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现代诡异录

2019-06-18 11:44: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虽然没有丁小曼说得那么夸张,但还真有芥末油。她连忙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哎呀!”只见指尖上是有点儿油腻腻的,“一定是刚才往外撒芥末油的时候,不小心漏了几滴。”丁小曼已经痛不欲生了。随着眼泪往下冲,连两边脸颊都跟着胖大起来……马晓南:“……”这倒霉催的姑娘。“唉,”就算是不小心,人家的脸都快肿成猪头了,她也不能再解释什么了,“等出去了,医药费我包了!”“不光医药费!”丁小曼继续嚎,“还有精神损失费!还有误工费!”马晓南一概不还价:“好好好!都包了!”接下来就陷入了一片小安静。丁小曼在那儿默默地流泪,马晓南也不敢随便出声,简宁继续他的昏迷不醒。连外面的伥也被芥末油吓得退避三舍,只有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不知过了多久,伥群又有了点儿动静。先是迟志华三个带头,缓缓地又向字圈靠近。渐渐的,其它伥的胆子也受到鼓舞,也慢慢向迟志华它们聚拢。马晓南试着用鼻子嗅了一下,原来是空气里的芥末味冲淡了,忙又打开瓶塞,撒了一遍“花露水”。惊嚎声中,迟志华领着伥群再度退回。几次三番,就算每次的消耗量不大,渐渐地,一瓶芥末油也少了一大半。没有手机就不知道准确的时间,但感觉上,也能知道过了不少时间了。绝不止十几二十分钟。马晓南有点儿吃不准了:“肖易明他们怎么还不来?”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也在忍不住地怀疑:到底行不行啊?丁小曼默默地流了这大半天的泪,那种火烧火燎的疼痛好多了,也总算恢复了一点儿心情和力气说话:“我是不知道你那什么肖易明来不来,反正我弟一定会来的。”马晓南抿了抿嘴,又静了一会儿。这会儿功夫里,伥群又靠过来两次,仍然被她用芥末油送走了。看着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油状液体,马晓南觉得不能再干等下去。她握着拳头,轻轻地一敲大腿。丁小曼惊诧地抬头:“你干什么?”马晓南没有直接回答:“我相信不管肖易明,还是你弟弟,他们肯定是想来的。但想来和能来可不是一回事儿。”丁小曼的神色也是微微一懔。马晓南:“他们也就是刚接触到狻而已。就算狻对肖易明表现得很友好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夫妻俩还得磨合呢,何况刚碰上面的一人一兽?”“……”丁小曼也开始觉得马晓南说得有道理了,“你的意思是,咱们最好自己想想办法了?可是咱们现在,”她翻着眼皮冲马晓南笑着哼了一声,“有一个能用的吗?”马晓南:“必须的。想不出来也得想。”丁小曼一挑眉:“好,只要你想得出来,我就听你的。”马晓南一指她神奇的麻布小包:“你这包跟机器猫的口袋似的,里面到底装了多少东西?”丁小曼冲她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将包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东西倒真不少,但也没有马晓南想象中的那么多。数一数,这一小堆有十几样东西。“就这些?”马晓南问。丁小曼:“不然你还想要多少?”马晓南:“……”丁小曼:“你还真以为我这是机器猫的万能口袋啊?”马晓南呵呵一笑,先扒拉出来一只扁扁的小盒子。她记得是之前为了唤醒昏迷的简宁,给他闻过的。“这个是……”没说完,马晓南就自己否定了,“不能用。这个是醒神的,给它们闻了更不得了。”一只装了很多米白色针状物的瓶子。是之前打在白小桦的身上,令它攻击简明的。“对了,”马晓南将这只瓶子挑到一旁,“这个能让它们产生幻觉!”丁小曼:“这玩意儿,跟你一说你就该知道了。”马晓南:“嗯?”丁小曼:“这些是用嗜魂尸体的粉末压制而成的。就叫嗜魂针。”马晓南:“嗜魂?”丁小曼:“……”一下子醒悟过来了。上回血妖的事(请见第十一、十二个故事《血移魂》),不管是简宁、还是郑含,都没跟马晓南说。