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大冲击正文120虚伪到娘胎的学者余球欲

2019-02-26 20:31: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冲击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徐奇峰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冲击全集阅读正文120、虚伪到娘胎的学者余球欲,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经过了几天的时间,陈东的《红色浪情》已经在全国各大书店隆重上市。

因为陈东的前两部Ahref=小说都是热卖,都创造了实体书销量的奇迹,所以陈东在Ahref=小说出版界已经是奇迹的存在,各大书店存货都很猛。

《红色浪情》刚开卖了几天,其独特的剧情和浓厚的渲染力就得到了数以万计读者的一致好评。

很多读者都没想到,陈东出新书的速度这么快,而且质量如此的高,《红色浪情》给了爱好Ahref=小说Ahref=阅读的人一种别致的享受,让他们体味到了很多现实生活中没有的情调。

这场带着血色和浪漫的情调是陈东掀起来的,可以说是一发不可收拾感冒流鼻涕吃什么食物好

众多的Ahref=小说评论家争对《红色浪情》的内容和热卖进行了激烈的评论,这次和以前不同,大概是被陈东的实力征服了,正面评论居多,那些喜欢嚼舌头的人都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陈东再一次成了公众的焦点。

对于《红色浪情》引发的狂热局面,陈东早就预料到了,也不觉得奇怪,就应该是这样的。

这几天里,京开大学的很多学生也通过多方面的媒体了解到了不少情况。

有的评论说陈东是长篇Ahref=小说创作的一个奇迹,有的说《红色浪情》超越了陈东之前的两部Ahref=小说,陈东又创造了一个新的高峰,还有的说陈东的灵感是无穷无尽的,是其他Ahref=小说创作者不能比拟的。

京开大学的校园里,正是午饭的点,甬路上有几个女孩子手里捧着陈东的《红色浪情》,一起朝餐厅里走去。

“陈东地《红色浪情》又是大卖。”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连续三本都是大红。”

“《红色浪情》写地就是好。我刚看了几页就着迷了。”

“这样地剧情如果能拍成电视剧就太棒了。”

“陈东地《快意年华》就要拍电视剧了。我想《红色浪情》最终也会拍成电视剧地。”

陈东地宿舍里。

早在前两天陈东就已经得到了20本《红色浪情》的样书,宿舍地哥们一人一本。同时柳月敏还有辅导员白雨露的也是不能少的,但一直到现在陈东还没给她们。

钱有德道:“陈东,如果有朝一日我能有你十分之一的成功我就满足了。”

陈东笑道:“会有那一天的。”

曹光道:“陈东,你说什么时候我才有资格评论你的书?你知道吗?我非常喜欢你的《红色浪情》,非常想为你这本书写点什么。”

陈东道:“你现在就可以

曹光不经思量起来,自己现在真的可以写吗?自己真的有资格有实力去评论陈东地书吗?

当他问出自己的疑问时陈东的回答是肯定地。于是曹光就决定,今天晚上就写一篇2000字的评论,然后发给B市晚报,晚报里专门有评论专栏。

曹光道:“陈东,我用不用写明我是你的舍友。”

陈东道:“可以写。”

曹光也觉得写上好一些,一来没什么好隐瞒的,自己本来就是,二来这样写了刊登的可能性要大很多。

晚上7点多,柳月敏给了陈东一个。说想得到一本《红色浪情》的样书,上面还要有陈东的签名。

对柳月敏这个小小的要求陈东当然是要满足的,约好柳月敏8点在小树林附近地长廊里见面。

这个长廊每天早晨都会坐着很多朗读英语的学生。晚上这里一般是男女约会的地方,长廊有100多米,能放下很多对男女而且是互不影响。

晚上8点,长廊的中央,陈东见到了柳月敏,柳月敏穿了一身牛仔,带着另类的性感。

陈东把手里的《红色浪情》递给柳月敏:“这是你要的样书。”

柳月敏道:“谢谢你,陈东。”

其实早在前两天柳月敏就从书店里买了一本《红色浪情》,这两天集中时间把40多万字都看完了。感觉写的真是很好,是她所不能比拟的。

柳月敏认为陈东如此红是有道理地,她也希望自己在Ahref=小说创作的路上能走下去并不断拔高。

陈东和柳月敏坐到了长廊上。

柳月敏道:“这些天你看作曲方面的书了吗?”

