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九幽大帝095十万灵丹的誓言霸

2019-01-29 01:14: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幽大帝 095 十万灵丹的誓言

当兰牧醒來时已是第二天清晨,他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座竹屋内,竹屋看起來十分老旧,还摆设着一些家具,竹桌茶几,书架厨台,显然这里并不是他的房间,

“小子,你终于醒了,你倒是真能睡,”识海内响起破军的声音,

兰牧揉着发痛的眉心坐了起來,愕然发现体内伤势竟然好了七七八八,不由大感惊奇,他犹记得他体内的血肉经脉可是被战伐决强烈的冲击力给震成了重伤,可现在他竟然感觉不到多少疼痛,

“破军,我的伤这是……”

“是你师父做的,真沒看出了那小老头实力不怎么样,救人的水平倒是挺高,这要是放在军队里面做个医疗主官搓搓有余,就是资质差了点,结丹无望,”破军砸着嘴说道,

兰牧知道能让破军看上眼的人不多,能得到破军的一句评价必定是具有异于常人的能力,

“昨天你在冲关时到底生了什么,那股蓝色的气息是不是你放出來的,”见兰牧精神良好,破军立即询问起昨天冲关时从兰牧体内散发出來的那道蓝光,

“确实是从我气海内冒出了的,”兰牧点了点头,继续道“可是那不是我主动释放的,是它自己突然出现的,我也不知道那道蓝光是什么,”

“它出现的时候你什么感觉,”破军神色严肃的问道,

“什么感觉,我就是感觉好像体内有什么东西要苏醒,整个人都热血沸腾,气血翻涌,好似要燃烧起來一样,对了,蓝光出现时灵力消耗的很快,”兰牧仔细回应着当时的情景,

破军沉思了片刻说道“或许是你的血脉天赋要觉醒了,”

“血脉天赋,”听到这里,兰牧呼吸一滞,双手不由紧紧握了起來,

兰牧手腕上深蓝纹的颜色很淡,说明他的血脉之力并不是很强,能够觉醒血脉天赋的可能几乎微乎其微,兰牧对血脉天赋几乎沒有什么期盼,可现在破军却告诉他昨天他激发出那道蓝光属于血脉天赋,这让他的双眼开始变的炙热起來,

“破军,你说的是真的吗,”兰牧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应该沒有错,那股來自远古荒蛮的气息,应该就是传承于兰族血脉中的某段记忆,”破军的语气越來越肯定,

“可是为什么血脉天赋会毫无迹象的出现,

而且沒有完全觉醒只是闪了一下又消失不见了,”兰牧不解的问道,

“我想是和你这次冲关的方式有关,这次晋级你用掉了近万枚云丹,如此奢侈的晋级方式估计也就只有你能做的出來,”

兰牧沉思片刻,发现这是唯一能够解释血脉天赋被激发的原因,通常一枚云丹就已很难寻觅踪迹,有价无市,更不用谈服用万枚云丹晋级,

兰牧忽然脑中明光一闪,这次晋级他服用了近万枚,可从炼气八层晋级炼气九层需要这么多灵气吗,这已经完全超出正常的需求量,兰牧一直专注于修炼晋级竟然沒有发现这一问題,显然这里面有一大部分灵气被用在了别处,

“破军,你说如果我继续狂吞云丹能不能再次将那道蓝光激发出來,”兰牧心中有了一个十分大胆的计划,

“倒不是沒有这个可能,但从这次晋级來看,想要再激发出那道蓝光,恐怕一万颗云丹可不够,”破军琢磨着这倒是可以一试,

“一万颗云丹不够,那就用十万颗云丹,我就是把云丹当饭吃,也要把血脉天赋给激发出來,”兰牧双目一蹬,豪气干云的说道,

此时屋门被轻轻推开,李一山端着粥食从外面走了进來,看到坐在竹床上的兰牧,轻声道“你醒了,”

兰牧下床,躬身拜谢道“谢师父替我疗伤,”

“你沒事就好,过來吃早餐吧,”李一山把托盘摆到竹桌上,坐了下來,

兰牧快步上前,抢先将碗筷从托盘内取出摆到了兰牧的面前,

李一山笑着点了点首,端起清粥就食起來,好似性情淡然的农家老者,粗衣淡食,

“师父,到了筑基期不是以天地灵气为食吗,吃这种稻谷虽然可以果腹,但会增加体内的杂质,您为何要……”兰牧不解的看向李一山,

李一山放下竹筷,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为师修的是心,而不是口,这些稻米是为师亲自种的,乃至这竹屋、竹架都是师父一手建出來的,而这些材料皆是取自于青霞峰,为师虽然行凡人之举,悟的却是整个青霞峰的气韵,心念所至,大道自成,”

“好一句‘心念所至,大道自成’,兰牧,你这个师父不简单,悟性很是不错,只可惜他这副皮囊太差,如果他能修炼到元婴,夺舍一副好肉体,大道有望,”破军有些遗憾的摇头道,

“李牧,这是青木决的心法,为师想了想,虽然你的道法不适合这门心法,但青木决有静心安神的功效,以后若是有心烦意燥时便运转一遍青木决,可免心魔困扰,”

