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陈家妖孽正文第九百八十四章余热

2019-02-03 23:51:0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九百八十四章:余热,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九百八十四章

陈公子在许家果然遭到了跟在纳兰家截然不同的待遇,多方面原因导致,在东北那会,陈平跟纳兰老王爷终究是初见,相处起来,难免很客气,许老爷子就不一样,陈公子从前在北京的那段时间,几乎把许家庄园当成后『花』园一般,有事没事就过来转一圈,跟许老爷子熟的不能再熟,所以老人跟陈平根本就不客气,嬉笑怒骂,真的当自己人使唤,没有丝毫见外情绪,在加上许公主从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得主,什么事一旦不顺心,才不管你什么场合,该发飙就发飙,当之无愧的『女』侠级别人物,而且因为父母平日里太忙,从小到大就在许老爷子的监护下成长,所以在许家的两天时间内,爷爷和孙『女』一唱一和,配合默契,已经让许家人嗅出一些苗头,事情已成定局,到也什么人干站出来『bāng』打鸳鸯,倒是陈公子跟在各个军区或者间接在总参或者军委任职的一个中年大叔相谈甚欢的时候,他们的子『女』都对陈公子表情不善,尤其是一些十六七岁的男孩,那一声姐夫,叫的真是一点都不心甘情愿呐,估『摸』着许公主在许家一众弟弟妹妹心里,早就是完美与智慧的化身,在许家不断都很谦虚的陈公子,各方面表现在他们看来,似乎都配不上自己的姐姐。15

陈平这次也没做什么语出惊人的事情,对男人来说,任何形式的姐妹双收,到最后只需成功,肯定是件相当舒爽的事情,许舒的妹妹许思多水灵的小美『女』啊,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经过社会的打磨,已经逐步开始绽放风采,魅力直追许舒,不过陈公子对这个小姨子真没太多想法,各种条件都不允许,而且来许家的次数虽然多,但跟许思的『交』集,一直没有什么暧昧故事,这根纳兰倾影不一样,如果陈公子还效仿当时对付纳兰倾影的手段,在餐桌上拉起许思的手,跟许老爷子说您这个孙『女』我也收了。到时候就算老爷子修养奇佳不会把陈平拖出去枪毙,许思肯定也会『jī』烈反对,纳兰家姐妹『花』的定局,叶家姐妹『花』和陈公子的牵扯不清,现在看来,还是许思这个天真可爱心思小巧的丫头做小姨子做的最为可爱纯洁,多有爱的关系啊,小姨子是姐夫的贴身小棉袄,这种调调,现在只能出现在黄『sè』.小说里面了了。

陈公子吃晚饭的时候特地多敬了许诚两杯,这个如今在总参任职平步青云的男人终究是自己曾经的上司,从湖南的锻炼基地去了王牌特种部队1814,最终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完全脱离组织掌控,并且还带走了1814的几张王牌,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但最少当时许诚没少为这事挨批,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几杯酒,陈公子不断欠到现在了,最后如果不是许老爷子强势把这件事情压下来的话,恐怕许诚现在还会在湖南任团长。

许诚明显对陈平也心有怨念,跟陈平碰杯的时候,眼神隐晦,嘴『唇』动了动,似乎说了句什么,陈平苦思冥想,最终恍然大悟,感情这位中年怪大叔还谈论着两人当年在南京一起去南京**窟的场景,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惦念非常,这让陈平都有些无语,笑道等你有空了,我请,这事我记下了。

许诚愤愤哼了一声,似乎也知道现在自己职位的特殊『xìng』,一般情况下,离开北京并不方便。

许家的最为核心的人物许老爷子明显心情不错,这顿饭,算是年夜饭的预演了,这个站在了中国权利巅峰的老人,虽然年迈,但气魄不减,至今都没有退下来的意思,位置不可撼动,随便一句话都能够上达天听,许家作为军界最大的一个家族,在任何一个军区说句话,都有着非同凡响的影响力,足以见得组织对老爷子的信任程度,如果这次的事情不是牵扯到两个党派的意见不同意,那彭格列瑞恩的事情肯定不会有李金陵来抢功劳的桥段,不过现在还好,小教父信心十足的赶赴南京,最终只在短暂的几分钟内错失了对自己有利的大好局面,然后悲壮又憋屈的战死,身在重庆本来等着坐收渔利的国安三处当天就灰溜溜的赶回北京,被许老爷子顺势压住,这场最终以陈家大胜告终的风『波』才得以平息下来。