嗜魂是一种形状类似白蛾的东西,它们的尸体粉末具有强烈的致幻效果。“听不懂吗?”丁小曼只得迅速地扭转回来,“算了,当我白说。”要是在平时,马晓南可没那么好糊弄,实在是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这个可以用。”马晓南拍了拍嗜魂针的瓶子,“让它们互殴最好。”丁小曼眼珠子一转,连忙又将瓶子拿回来:“那也用不了这么多,只要三根就够了。”说着,有点儿阴险地一扬嘴巴,眼睛往迟志华三人那边一瞄。马晓南十分之赞同。这三个明显是能力最强的。这一群伥都唯它们马首是瞻。让三个将军跟一群兵对打,事半功倍啊。丁小曼又将其它东西做了简单的介绍。马晓南认真听着,都是挺神奇的东西,可惜不适合现在用。听到最后,总算又挑中一个:“还有这个极乐草!”但在她手上还没有一秒,就被丁小曼劈手夺过去了。“这个不行!”丁小曼面露凶相,“你知道极乐草多难搞吗?三十年才长成一株,一株也就一茬韭菜大小。总共就炼出了两颗药丸,给我哥用了一颗,这是未来三十年的最后一颗了。”马晓南尽量劝道:“那也不是完全没有了嘛。时间过得多快啊!三十年总会过去的。”丁小曼眼睛瞪得铜铃大:“你说得倒轻巧。三十年后,我都多少岁了?早退休了!”马晓南叹了一口气。丁小曼真是爱财如命,都这个节骨眼儿了,还想讨价还价……只能来句狠的了。“你要是现在舍不得,”她说,“就没有三十年以后的事儿了。”丁小曼脖子一梗:“……”马晓南:“你再仔细算算,究竟哪条路吃亏?”就见丁小曼一口气憋得,连马晓南都要替她难受了。终于见她牙一咬,把药丸又拍了回去。正心痛得咝咝抽气,却见马晓南又将药丸推回到她的面前。“干嘛?”丁小曼狐疑中带一丝窃喜,窃喜中又带一丝惊奇地看着马晓南,“你不会又改变主意了吧?”马晓南笑眯眯地道:“我要这个也没用啊!还是得你用。”“……”丁小曼的脸色变难看了,“你是让我吃掉吗?”马晓南用力地点了一下头。“卧槽!”丁小曼又一次忍不住了,“你有良心没有啊?”马晓南也没办法:“我要是有灵力,我就吃了。那不是现在只有你行吗?”丁小曼:“……”只好对着地面一阵运气。“行了,”她也认了,只要过了今天这一关,以后不愁没时间算账,“继续吧。”“也没什么策略了,”马晓南说着,向不远处的地上指了一下,“看见了吗?”丁小曼定睛一看:“窨井盖?”马晓南点头:“这么多伥,不能让它们继续堵在通道里,更不能让它们跑了……”这下丁小曼登时领会了她的意思:“你想让我把它们引到地下水道里去?”马晓南:“对。”丁小曼点头:“好,把它们困在里面就对了。”想想又问,“可是它们不一定会跟着我,你们两个都不能动,说不定它们还是愿意守着你们啊。而且地下水道的那股味儿啊!”丁小曼皱着眉毛直摇头:“你不是说伥的嗅觉很灵敏吗?就算我冒着生命的危险把它们引到入口,也会被熏跑了吧?”“地下水道的味儿是不好闻,”马晓南笑着摇了摇手里的芥末油,“可是跟这个比呢?”丁小曼看看那瓶芥末油:“……”然后又看向马晓南,一下子识破了她的安排,“我在前面不要命地引走伥,你就在后面留下来负责继续甩芥末油?”马晓南又给自己加上一项艰巨的任务:“我还得看着老板啊!”丁小曼:“……”马晓南嘿嘿一笑:“我既没有灵力,也跑不过伥,只能不给你拖后腿了。”丁小曼咬着牙笑道:“真是谢谢你了啊!”360搜索.现代诡异录更新快“引到下水道里以后,”马晓南接着说完,你再把那三根嗜魂针打到迟志华它们的身上,让它们在下水道里互殴。”丁小曼瞪着马晓南三秒:“第一步就是,我先把这药给吞了,是吧?”马晓南脸上堆着满满的笑。目前来看,也只有这样办了。丁小曼又瞪了马晓南一眼,才拿起药丸一口吞下。在极乐草的效用下,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伥群在追到地下水道的入口时,还是犹豫了一下的,但在身后马晓南强大的芥末油攻势下(马晓南将剩下的芥末油一次全用光了),很快就嗷嗷叫着冲了进去。下面的气味也对伥们形成很大的干扰。它们基本是靠嗅觉追踪目标的,没追上十几米,就开始显现出混乱。......</P>

大连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
洛阳最好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西安医院治疗癫痫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