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陈家妖孽正文第一百二十一章杀

2019-02-04 03:10: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二十一章:杀,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好小弟不是那种平时没事的时候跟在老大旁边巧舌如簧说的比唱的好听乱拍马屁人物,也不是每天冷着一张脸少言寡语让干啥就干啥不多做也不少做的货色,啥是好小弟?关键时刻能给力的小弟才是最好的。

陈平凑近樊帆身边,缓缓点头说了声好字,他知道樊帆此举或多或少的带着一点功利色彩,但他不介意,他跟樊帆的关系一直不复杂,除了大哥跟小弟的地位之外,就是利益关系。

忠心耿耿那太扯了,不现实,这年头利益才是最主要的,而陈平能给樊帆的,也恰好就是这玩意。就算是为了利益,又有多少人甘愿冒着生命危险豪赌一次?所以陈平对樊帆很满意,一直都是。

樊帆微微点头,悄悄下楼。

陈平轻轻坐在楼梯的台阶上,等着樊帆的好消息,他不在乎樊帆如何做,只看最后结果,战术方面他从来不管手下人如何如何,有句话说得很好,不管黑猫白猫能捉到老鼠就是好猫,这话放到现在依然适用。

韩家在云南确实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韩叶林的儿子一出事故,韩叶林二话不说就将六七层全部清场,并且安排下自己家族的保镖,这在种事情放在现在这种社会,没点通天手腕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不出五分钟,六楼就开始骚乱起来,顺带着七楼,两层楼杂乱的脚步声来回奔跑,直奔电梯位置。

陈平趁乱而上。

这个时候楼道里已经熄灯,而且这里也没安装声控装置,只有色调很温暖的微黄灯光照着楼道使人不至于摔倒,陈平巧妙的混进人群中,根本没人察觉。

六楼。

七楼。

因为樊帆已经乘坐电梯引起了大部分人注意,所以七楼的人已经全部转移到电梯门口,一个个神色冰冷,但却没有丝毫紧张神色,充分说明这群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绣花枕头。

韩家霸占云南这么多年,黑白通吃,当然不可能只是露在表面上的那点实力。

一座冰山十有八九都隐藏在水面之下,韩家能拿出这些一看就训练有素的保镖来,陈平也不奇怪,电梯上来的很缓慢,貌似中途有人上楼下楼,上面的鲜红数字一直在三四之间来回闪烁,那些保镖也不急,静静站在电梯前面等待着,不骄不躁。不知道他们是疏忽还是太过自信,竟然将楼道口给忘了。

这无疑给陈平提供了很有利的机会。

陈平没时间得意,上楼第一时间察觉楼道没有危险后就移动脚步直接冲向七零一号房,步法这东西听起来玄奥无比,但现实中也不是没有,从小勤加锻炼注意要领的话,走起路来想要将声音缩到最小不难,当然凌波微步之类的玩意是不可能有的。

陈平的步伐很小,但双腿之间迈动起来很急促,没丝毫凝滞,脚尖着地,时快时慢,无声无息的贴近了七零一号房间。

轻轻伸出手,陈平就要推门的一刹那,突然一种巨大的危险感觉毫无由来的涌现出来,凭借直觉,他肯定这扇门后面有人。

怪不得所有保镖都有恃无恐的全部堵到了电梯门口,原来病房里还藏着王牌。陈平心中冷笑,俯下身子慢慢将耳朵贴到门上,他必须弄清楚病房中除了韩经略还有几个人,不然冒冒失失冲进去死的就是自己,闹到这份上,韩叶林可不会管你是不是陈家大少爷,已经是鱼死破的局面,多一事少一事已经对他们无所谓。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的韩家就像一匹深陷绝境的狼,只要一不对劲就会狠狠露出獠牙,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来形容现在的韩家,不过分。

病房内的人隐藏在门后,陈平静静躲在门外,没人说话,昏黄的灯光照在楼道里,格外诡异,有点拍恐怖片的氛围。

屋子里的人显然也察觉到陈平的到来,不过并没有轻举妄动,他似乎也知道保护韩经略是最主要的任务,所以并不急着出来跟陈平动手,两人就这么耗着,这对韩家来说是好事,对陈平却不是什么乐观情况。

电梯方向,终于传来了剧烈响动,似乎有人倒地砸翻了电梯旁边的一个垃圾箱,兵兵乓乓,听上去格外热闹,不用想也是樊帆在被虐,他在能打,咏春拳再炉火纯青也不是叶问之流的宗师,面对十来个训练有素心狠手辣的爷们,只有被蹂躏的份。

陈平眉头紧皱,时间紧迫,容不得他在判断什么。

手迅速伸到怀里,一把小巧的手枪被陈平掏了出来,微长的消音器装在枪管上,有些不伦不类,这是来之前唐傲之硬塞给他的东西,本来是打算让他万不得已的时候防身用,但现在却不得不提前派上用场。国内对枪械一直管制的很严格,有数的几家地下兵工厂也大都不成气候,如果不是这种局面,陈平也不愿意动这东西,毕竟出了事绝对有人追查弹头什么的,顺藤摸瓜,难免会有一番麻烦,不过现在根本不能犹豫,陈平的果决一瞬间体现出来。把枪轻轻顶在门口上,扣动扳机!

他的飞刀绝技的确犀利,但这种时候用火器绝对比飞刀来的有效果,而且他也不能肯定门后的人的具体身手,不能一刀毙命的话,接下来自己要应付的绝对就不会是一个人那么简单了,到时候别说杀人,就是逃跑都困难,陈平做事,向来追求万无一失。

“噗!”

通过消音器的枪声沉闷而犀利,一枪下去,陈平就没打算给门口的人留下活路。

第二枪。

第三枪。

第四枪。

连续五枪,陈平在止住动作,门口上五个小洞在昏黄的灯光下并不清晰,陈平谨慎的推开门,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顿时浮现在陈平面前。

屋里并没有别的动静,陈平微微放心,抬脚走了进去,第一件事并不是解决韩经略,而是把那名尸体拖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开着灯,灯光下,陈平终于看清楚了这具尸体的真面目。

还是熟人。

杨利刚。

怪不得楼道里的保镖那么放心,这确实是张王牌,只不过死的太不值了点。

陈平刚来云南没多久的时候带着唐傲之刺杀过一次韩叶林,跟这个杨利刚交过手,对这个身手强悍即使自己跟唐傲之联手都不能占到太多便宜的强悍保镖,陈平一直印象深刻,今天死在陈平手里,不知道算不算因果报应?

出了卫生间,陈平关上门,径直来到韩经略床前。

这次这位韩家少爷受伤也确实不轻,脑袋上缠着纱布,正睡得昏昏沉沉,陈平皱着眉头,仔细确定了一下病床上的人确实是韩经略后,才微微松了口气。

掏出枪,顶在韩经略的脑门上,陈平就要扣动扳机。

或许是临近死亡能使人变得格外敏感,韩经略一刹那睁开了眼睛,惊恐道:“杨哥,你...”

这个世界太丰富多彩了,太妩媚妖娆了,太令人流连忘返了,没有人想死。

但陈平没给他机会,轻笑了下,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挥了挥算是再见,然后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噗!

第六枪。

求票..求收藏...求打赏...求书评...求一切...大家给力!

佛山不锈钢盘管公司
淘气堡厂家
陶瓷过滤管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