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把根留住第79第129章是爷们就得维护老

2019-02-03 21:58: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把根留住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怒沧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把根留住全集阅读第79●第129章是爷们就得维护老婆的尊严看我老段的智慧吧!,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段青云心里很是气恼:妈妈的,这“九个老婆”平日里姐姐长妹妹短的那么亲近,刚才在打谷场上那一幕残忍闹剧,恰恰证明了一个久传不衰的真理:女人群里,没有几个是真正的朋友!不过,段青云对于这九个老婆的性格早已摸得透透的,姑娘家内心深处的那种强烈的嫉妒之心时时刻刻都在他的面前展露,她们曾经立下了毒誓:如果与段大哥见面,必须等到九个姐妹全都聚齐了才可,否则,少一个也不行!如果哪个胆大的家伙敢私自去找段大哥,不论什么时间场合,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必将遭到一百个**犯的群奸!这也是“五老婆”冷秀云为什么被其他八个姐妹往死里打的主要原因了。

“吱吜——”屋门开了。冷秀云从屋里走了出来。

段青云一看,眼睛亮了,“五老婆”经过一番休息,再加上老段的对症下药,她脸上的伤痕已经渐渐淡化,重新恢复了漂亮姑娘的纯美容颜,清丽至极。

冷秀云的一张瓜子脸蛋依旧泛动着红润,虽然裆部的血痕经过了精心的擦拭,但难掩那一片浓重的红迹。刚才,在打谷场上,众姐妹对冷秀云拳脚相加的时候,冷秀云突然来了月经,若不是段青云及时赶来,冷秀云恐怕会得一场一般女人很少患上的“月经病”。

“段大哥,谢谢你!”冷秀云含羞而笑。

段青云嘿嘿一声坏笑,道:“都老夫老妻的了,还要感谢什么?”目光不住地在冷秀云的身体的关键部位游走,似乎能透过冷秀云的淡黄色毛衣看到那冰雪般的肌肤,还有那丰满而富有弹性的**。

见老段盯着自己色眯眯地看不够,冷秀云不再言语,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毕竟,女人当着男人的面来了月经并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而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所欣赏,对于漂亮女人来讲是莫大的荣幸。

然而,段青云只是端详了冷秀云五分钟便将目光移向别处,他现在没有多少心情来与“五老婆”谈情说爱,昨晚刚刚为虎大哥实施了换鞭手术,接着又顺理成章地为王金牛做了旷世奇术,虽然这两个手术都很顺利,他却一直都在担忧,镇长刁革委是灵贤镇的土皇帝,谁都得罪不起,他段青云一个没爹没娘的穷小子,虽然头上顶着“中医世家”的招牌,更让灵贤镇的女人们鼓起了肚皮怀上了娃娃,在镇上的口碑也还算不错,所谓“木秀于林,风必吹之”,刁镇长早已看他不顺眼,如果老刁知道段青云偷了他的虎鞭,割了他家那条世界名犬的狗鞭,该将如何呢?答案只有一个,刁革委会要了他的小命!

尽管段青云是个心胸开阔之人,但事关他的身家性命,不得不好好考虑这个问题。刁镇长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按理说动静不小啊,现在居然静悄悄的,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镇里也没有任何关于这方面的消息。越是这样,越让段青云有些不安起来。

“五老婆”见段青云眼睛里不时涌动着一丝担忧,坐在老段身边,道:“段大哥,你好像很紧张。”

段青云一把纂住冷秀云的洁白玉手,与冷秀云四目相对,用一副从来都没有的郑重语气,道:“老婆,你必须得答应我,昨晚所有的事,你都不能说出去,不然,你段大哥死定了!”

冷秀云道:“段大哥,你放心吧,刚才在打谷场上,你的那些——那些其他的老婆们,把我打成那个样子了,我都没有叫出声来,也没有说出昨晚那些事的一个字,相信我,好么?”

段青云这才笑了。抬头看一眼大门口的那颗百年古松,松针在瑟瑟秋风中犹如雨下,柔声道:“老婆,今晚我陪你上山,看月亮,好么?”