许老爷子跟陈平干了一杯,瞥了一眼孙『女』手上特别显眼的彩钻戒指,哼哼两声道这还差不多,要不是看到我孙『女』手上带着戒指,这次说不定连『门』都不让你进来,小舒跟着这么多年,就算你们领不了证,也不能半点冤枉吧,小舒,要不要爷爷帮你找人坚定一下你手上的戒指?这小子油滑的很,别到时候那一枚假戒指就把你骗出许家的大『门』。

陈公子一阵蛋疼,真要这么干了,自己也太没品了点,他虽然虚伪,但细细回想起来,似乎真的没骗过自己『女』人什么,向来都是有一说一,诚实的不像话,但最终结果就是知错犯错,让他自己的后宫愈发庞大。

许舒眼『波』流转看了陈平一眼,神情妩媚,扬了扬手中光芒璀璨的戒指,吃吃笑道不用,给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骗我。

许老爷子哈哈大笑,许舒的父亲因为今天有个紧急会议,没有出席,但许母却在列,一个很温婉比较含蓄的『女』人,坐在一边,笑而不语,她相信自己『女』儿的眼光,婚姻和好归宿,有时候并不能相提并论的,这个叫陈平的年轻人大概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但自己『女』儿跟他在一起,会幸福,就足够了。

“最近我才跟你大伯通过,上面意思希望他能动一动,不是来总参就是去军委,军衔不变,在这两个部『门』,总归不如在一个大军区任首长来的舒坦,约束大了很多,但未必就不是好事,最少来到这里,在过十年二十年,就算爬到我现在这个位置,也不算稀奇,你帮我探探你大伯的口风,看看他是什么态度,大方向上我不好透『露』,但唯一能肯定的是,我们这群老家伙,对他还是很看好的,到不了清水衙『门』,不过先说好,他要是肯来,最大可能是在军委,总参这方面,我不说,你们也应该懂。”

许老爷子突然开口,最后一句话轻飘飘,似乎无意间说出来的一般。

陈平心中却是狠狠一震。

这话说的太有玄机了,老爷子这明显是在全力发挥余热啊,大伯在军区司令员的位置上没干了几年,接下来似乎马上就要扎根北京,在许老爷子的照应下,自己大伯会在军委爬到什么位置?以至极有可能会迈出最关键的那一步。

军委副主席,那是什么概念?

真正的国副级大佬,这几个字,光想想,就足以让人热血沸腾了。

至于总参,陈平心里更是清楚,自己那个跟大伯不断都备受赏识的舅舅就不断在总参,爬升异常平稳,随着近年来两家关系的缓和,一旦你他爬到了许老爷子的位置,而大伯又迈出那关键一步的话,陈家在未来几十年以至上百年内地位都将牢固到无法撼动的地步!

“老爷子。”

陈平端着酒杯,有些感慨。

许老爷子笑骂了一句别和我矫情,我呆在这个位置上,总要做些事情的,你大伯,你舅舅的成绩,很多人都看在眼里,一直不提的话,那就不是避嫌,而是虚伪了,你这几个叔叔,撑死了也就在你大伯现在的位置上,想动,难免有人不服,但他陈富贵不一样,趁我说话还有用,什么事情,都得趁早。

陈平点点头,端起面前的酒杯,笑道干了。

许老爷子点点头,轻描淡写道“有时间的话,在北京多留几天,去一趟曹家。”

私募基金牌照办理
山东下水道疏通机电话
山东氯酸钠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