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把校花打包带走正文176国太

2019-02-04 01:39: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把校花打包带走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原地踏步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把校花打包带走全集阅读正文176国太,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保持秩序,不要喧哗!”

一名领队站在国太品牌研发大厦侧门门口,对凑起来的二十几个参观者最后嘱咐了一句,在周六早上九点钟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按响了侧门门口的门铃。

侧门的旁边就是国太品牌研发大厦的正门,以往周末的时候,这扇大门一概都是紧闭着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周六却是四敞大开着,四名保安穿着整齐的制服,站在门的两边侍立,一丝不苟的样子。

“欢迎来到平阳市国太品牌研发大厦展厅参观。”把侧门打开的是一个脸上有几粒雀斑的女孩子,等到领队带着参观者全部进入了侧门之后,又把侧门关闭了,才对大家介绍说:“国太品牌研发大厦建成至今,已经有将近三十年的历史,每逢周末双休日,都会将一楼展厅对外开放,接受来访者的访问参观。各位是国太品牌研发大厦1578批参观者,参观时间为上午九点至中午十一点半,预祝各位参观愉快!”

“鼓掌!”

领队带头鼓起掌来,绝大部分的参观者也都很是兴奋的跟随一起鼓掌。

一个少年的情绪似乎不是很高,没什么鼓掌的兴趣,眼睛已经在一楼大厅之中扫视起来。

领队介绍说:“国太是咱们平阳市的支柱企业,每年平阳市三分之一强的利税都是国太创造的,这不单单是这一座大厦,还有与这座大厦相关联的众多生产企业。各位来到这里参观,将会观看到国太众多品牌的历史和演变,对于我们树立爱国爱家乡的思想观念,将会大有裨益。”

雀斑女孩子对领队的介绍比较满意,轻轻点头,请出身边的一个扎着马尾巴的小胖子年轻男子,说道:“各位,按照规矩,每一次的参观队伍,我们国太都会安排一位品牌主创随队介绍。这一位是国太动漫产业的主创孟雍灏先生。”

“欢迎各位。”孟雍灏的声音有点低沉,和他鼻梁上架着的那一副黑边眼镜很是配套。

心大概早已经飞到展厅内部的少年这一次转回头来,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眼孟雍灏,眼神之中写满了一丝丝的好奇。

“各位,如同这栋大厦的名字一样,国太品牌研发大厦其实是一个品牌研发部门,我们这一栋大厦主要分为十八个分支,遍布于整栋大厦的每一个楼层之中,基本上可以说,每一个楼层就是一个品牌发展门类。”孟雍灏很是公式化的介绍说:“各位现在所在的这个一楼,除了作为国太品牌研发大厦的接待处之外,还是国太的品牌展厅,请大家跟我来……”

就像他说的一样,在国太品牌研发大厦的一楼,除了正门的位置之外,周边一大圈,全是一个个的展柜,里面陈列着或者实物或者设计稿的一些展品。

他的介绍从门口的左侧开始,顺着墙壁的方向,慢慢移动。

少年一边听着他的介绍,一边走马观花一般看着展柜之中的展品,另一边,却是开始注意到大厅中央一组沙发之中聚坐在一起的十几个人。

领队大概是注意到了少年的心不在焉,小声提醒他说:“那些都是国太品牌研发的管事人,是郭家从京华那边派过来的管理人员。”

“管理人员?”少年有些意外,问道:“研发部门还需要什么管理人员?研发部门不就是各个主创们根据自己的想法去工作吗,这些管理人员管什么呢?”

领队说:“这是人家郭家的设置,咱是不明白的。”

少年轻轻摇头,没再说话。

但是大厅中央那些沙发上的管事人却是在说话的。

“闲的淡疼,大周末的还要迎接什么小少爷!”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将手里的几张扑克牌啪的一下摔在茶几上,说:“也不知道老爷子究竟想什么,十多年了,咱们在这边一直兢兢业业的,又没出什么事,凭白无故的给咱们安排什么管事?”

他旁边坐着的是一个瘦的皮包着骨头的中年男子,呵呵笑道:“七哥,兴许是老爷子知道你这十几年一直都是在这边兢兢业业的打扑克牌,才派个小少爷过来的吧!”

其余的人一听这话无不哈哈大笑。

金丝眼镜有点恼火,笑骂道:“老九,你这十几年在这边不也兢兢业业的忙活着泡小蜜吗?你看看你,现在瘦的跟个干鸡子一样,明显是那帮小妖精把你掏空了。”

其余人笑得更厉害了,瘦男子脸上也有点泛红,伸出手指指着周边一圈人,说:“你们也别笑,这也就是老爷子信任,真是深究起来,咱们这一帮人,没一个省油的灯。别的不说,这十几年来,估计着大家伙连手头上在管的什么事都不知道。”

“赢了!”

一个脸上涂抹的花枝招展的中年女子把手里最后一张牌一扔,哈哈笑道:“你们这帮男人,没一个好鸟!连打牌都特么心不在焉的,便宜老娘了!给钱给钱!”

打着牌的男人们都是一愣,看看手中的牌,只能是唉声叹气的把手里的牌扔到茶几上,每个人抓起面前的钱,少的捡出十张来扔到女子的面前,多的捡了二十张扔到了女子的面前。

女子美滋滋的把钱全部拢起来,码在了自己的面前。

一个五十多岁留着山羊胡的老人坐在最中央,他的比量着架着一副老式的圆形老花镜,这会儿杵了杵手中的柺棍,说道:“大家伙不要吵,还是好好合计合计今天的事最重要。”

金丝眼镜说:“二哥,今天这事有合计的必要吗?不就是一个小少爷吗?难不成咱们十几个人,还收拾不了他?”

女子妩媚的白他一眼,说:“七哥,你这话说的难听了,这个有什么收拾不收拾的,最多就是给他点好处,把他供起来,让他开心而来,放心而走,该干嘛干嘛去就是了。大家伙说是不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小少爷还没来,咱们就在这里算计着收视人家,虎视眈眈的,能有个好吗?”

瘦男子嘿嘿笑道:“还是十七妹说的在理,七哥,你火气太大,看看是不是回头兄弟我给你找个妞,好好败败火?”

山羊胡老人轻咳一声,说道:“你们这些人,不觉得我们应该想想正儿八经的对策吗?”

女子眨眨眼睛,问道:“二哥,你真觉得需要什么对策?我可是听说,这一次来的小少爷连老爷子的面都还没见过呢,是三少东家再外流落多年的儿子!”

金属钱夹
污泥浓度计公司
无轨火车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