冷秀云一听,心中升起一丝温馨,然而,她脸上的欣喜笑容转瞬即逝,换作一副忧伤。

“老婆,难道你今晚上有事?”段青云看着“五老婆”默然神伤的脸,心道,这个老婆忧伤时的样子,真是别有一番风韵啊,哈哈。

只听“五老婆”断断续续地道:“段,段大哥,我,我害怕,害怕你的其他的老婆们打我……”

段青云轻轻把“五老婆”揽入怀里,隔着淡黄色毛衣,抚摸着“五老婆”柔弱的肩膀,笑道:“放心吧,今天晚上,我只要你一个人陪我上山。”

“五老婆”一听,这下可放宽心了,伸出双臂来,微颤着抱住了段青云的腰。

突然,只听得门口古松下传来一串厉声叫喊:“段大哥,为什么不带我们去?难道你不喜欢我们了么?”

段青云大惊,赶忙回头,只见“大老婆”胡杏儿率领着其他的七位老婆齐刷刷出现在老段面前。

老段一见这阵势,并不惊慌,嘿嘿一笑,道:“谁说我不喜欢你们了?”

胡杏儿指着段青云怀里的冷秀云,眼睛里射出愤恨之火,完全不见了平日里在段青云面前显露出的温柔可人气质,大骂道:“都是这个骚货,害得我们姐妹和段大哥的关系疏远了,喂,骚货,你给老娘听好喽,从明天开始,如果再敢靠近段大哥一步,我们绝对饶不了你,哼!”

段青云一听,心中大有怒气,操,你们当着我老段的面居然说出这等话语,也太他妈的犯贱了,试看整座灵贤古镇,我老段想接触的女人,哪个能逃脱得了呢?你们这几个死丫头片子,也想给段爷使拌子,真是不知天高地也厚!

此时,其他几个老婆也都野鸟般叽叽喳喳起来:“段大哥,她是个骚货,身上都是骚气,你以后可不能跟她这种骚货在一起!”

“放心好啦,咱们段大哥是什么人,怎么会跟一个不要脸的骚货在一起呢!”

“段大哥,咱们今天晚上去灵寿山看月亮吧,听说有流星雨,咱们去许个愿,好不?”

……

听着姐妹们的辱骂,冷秀云默默地流着泪,想回骂几句又不知如何开口。在冷秀云的眼里,胡杏儿和其他几个姐妹都是在灵贤镇有些“背景”的人,尤其是胡杏儿,是镇长刁革委的亲外甥女,在灵贤镇里天不怕地不怕,想打谁就打谁,想骂谁就骂谁,就连段青云也忌惮三分,她冷秀云家穷地薄,只有一个老实巴交的哥哥冷秀峰。但冷秀云并非害怕这些姐妹们,她知道,会不会跟老段在一起,不是姐妹们所能决定了的,而是她与老段之间的事儿。同时,冷秀云又有美丽女人所具有的聪明的一面,她面对众姐妹们的辱骂,她以泪水洗面,更能使老段这种怜香惜玉的男人对她产生好感。她知道,大多数男人是不喜欢泼妇类型的女人的,即使这女人长得貌美如仙女下凡!这就是冷秀云的聪明之处。

而段青云经过昨夜老虎来临之前老婆们的不同反应,以及在打谷场上众老婆毒打五老婆的惊人举动,还有刚才老婆们对五老婆的种种下流辱骂,对这些老婆们突然之间产生了极度的厌烦,他突然间觉得,这些老婆们一下子变得跟不讲道理的泼妇一般,像是刁革委家的“胜虎”,见人就咬,盛气凌人,我老段真他妈的瞎了狗眼,光看见她们的脸蛋,没有认清他们的卑鄙肮脏的内心!按照老段的为人,一气之下便把这些刁蛮的老婆们一哄而散,再不准登段家之门!

同时,段青云又考虑到,这些老婆们之所以对五老婆又打又骂,皆出于对他老段的一腔最为原始的情意,这是不能抹杀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他老段还真他妈的幸运,哈哈!

