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亚妮的天堂与救赎1

2019-04-03 23:42: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亚妮和没眼人在演出间隙

这是夜里10点的北京,亚妮刚送走她的录音师,她们在机房里呆了整整一天,没吃任何东西,接下来的几小时,亚妮仍要在那里度过。

很难想到,她就是那个曾红极一时的亚妮,她的亚妮专访曾是浙江卫视的金牌栏目,但是,就在最成功时,亚妮突然沉寂了。

急流勇退,为的是一份苟安吗?或者,一份宁静的生活?

8年了,亚妮属于太行山那些沟沟坎坎,属于没眼人的世界。走在左权县街头,从卖菜的,到拉驴粪的,都认识她,都会老远就招呼:亚妮来了而亚妮也会用纯粹的方言回应:来了,额(我)又来了

那是一个天堂,人人都那么纯净,推开任何1家门,都有你的饭吃,你可以大大方方地将瓜子皮吐在地上。为了这个天堂,亚妮无怨无悔。

亚妮的电影《桃花红,杏花白》还在后期制作中,500小时的素材,剪成了坚实的150分钟。它算是一部故事片,还是一段传奇?

在机房中,一名制片人问亚妮:你是怎么打算的?亚妮没有听懂这句标准的试探性话语,她说没什么打算,制片人很奇怪,你难道没想过如何发行,如何赢利?亚妮摇摇头,她确切没想过。

制片人的反问很经典:那末,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亚妮心中的那部影片,还远远没有完成,看着它的毛样,录音师流泪了,她说:我从没看过这样的电影。

闯入没眼人的世界

对左权山区的人们来讲,世上只有两种人:有眼人和没眼人(盲人)。

2002年,为采访羊倌歌王石占明,亚妮来到山西省左权县石匣乡红都村,那时亚妮专访正火爆,每周30分钟节目。

也要微笑面对

拍完离村时,亚妮突然听到一阵嘹亮的歌声,循声而去,旧祠堂的戏台上,一群盲人正坐在铺盖上唱。

如此独特的声音,如此欢快的旋律。亚妮拨通了民歌专家田青的,田青奇怪地问:你怎样知道这个?他们终年在山里流浪,一般根本找不到的。

田青最后一句话感动了亚妮:中国人应该给他们立一座纪念碑。

那是抗战时期,日军在这里的红土山上建了炮台,八路军几次进攻都告失败,后来,伪军招没眼人去唱歌和算命,八路军趁机化装成领路人,摸清了炮台的信息,终究打赢了著名的红都战役。一次,没眼人玉文身上藏的传单被日本人搜了出来,要活埋他,他满地打滚,说那是他捡来的草纸,才侥幸过关。不自怜

令亚妮激动的是,这位传奇的玉文依然活着,仍然在流浪唱曲。

忙着要回去做节目,亚妮找到当地文化局说:要采访没眼人。他们回应说:不可能,他们四周流浪,我们也找不到。亚妮急了,说:我不管,15天后我回来,一定要见到他们。

天后,亚妮东山再起,令她欣喜的是,果然找到了这些没眼人,可门一开,亚妮震惊了,当地干部竟然给每一个没眼人做了一套西装!

我是做纪实节目的,不是做文娱节目的。第二天,亚妮找来拖拉机,让没眼人脱下西装,一起进山,她要进入他们的日常生活。摸着拖拉机的车斗,没眼人们高兴了:我们终究坐上火车了

咽喉外疼痛怎么回事
咽喉干痒疼痛吃甚么
感冒咳嗽吃甚么好
益母颗粒什么时候喝
益母颗粒一盒多少钱
益母颗粒怎么吃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