说着李一山抬起食指在兰牧的眉心一点,一段长篇经文浮现在兰牧的脑海里,兰牧注意到这片青木决只有炼气期和筑基期的心法,后面心法全部缺失,想來这便是青木决沒落的原因,或许李一山境界停滞不前也跟心法缺失有关,

兰牧闭目凝神,默记了片刻青木决,睁眼道“谢师父赐弟子心法,”

“谢什么,青霞峰就只剩你我二人,为师总不能让青霞峰的传承断在我的手里,以后你若是碰到心性上佳的人,便将此心法传下去吧,”李一山轻叹一声,似乎为青霞峰的未來感到担忧,

兰牧连声应诺,随后坐在李一山对面喝粥,

早饭草草结束后,兰牧就拜谢离开了竹屋,沿着山路石他想了想阶回到了他的竹屋,

刚推开竹屋大门,一只蔫吧的鸟头就伸了出來,整整一天一夜沒吃沒喝,大黑鸟都虚弱到了极点,加上上时间被绑缚在竹屋内无法动弹,大黑鸟的状态十分不好,

兰牧一拍脑门,这才想起他把大黑鸟给忘了,立即上前给大黑鸟松绑,喂水投食,

大黑鸟伸着脖子在装着灵谷的米袋里啄食了半天,直到它的肚皮再也装不下一粒灵谷,它才不甘心的打着饱嗝将鸟头伸出米袋,瞧那架势颇有储粮抗灾的意思,

兰牧尴尬的挠了下头,先是差点饿死信鸽,借着又饿了一顿大黑鸟,看來他确实不适合养宠物,为避免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兰牧取出两袋灵谷直接挂在大黑鸟的脖子上,

“饿了就自己啄食吃,这是你十天的口粮,吃完了再说,”兰牧不适合做这种细致的喂养工作,索性当起了甩手掌柜,将灵谷全都扔给了大黑鸟,

大黑鸟一愣,眨了两下独眼,才反应过來它脖子上挂了两袋灵谷,欢喜之极的连连点头,看來接下來的几天它都不用面临断粮的危机了,

可大黑鸟还沒高兴多久就又被兰牧捆成了粽子,兰牧拍了拍手,推开内屋小门钻进了山洞内,

兰牧在山洞内呆了大半天,勉强用上百粒云丹稳固住了炼气九层的境界,现在他的储物袋内再也拿不出一粒灵丹,空荡荡的储物袋内能卖钱的就只剩下半只五级灵兽的尸体和二十枚黑梅令牌,

兰牧走出竹屋,叫上正在消食的大黑鸟径直飞往内堂大殿,

当兰牧骑着大黑鸟落在内堂大殿前面的广场时,立时引來不少人的目光,因为飞行坐骑实在是太抢眼了,买飞行坐骑的钱都够买一柄品质不错的中品灵剑,飞行坐骑几乎只有那些又有多少人知道身家富裕的败家子才会买來充门面,

众人纷纷猜测这个骑着飞行坐骑的人到底是谁,

“这是哪个豪门的,真舍得花几万块灵石买飞行坐骑,就是这只鸟的卖相差了点,瞧那羽毛都掉了不少,有些地方都秃了,”

“确实是,要不是看到它飞行的速度,我还以为是只普通的黑鸟,”

看到一片目光盯向自己,大黑鸟高傲的抬起胸脯,好似俯瞰云端的神鹰,迈着外八步一扭一扭的广场上走着,

四周立时响起一片笑声,有眼红的,也有不愤的,

“瞧见沒,这只鸟还挺傲气,毛儿都快掉沒了,还学人走路,”

内堂门前喧哗声越來越大,驻足围观的弟子越來越多,对着兰牧的大黑鸟指指点点,而兰牧也成了众人嘲笑的中心,

看到自己帅气的动作竟引來一片嘲笑声,大黑鸟愤怒的张开三米宽的大翅膀,冲周围人群发出威胁的啼叫声,

“嘤,”

“哈哈,”看到黑鸟竟然发怒了,笑声不仅沒有减少,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大黑鸟独目中凶光一闪,就要做势飞扑,攻击其中笑的最欢的一个人,然而还未等它拍翅膀飞起來,兰牧深处左手压住了它起飞的动作,

兰牧冷冷看着众人的嘲笑,重重的冷哼一声,同时十六轮灵力波动夹杂在声音内悠悠荡了出去,

形如水纹的音波缓缓扩散,被音波掠过的众人纷纷面色大变,欢乐的嘲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重的呼吸声,

“是谁在内堂外面大声嬉闹,当天璇宗的戒律是摆设不成,”浑厚的音波从远处飘來,震的众人身心为之一颤,

眨眼睛一位身着zǐ色道袍的中年人落在台阶的最高处,

众人面色一惧,齐声请安道“刑师叔,”

看清來者,兰牧心头一惊,竟是执法殿殿主刑刚,

前玻璃贴膜多少钱
孙子兵法与
宝宝帽子制作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