所以,老段即使生气却不能跟这些泼妇般的老婆们翻脸,当初,是你老段对人家姑娘们死皮赖脸的千磨万缠,又动用自己配制的平和月经的药物让人家姑娘对你产生好感,现在,人家姑娘虽然为了你而发生“内讧事件”,想想也是人之常情,没有必要把老婆们一哄而散,再加上这些老婆们平日里又是送吃又是送喝把你老段伺候得犹如神仙一般,更不能开口说拜拜了。

老段嘿嘿一阵坏笑,扫视一眼众老婆,最后把目光停滞在五老婆身上,道:“老婆们,你们知道么,昨天晚上,我在朋友家呆了一晚上,今天一大早刚回来,昨晚半夜听到老虎叫,我都快吓死了,你们可是我的老婆啊,不论哪个老婆,要是断了一根汗毛啥的,我肯定哭死啊,而你们居然给我守了大半夜的门,我得好好感谢你们哪!”

老婆们听着老段胡编乱造,一时间面面相觑,段大哥原来并不生我们的气啊!

段青云不等她们反应过来,又道:“可你们中间偏偏又有一个倒霉蛋,她就是咱们家的老五!”

话一出口,老婆们纷纷把目光转向了五老婆冷秀云,她们听着段青云的语气,感觉段大哥对五老婆冷秀云并不十分的满意。

只听段青云道:“老五啊老五,你可真是他娘的倒霉到家了,老虎来的时候,她跟着你们一起跑,没想到一抬腿就扭了脚脖子,哈哈,真是个倒霉蛋啊,不过,你也跟其他的老婆一样,对我老段很是忠诚,扭了脚脖子,走不了路,干脆就顺便给我守了一晚上大门,哈哈,今晚上,咱们一块上山看月亮去!”

说这话时,老段偷偷给五老婆使了一个眼神。五老婆虽然不是很明白,也不能再说什么,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对老段强烈不满:好你个段青云,我昨晚陪了你大半夜,差点没让老虎给塞了牙缝,她们刚才对我又是打又是骂的,你居然不护着我,连句公道话也不说一句!

而其他的老婆们听了老段的话,乐了,看起来,她们的段大哥昨晚上并没有跟五妹子独处一室,这下就彻底安下了心,同时,老段答应她们晚上到灵寿山看月亮,这更让她们兴奋得不得了。

不要怪这些老婆们都是弱智,因而容易哄骗,因为她们正处于谈情说爱的年龄阶段。原因就这么简单。

然而,段青云话锋一转,长长叹了一口气,望着门外的那颗古松默不作声。

大老婆胡杏儿与其他几个老婆对望一眼,纳闷地道:”段大哥,你怎么又在叹气呢,有那么多烦恼事么?”

老段再次叹息一声,脸上的坏笑消失了,换作一脸的愁苦样,原本饿狼般的眼神里也在瞬间黯淡起来,道:“哎,老婆们哪,你们每个人都是我老段的心头肉啊,可是,咱家的老五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哎,我心里难受啊……”

老婆们一听,不知道怎么办了,毕竟,她们是经过一番密谋,联合起来一起殴打辱骂“老五”的,这可怎么办啊!她们就看不得老段那副装出来的忧郁相,老段一忧郁,她们就心软。这就是老段的魅力所在!

半晌,大老婆胡杏儿面向冷秀云,率先开口了:“五妹子,是我带头打你骂你的,你有什么怨气,就朝我身上撒吧!”

二老婆曾青青走上前来,朝着冷秀云道:“老五,我刚才踢了你十来脚,捅了你三十多拳,你现在就还我吧!”说着,曾青青一拉冷秀云的手,在自己的脸上“啪啪啪”扇了几耳光,若不是冷秀云拼命地缩回了手,曾青青还会继续用冷秀云的手打自己的脸。

紧接着,其他几个老婆一同上前,或者向冷秀云陪不是,或者用冷秀云的手使劲地打自己。同时,她们不时地用眼睛余光瞥着目瞪口呆的老段。

老段待五老婆的自尊心得到抚慰,惊恐万状的扑上前来,挨个抚摸着老婆们的脸,不断地叹息着:“哎呀,我的心肝啊,你们这是何苦啊,你们都是我老段的心头肉啊,你们这么个打法,让我心疼啊,老五啊,你给我老段个面子,原谅了老婆们吧?”

冷秀云点了点头……

div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导轨链条升降机电话
代发服务
南京行星滚柱丝杠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