陈东道:“已经在看了,看起来就上瘾,我发现我其实也很喜欢作曲的,只是比太多的作曲者晚了几步。”

柳月敏道:“我相信你有赶上去并超越他们的实力。”

陈东有种冲动想去拉柳月敏的手,可是柳月敏的气质和态度让陈东觉得如果他现在去拉她的手是有点早了,可能还会让柳月敏害怕他。

陈东心里对柳月敏地感觉很好,柳月敏对陈东地感觉也很特别。认为陈东跟其他任何男孩子都不一样。

跟柳月敏呆了一个多小时陈东回到了宿舍,坐到写字台边上看作曲方面的书,袁晓亮坐在陈东地身边,打开了陈东的电脑,带上耳机听歌浏览站。

曹光在为陈东的《红色浪情》写评论,钱有德在忙他的Ahref=小说创作,宿舍里的环境很是温馨。

马上就是晚上11点,曹光已经写了洋洋洒洒的2000多字的评论,兴冲冲跑到陈东身边:“你看写的怎么样。”

陈东抓起评论看了起来。嘴角挂上了淡然的微笑:“写的很好。你小子很有写评论的天赋,有板有眼。好好发展大有前途。”

曹光道:“那我明天上午就投给B市晚报了禽流感有治疗方法吗
。”

陈东道:“投吧,我想你的评论一定会被刊登。”

第二天上午曹光争对《红色浪情》的评论就投给了B市晚报,果然不出陈东所料,两天之后这个评论就刊登了出来,并引起了热议。

热议之中最有意思的也是最没有水平的就是一个所谓的文学名家余球欲的评论了。

余球欲在全国来说也是很有名气地文学者,有部分人尊敬的说他是学者。也有部分人喜欢把他和虚伪挂钩,认为他一文不值,是*文字游戏来蒙骗广大读者的。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陈东都对余球欲这个老家伙没有好感,认为他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宝宝发烧了怎么办如何退烧
,至多就是球的**。

余球欲在评论中说。陈东已经出版的三篇Ahref=小说虽然大火,但太有局限性了,首先文学性就不过关,其次涉嫌炒作…

余球欲地评论很激动也涸铺薄,从而可以看出他的心思波动很大,就如同是陈东Ahref=小说的大火触动了他的敏感神经。

评论公开之后,有些追捧余球欲的读者认为余老师点评的很好,有一种厚重感和对文学本身的担忧,更有大部分陈东的狂热读者认为余球欲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其实就是个球,一个圆不楞登滚来滚去地球,一大把年纪了不做人事。

只是很短的时间里。余球欲就被反对的浪潮所淹没,几乎是没有了声息,更有一些人在站上发表宣言,坚决抵制余球欲地作品,认为那是在误人子弟。

余球欲写评论抨击陈东不够文学无非是想借助陈东的大名炒作一下渺小的自己,没想到会引火烧身,炒作的目的是达到了可却起到了负面的作用。

他必须挽回,否则就没法混了。

怎么挽回呢,通过再次发表评论吗?那绝对是不可能。只能通过自己的资历,再通过陈东。

余球欲的家就在B市,所以他要想见到陈东是件很容易的事,在陈东面前,已经五十多岁地他可是长辈,他认为见面之后陈东这个学生会很尊重他的。

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余球欲给陈东一个,他已经通过其他人得到了陈东的号码。

陈东的心情一直都没有因为余球欲这个恶心的家伙而变糟,今天也是一样。下午的时间陈东涸篇心的在宿舍里看作曲方面的书,响了起来。

陈东没想到居然是余球欲那个不知廉耻地家伙。

里余球欲说想见面和陈东就某些问题切磋高烧时手脚发热
,陈东当然答应了,陈东很清楚余球欲是因为被读者逼到了死角害怕失态越来越严重才找他的。

晚上8点,陈东在景蓝饭店门口见到了看上去很是儒雅的余球欲,一丝不苟的西裤和衬衫领带。

别人都叫他余老师的,陈东想来想去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可以叫他老余也可以叫他老球,最终陈东只是简单的跟他握手。道:“你好。”

向来喜欢受别人尊重的余球欲自然是很不习惯。陈东连余老师都没叫,但是他只能忍。这次是他主动找到的陈东并有事要求陈东。

两人在一个包间里坐了下来。

余球欲笑道:“陈东,没想到我们两个会以这种方式见面,我想我这次见你的原因你已经明白了。”

陈东道:“我大概明白。”

余球欲道:“你地那些读者太过分了,我怀疑他们是让人给利用了,这件事必须你和我一起努力去解决,否则对我们两个地影嫌诩太坏了。”

陈东手里抓着菜单,本来是要点菜的,听到余球欲虚伪到娘胎里地话,哈哈大笑起来,猛的一把将菜单拍到了桌子上,旁边的服务生吓了一跳,浑身都是一个哆嗦。

余球欲也是大惊失色,没想到他惯用的手段在陈东这里不管用,陈东简直就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