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超级巡警正文第二百五十四章隐藏在五楼的惊

2019-02-04 06:29: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级巡警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静夜寄思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巡警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五十四章隐藏在五楼的惊天秘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张楚凌和周艳春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仿若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站在一边的甄子美和龅牙男两个人却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他们都在纳闷张楚凌怎么可能认识周艳春,而且看样子周艳春还对张楚凌挺客气的。

特别是龅牙男,他可知道自己兄长的脾气,以前自己吃亏时,几乎每一次都是自己的兄长帮忙找回场子,而那些欺辱自己的人没有一个最后不跟自己道歉赔罪的,可是今天自己的兄长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一般呢?

甄子美的眼睛也是一眨不眨的,此时她自然知道自己刚才被张楚凌给算计了,这让她怨恨张楚凌的同时对张楚凌也有了几分惧怕心理,要知道她印象中的张楚凌并没有这种算计能力的,不过甄子美此时显然没心思去想那么多,现在的她只想知道自己的兄长是如何收拾张楚凌的,她可不会认为自己的兄弟是好惹的,他们夫妇之所以对周艳春惧怕成这副样子,跟他们以前见过周艳春对待对手的残忍手段是密不可分的。

“张先生,这位是舍弟周彦宏,要是他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还请多多原谅。”周艳春旁敲侧击地想了解张楚凌背后的真正身份,可惜嗦了半天却一无所获,而他却偏偏是一个极为谨慎的人,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他可不想轻易地得罪一个强大的敌人。要知道张楚凌无论是在登山时地表现还是此时在跟自己交锋中体现出来的智慧。都不可能是一个巡警这么简单,所以他始终有点疑神疑鬼的,到了后面看实在从张楚凌的嘴中套不出什么话,他只好暂时作罢。

“周先生客气了,我跟你弟弟无冤无仇的,谈不上什么得罪不得罪的,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忙去了。”张楚凌自然知道周艳春这句话的意思,他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既然龅牙男在一边不敢吭声。他也不会笨得是自己设计作弄了龅牙男和甄子美。

“嗯,张先生请便。”周艳春礼貌地给张楚凌让出了一条道,让张楚凌离去。

见到已经没什么热闹可看的,围观地众人也依次离去了。不过经历了这场闹剧后,张楚凌却是不方便再离岗了,晃了晃头就继续朝五楼走去。

“哥,你就这么就过他了。”见到张楚凌若无其事地离去,龅牙男眼中露出不可置信地目光。

周艳春狠狠地瞪了龅牙男一眼。“你还嫌丢人不够么,回头我再收拾你,你们先找个地方把脸上的伤治疗一下,别在这里让人看了笑话。”

说完这句话,周艳春也懒得搭理站在一边委屈不已的甄子美和龅牙男,走进展览大厅熟络地跟展览室里面的众人招呼起来。

周艳春是一个心机很深地人,他之所以这么轻松放过张楚凌,除了没有摸清张楚凌的底细前不想动手外。他同时也不想在这种场合损坏自己的形象,要知道国际珠宝展览会都是在国际性大城市召开,现在好不容易在香港举行一次,联华珠宝行必须抓住这一次的机会打出自己的名气。

让张楚凌轻易地离去。并不意味着他就此放过张楚凌,跟展览室中许多商界大腕招呼过后,他随便找了现场一个机动部队成员,装着很随意地打听了一下张楚凌地情况。

这个机动部队成员对张楚凌了解也不是很深,他了解的都是一些表面的东西。从这个机动部队成员的嘴中。周艳春了解到张楚凌枪法不错,最近立了两次大功。刚刚晋升为见习督察而已。

“仅仅是这样么?”听完这个机动部队成员的叙说,周艳春有点疑惑,直觉告诉他张楚凌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接着他又不甘心地问了好几个机动部队成员关于张楚凌的情况,然后知道了张楚凌来自深水警署以及张楚凌的一些家庭情况。

“难道是自己多虑了?”在确认了张楚凌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后,周艳春开始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地了,他想起吕娜依偎在张楚凌怀中的一幕,又想起了刚才自己弟弟被张楚凌算计的事情,他的眼中不由冒出了怒火。

