住了,我也隐隐感到后怕,莫非师姐们的忠告是有根据的,顿了顿后,小孟可能要补充她后面的话,但刚一张嘴就哇哇地呕吐了起来。

本来早上我们还可以回家的,不料小孟病了还很严重。她说昨晚睡觉还好好的,但当楼道里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她就开始不舒服了。可能她是吃了劣质东西食物中毒了,我想。

我和她不是很熟,也不坐同一列车,但她病了我总不能不管,毕竟她现在很需要一个人照顾,谁叫我这么善良呢,只好留下来照顾她了。我先给她买了药又带她去打点滴。她总算好点了,可我们都误了车,这意味着我们还要在宿舍住一晚上,好在学校放假后三天内不锁楼门,要不然我们连住的地方都没了。

到了晚上我们就有点怕了,害怕那讨厌的脚步声又在半夜想起,小孟胆子比我还小,她死活要和我一起睡,其实我一个人也不敢睡。我和小孟挤在一张床上,快十一点了我们还没睡着,宿舍里静悄悄的。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也就是凌晨两点吧,那个声音又很突然得响了起来,“蹬,蹬,蹬”,很急迫。我和小孟都被吓醒了,她把我的手握的很紧,我俩的手心里都是冷汗。那声音在经过我们房间的时候,总会停一下,但比昨晚停留的时间要长。会是谁呢,难道世上真有鬼不成?我萌生了想看一下的想法。于是,我大着胆子朝门口走去,小孟怔怔的看着我,她没阻拦我,她一定是吓傻了。我从门缝往外看,“蹬,蹬,蹬”,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看见了,是一个女孩,她是一个我很面熟的人,而且,而且……她的脸……我惊呆了,身子吓得都动弹不得了,我在门缝里望着外面的人,我半天才被着身子对小孟说:“门外是一个女孩,但她的脸像……”

“她的脸像什么?”小孟冷冰冰地问。

我缓了缓气,闭上眼睛,转过身子,但哪有小孟的身影?

“是不是像我这样?”门大开,门口站着小孟。

丹东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甘肃治疗妇科最好的专科医院
山西治性病专科医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