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床语正文第324章叫声

2019-02-26 18:41:2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床语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穷佛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床语全集阅读正文第324章叫声,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冒好了咳嗽没完没了
,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这时各书画届各路前辈们都在议论着墨落的画作,各报的都听着拍摄最佳的镜头,说话最热闹的还是那几个老头级的人物。

“墨落啊,你说说你啊,怎么想起来要举书画展了。”

这时廖伸在旁边的一幅《三骏图》前,看着,不禁问道。

“呵呵,要是为了索要你们的墨宝呗。哈哈……”这时墨落打趣道。

“墨宝,我看是烂纸还差不多。什么宝不宝的。你要 是多出钱的话,我天天给你写。行不。”

“就你,要那么多钱了还要什么钱啊,要是给钱的话,都给我老毛吧。我老毛缺钱花。你看穷的还是穿着二十年前的粗布大褂。”

这时廖伸看了毛管一眼,满眼的不顺,说道:

“你是怀念你那个骚婆娘吧。那个时候听你说,这是她亲手给你缝制的。”

这时刚说到这里,只见毛管一下子冲到了廖伸的眼前,伸出那只瘦得只剩骨头的手抓住廖伸的手

“兄弟啊,大知音啊,知音啊。”

这时廖伸一下子把她的手打开。说道。

“让开。死杂毛。”

“呵呵,老廖头啊,我喜欢你这么称呼我,亲切啊。这么多年了,虽然我们打打闹闹,可是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红过脸。或许呢我们就不是一个道上的人,可是老天爷偏偏把咱俩拴到一起。你说,咋办呢肌肉酸痛时候吃什么
?”

“是啊,你们俩其实就是很要好的朋友,表面上打打闹很是不和,但是心是相通的。具体一点。艺术是相通的。”

旁边一年过半百的带眼镜的老者说道:

“子鹤,我可告诉你,你可是媒体的人啊,有时间把他们俩弄个专访,是不是啊。”这时墨落拍拍这位老者。

毛管仰起脸问道。

“专访干吗?告诉你我可是一个归隐的人,才没那兴趣给你们玩。有那多时间还是把我兄弟墨落的画展好好弄弄。告诉你,我兄弟别看年轻,但是有作为啊,现在成立了什么听风堂广告公司,这以后跟你们有的打交道的。多宣传一下,效益好了,也好让 讨杯酒喝。哈哈…………”

“那是自然,我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哈哈……”

这时这个戴眼镜的老者忽然站在一大泼墨的《五蝠图》前站了下来。

“哇。墨落的这幅作品好啊,我看他很有价值,很有价值啊6岁儿童晚上睡觉出汗
。”

这时他招呼们都拢了过来。好好的给墨落来个专访,大力宣传一下。

这时墨落请他们到了会客厅,和面对面的交流了起来。

这时参展的人越来越多,这时“听风堂”艺术培训的宣传单传的铺天盖地。当场报名的人真是的出乎意料之外。

“嘿!这里好象不是你的作品啊。”

这时一大群重量级的人物一下子凑了过去小儿流感的症状
,这时墨落陪着我们一起走了过去,给我们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在练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冷静对待,这是一个机会,刚才这两们比较怪的书画家都是很德高望重的人物。虽然说话有点不着边际,但是地位在这里摆着,只有这样才有更高的亲和力。

“呵呵,是我写的?”墨落很认真的样子。

“哈哈,还想着忽悠我们,你以为我们都老的是吗?哈哈,别说老了,别算我瞎了,你的笔势走向都能告诉我是不是你的作品。这里啊,肯定是你学生的作品。我来好好研究一下。看看这名师底下的高徒啊。”

“呵呵,前辈请。”这时墨落没有作回答。请大家一起来看。

“这幅写的好啊。”

“那是我写的。”这时越通在后面大叫一声。

“哟,我还没说完呢?就叫起来了,哎…………”这时廖伸叹了口气,没有做什么表示了。这时人们都在继续看着这十一幅作品。

“我看写的不错,呵呵,就是有点急躁啊。看看看看,我还没仔细看呢?就发现这个字好象不大对,但是好象也知道错了,重了一下笔,虽然不失大雅,但是总归是败笔啊。我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都不敢拿这样的作品面世,看来这个小伙子比较有出息啊。呵呵……呵呵……”

这时听的越通脸上红一阵,紫一阵的,虽然前辈没有正面的指责,但是已经被两位名家做了负面的点评,看来这下给墨落书画展弄了一个不小的污点。

墨落大哥没说话,看了看刚才还叫唤的越通。

“这幅肖像画的很好啊,果真画的细腻,看看,这细小的毫毛都画的这么逼真。老夫羞愧啊。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这时廖伸指着一幅老太的肖像图赞叹不已。

这时廖伸念了起来:“胖妞涂雅。呵呵,这个名字倒也不错,不错。”

这时后面一个女生羞滴滴的掩面而笑。

“那幅不算什么,你来看年过幅,这幅字才叫好呢?笔法老练,有羲之遗韵啊。看看多么流畅啊,就象那行云流水,美哉,美哉……”

这时我心中大喜,原来这个毛管指的就是我的作品。我心中大喜。

“子轩,哦,毕子轩,名字跟姓都连在一起了,差点看不出来啊。”

“不错,不错,看来听风堂绝非浪得虚名啊。老师更是为了他的学生煞费苦心。”

展厅内外,人影踊动,好一番和谐的景象。家长,孩子都在这片艺术的领域里游啊游……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到听风堂的门口有着一阵紧急的敲门声。嘿!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么早敲门干吗?

“开门啊,开门。”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叫声尖而亮,就象山巅那头饥饿了三天的狼嚎。

“谁啊。这么早叫着干吗?”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似乎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