周艳春此时已经把张楚凌当成了一个能力出众,但是却不懂得变通地警察,在决定动手前,他又忍不住打给甄子美,询问她关于张楚凌的情况。

甄子美见周艳春朝自己询问张楚凌的情况,她不由心中一喜,甄子美开始看周艳春跟张楚凌那么亲热,还以为自己的打白挨了,可是此时既然周艳春跟自己询问张楚凌的情况,就说明周艳春跟张楚凌并不是熟识,也就意味着周艳春极有可能会对张楚凌动手替自己出气,所以甄子美迫不及待地把自己了解地情况跟周艳春说了一遍,当然,她了解地仅仅是三年前的张楚凌。

听到甄子美把她跟张楚凌之间纠纷地“来龙去脉”说清楚以后,周艳春心中的最后一点顾虑也没了,要是张楚凌有那么一点点的能量,说不定周艳春会有所顾忌而不敢收拾张楚凌,可是他综合了多方面的资料后,发现张楚凌除了枪法可以外,几乎就没什么可以称赞的地方,这让一向护短的他如何能够容忍张楚凌欺辱自己弟弟呢?

见到张楚凌居然再次转来,刘兴余吃惊之余忍不住问张楚凌原因,张楚凌自然不会把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跟刘兴余说,只是说提前离开影响不好,所以要等到换班时间再离开。

“张Sir,你工作的态度真好。难怪能这么快就升职见习督察了,对了,你见习督察考试准备得怎么样了啊?”刘兴余听完张楚凌地话,对张楚凌的工作态度由衷地佩服起来,要知道他跟张楚凌共事的这段日子,他可从来没见张楚凌对工作马虎过,就是今天张楚凌想提前走时他还有点纳闷呢,没想到张楚凌只是转眼间的功夫又回来了。

刘兴余现在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在张楚凌的怂恿下回家,他都怀疑张楚凌之所以那么跟自己说,完全是对自己的一场考验。在看到张楚凌升职就跟坐火车一般,刘兴余已然动了心思要跟张楚凌共事了,所以他现在几乎是想方设法地在张楚凌的心中留一个好的印象,期待机动部队的实习结束后。能够直接在张楚凌的管辖下工作。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刘叔,小彤彤最近学习怎么样?”张楚凌听到刘兴余地赞叹,他难得地脸红了一下,然后转移话题道。

“我早就知道那些考试难不倒张Sir的。小彤彤现在放暑假了,她的期末考试拿了双满分呢,最近她一直念叨着你的名字,张Sir你什么时候方便地话就到我家去坐坐吧……”见张楚凌提起自家的女儿,刘兴余的脸上笑开了花,话匣子一下子也收不住了。

“怪叔叔,我们又见面了。”一个清脆而甜腻的声音突然在展览室里响了起来,把滔滔不绝正讲个不停的刘兴余吓了一大跳。因为他清楚地知道房中只有自己和张楚凌两个人地,怎么会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呢?

张楚凌听到这个声音却是一怔,因为这个声音他记得很清楚,虽然自己只是听过一次。可是正是这个声音的主人,让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背负了不良记录。

“江璇,别缩头缩脑的了,我都看到你了。”张楚凌虽然是背对着门的,他也猜到了肯定是江璇藏在门后面说话。

刘兴余见张楚凌头也不回地说出这句话。他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不由左右看了看,却发现展览室中根本就没地方可以藏匿。

“哼。一点都不好玩。”江璇见自己这么快就被人给认出来了,她不由嘟囔着嘴巴钻了出来,“不过怪叔叔,你头也没回怎么就知道是我呢,难道过了这么长时间你还记得我的声音?”

那个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脖子上围着一块厚厚的毛巾,上身穿着一件米黄色地毛衣,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米黄色的毛衣有点紧,两个挺拔的**仿若要跳跃出来一般,她修长而富有弹性的大腿不安分地抖动着,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瞪着张楚凌看。

直到江璇站到了展厅中,刘兴余才发现了江璇地存在,只是他心中却疑惑不已,这个漂亮而充满了野性美的女孩到底跟张楚凌是什么关系呢,他们的对话怎么就越听越糊涂呢?

一年不见,江璇变得愈发美丽了,而且她的性子似乎也变得更野了,不过她的眼睛中灵气依然。

张楚凌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朝女孩地双手看去,在张楚凌地印象中,这个女孩有着一双灵巧的双手。

“你来这里干什么?”张楚凌在见到江璇那双灵动而白皙地双手也在不安分地动着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变得严肃了起来,突然间他想起了江璇第一次跟自己见面时似乎是一个小偷,而且是手法很老道的那种职业小偷,现在正值国际珠宝展览会召开之极她又出现了,这让张楚凌很难高兴得起来。

江璇也不回答张楚凌,而是缓缓地走到张楚凌身边,伸手吊住了张楚凌的脖子,然后把脸转向刘兴余说道,“这位伯伯,我们想干点成年人的事情,请你给我们一点私人空间好么?”

刘兴余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精灵古怪的女孩,正感叹这个女孩的聪慧和漂亮呢,突然间听到女孩逆天的话语,他差点没晕厥过去,“张Sir,这……”刘兴余期期艾艾地看着张楚凌,却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这个女孩实在给了刘兴余太大的震撼了,让他一时间有点举止失措。同时他也对张楚凌和这个女孩之间地关系彻底迷糊了。

“刘叔,你先出去一会吧,我有点事想跟她说。”见江璇还是跟一年前那般喜欢胡闹,张楚凌有点无奈,还好今天跟自己一起巡逻的是刘兴余,要是换一个喜欢八卦的人跟自己巡逻的话,估计回头自己又会多一条不良记录了。

“说吧,你到底来这里有何贵干?”见刘兴余退出了房间,张楚凌才出声道,潜意识中张楚凌还是想保护江璇。不想让刘兴余知道江璇是一个小偷。

刘兴余出去后,江璇咯咯一笑,放开了搂着张楚凌脖子的双手,却调皮地在张楚凌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才笑道,“你说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就来这里干什么咯。”

“哇,怪叔叔,你好有钱,居然身上这么多支票。我看看有多少啊,两百万,四百万……难道当警察这么有钱么?”张楚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江璇手中拿着几张支票在晃悠,他朝自己的口袋中一摸,发现自己袋子中的东西已经被一扫而空了。

张楚凌的这些支票就是那天跟吕娜爬山时赢回来的赌金,吕娜叫他今天下班后去取车,所以他才把这些支票带在身上。没想到转眼间这些支票就易了主,这让张楚凌在佩服江璇地手法变得比一年前厉害时,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哪里来的给我回哪去,这里不是你这种小孩呆的地方。”张楚凌沉声道。

张楚凌说话的同时他地手在空中形成一道幻影。等江璇反应过来时,她发现那些支票已经重新回到了张楚凌的手中,不由讶然地瞪大了眼睛。

“你……你怎么办到这一点的,教教我!”江璇在愣了一会后,不由大喊起来。要知道她是练了好长时间才练就现在的手法。她自以为这一次重出江湖肯定不会再被人所察觉了,所以才在家中呆了一年后再次出山。她没想到自己居然再一次碰到了一年前看破了自己手法的小警察,而这个警察居然再一次让自己失手了,她刚刚从张楚凌身上摸出支票而没被张楚凌察觉地兴奋已然全无,有的只是对张楚凌手法的激动。

“你先跟我说说你这一次来这里的目的。”张楚凌发现自己有点跟不上江璇的思维,他皱了皱眉头说道,通过刚才的试探,张楚凌发现江璇的手法虽然比一年轻进步很多了,可是她地心地却依然单纯和善良,对人没什么提防心理。

要是江璇刚才把那些支票藏起来,张楚凌肯定不一定会察觉得到自己的支票已然丢失,要是江璇对张楚凌有一点提防心理,她握在手中的支票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回到了自己手中,所以张楚凌并没有向对一般的小偷那样对待江璇,而是像一年前那般,对江璇采取了纵容地态度。

“要是我说的话你就教我你刚才抢我支票的手法?”江璇狡黠地看着张楚凌,好像吃定了张楚凌一般,尽管她不知道张楚凌为什么对她一再纵容,可是她却对张楚凌产生了极大的好感,她觉得张楚凌就像自己的大哥哥一般关心着自己,对张楚凌没有丝毫地畏惧心理。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肯定是想趁国际珠宝展览会召开地时候进来浑水摸鱼,偷点珠宝出去对吧?”见江璇一副调皮的样子,张楚凌还真地就拿她无可奈何,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自己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更主要的是,自己还对她一无所知。

张楚凌现在都很纳闷自己怎么会对这么一个陌生的女孩产生一种亲切和信任的感觉,甚至把她当成了边缘少女,动了要拯救她的念头,按理来说以自己冷静的性格,不可能有这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才对啊。

见张楚凌对自己的问题避而不谈,江璇的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失望,但是这种失望的神色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紧接着她便笑了起来,然后双手紧紧地抱着张楚凌的胳膊,娇嗔道,“大叔,求你了,你就教我刚才这一招吧,我保证自己告诉你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就是了。”

被江璇抱住了胳膊,她柔软的**在自己的胳膊肘上来回摩擦着,让张楚凌感觉有点尴尬,他有心挣脱江璇的拥抱,却害怕用力过大会伤了江璇,不由无奈地说道,“要教你我刚才的手法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把你家的详细情况介绍给我。”

“干吗,大叔,你想泡我啊?”听到张楚凌的话,江璇突然像受惊的小鸟一般,她突然放开了紧紧缠着张楚凌胳膊的手,双手抱胸问道。

张楚凌见到江璇警惕的目光,再听到她的话,他不由一怔,不过他很快便看出了江璇神情的做作,不由哈哈大笑道,“臭丫头,少跟我演戏,信不信我真的把你抓到警署去关几天?”

见自己的演技未能瞒过张楚凌,江璇不由沮丧地摇了摇头说道,“没道理啊,爹爹明显说我技术已经差不多可以跟他相媲美了的,怎么落在你眼中却处处是破绽了呢?”

“丫头,别告诉我你爹也是小偷啊?”听到江璇无意间的自言自语,张楚凌不由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不过假如她爹也是小偷的话,倒可以解释为什么自己在问到她她家详细情况时,她会借演戏而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你怎么知道……才不是呢,哼,你太坏了,我今天过来看看是哪个倒霉蛋看守五楼的,没想到是你,人家本来打算告诉你一句话的,没想到你居然想着法子骗我的口风,我不理你了。”江璇听到张楚凌居然敢说自己老爹也是小偷,她先是一惊,接着便矢口否认道,同时小嘴巴也撅了起来,仿佛真的生气了一般。

江璇的反应让张楚凌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同时他也感到好奇不已,江璇的家庭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怎么她老爹也是小偷呢,难道她的身手是她老爹教出来的,那么她家还有一些什么人呢,他们不会也都是小偷吧?

“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啦,别生气了,我跟你道歉,你刚才说守五楼的是倒霉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心中在揣测江璇的家庭情况,张楚凌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江璇话中的不对劲,他连忙出声问道。

“本姑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现在不想告诉你任何信息,你就等着自己被处罚挨批吧。”见张楚凌这么紧张,江璇反而眼睛望着天花板,对他不理不睬了。

“那要是我教你我刚才从你手中抢支票的手法呢?”张楚凌微笑着问道。

“一言为定?”江璇闻言立即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指头。

“驷马难追!”张楚凌愣了一下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指头。

张楚凌答应教江璇手法不是没有目的的,因为这种手法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学会的,那么自己就有更多的机会跟江璇共处,这样就可以更多地了解江璇以及她的家庭状况,必要时可以让她不做小偷,同时也可以了解到展览室的五楼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不为自己所知的秘密,可谓是一举多得。

全身乏力胃胀是什么病
上海真空镀膜设备厂家
江苏救生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