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与众鬼

2019-06-18 11:56: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诡异的安静只不过是假象,当第一只鬼消失之后,成群的鬼涌出,在卫睦仓面前形成一堵巨大的墙。§杂№志№虫§他们双眸血红,虎视眈眈,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撕成碎片。卫睦仓预测不到这里到底有多少鬼,但这些肯定不是全部。当群鬼像一只只猛兽朝他袭来时,卫睦仓并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后也记不起来。只知道自己用光了所有的符纸,满身是血,伴随着鬼的嘶吼瘫软在地。等睁开眼,便看到一张脸在自己眼前。那人见卫睦仓醒了,便渐渐后退,和他保持着距离。卫睦仓看清了那人的脸,他不认识,也没见过。“命大啊,闯进来被鬼围住还活得完整,不是一般人。”那人面部僵硬得很,说话时面部肌肉都不动,或者说他想动但是动不了,说话的语气也让人不舒服。卫睦仓想了想又不觉得奇怪,能在这地方待着的人又能有几个正常的呢?卫睦仓看了他一眼,没理他。那人完全不介意,围着他绕了两三圈,两眼放光,不知道的还以为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这种饿狼见了笨猪的眼神非常不善,卫睦仓偷偷扫了几眼这附近,思考着是逃跑、揍人还是先怂着。不待他想出个一二,就听到那人说:“你为什么要找杭器?”闻言卫睦仓心里一动,侧头看了看,“我有必要跟你说?”那人顶着一张动不了的脸笑了笑,干呵了一声,“不是有没有必要,是必须。”“你是谁?”“一个死不了的人。”那人道。卫睦仓不信,没说出来,但表情已经很明显了。那人也不跟他在这方面耗时间,“这样吧,问你一句话。”说完停了那么几秒,见卫睦仓没有说话的意思,又道,“你想不想让杭器活?”这话在卫睦仓听来有两层意思,一是杭器现在处境不好,二是处境可以改变。卫睦仓想了想便问:“你想要什么?”那人又是一笑,评价道,“你这人一点都不喜欢绕弯子。”“你跟我说了那句话就是想告诉我我还有些用,既然有用为什么不能问一下?”卫睦仓道。那人道,“想必你也知道你厉害的地方在哪儿,我不贪多,不会把你身体里的血全给抽了。只要你给我一个继承就行,很简单,事情一成,你跟杭器都走吧。”“怎么做?”卫睦仓问。“阴婚。”那人道。卫睦仓:“……”“我不准。”杭器出现自带特效,一身伤卷着冷气,阴沉着脸煞人得很。卫睦仓眼睛一亮,却很快控制住表情,看向那人,“你骗我。”那人却无暇回复卫睦仓的话,侧身堪堪躲过杭器刺过来的一剑,随后伸手擒向杭器的手腕。杭器快速收手,躬身便要拿住那人的腿,那人却比杭器更快,后退一步,抬腿踢去。杭器本就身体虚弱,刚才强撑,此时才几下动作便将积蓄的体力消耗殆尽,想避开那一击却不能。正中头部的冲击让杭器反应迟钝了好一会儿。那人叫来几只恶鬼将杭器抓住绑了起来。显然刚才发生的事让那人心情极差,此时也不摆虚假的笑脸,在卫睦仓还未反应过来时就在他胳膊上开了一口,血流了出来,瞬间,在这的几只恶鬼马上变了状态。那人满意自己所看到的,冰冷的面容终于松动了一丝,“不错。”他抓住卫睦仓的头发,死死扯住,逼着他看向意识不清的杭器,“我可没骗你。他自己不老实待着,偏偏自不量力要过来犯险,说不定是为了你。只可惜啊,这副模样还想英雄救美,最后不会有好结果。”卫睦仓头皮疼,后悔没剃成光头,皱着眉头道,“我不想听你废话,就不是阴婚吗,我答应了。”“好,真是爽快。”那人松手放过了卫睦仓的头发,“那就尽快办了吧。”这时,又有几只恶鬼出现,手里拿着古代的红衣嫁妆。在那人的示意下,卫睦仓被鬼捉着套上了红衣。那几只鬼弄疼了卫睦仓,卫睦仓反抗了几下,也让脖子上的玉露了出来。卫睦仓见那人两眼盯着玉,便说:“别看了,这不是普通的玉,只要你不杀我,玉只会是普通的的玉。”那人刚想要恶鬼把他取下来,卫睦仓抢白道,“拿不下来的,别费力气。”那人作罢,只是警告一句:“给我老实一点。”那人出去了,留下几只恶鬼在这里看守。卫睦仓试探地叫了叫杭器,“杭器,你怎么样?”杭器闷哼了几声,说话声音也有气无力,“不怎么样。你赶紧走,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许是已经见到本人的原因,卫睦仓心情放松不少,无所谓道,“来都来了,肯定要把你带回去。”杭器苦笑摇头,“你也看见了,我现在这个样子保护不了你。你大可趁现在逃出去,还能活下来。”卫睦仓:“不,你说错了,即使是在这里,我也可以活下来。”杭器是知道原因的,也因此更加不同意,“你不用管我。”听完卫睦仓不乐意,“我人都在这了,婚都要结了,你再跟我说这个?”杭器看着卫睦仓身上穿着红色的衣服,但脑袋就是慢了几拍,“……什么?”卫睦仓视线落在刚刚进来的那个去了又回来的人身上,“喏,阴婚。”杭器皱着眉,虽然没有看但是知道是谁来了。“小子,看来你心情不错。”那人道。卫睦仓却无刚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心情,冷冷道,“嗯。”“其实你完全没必要过来救他,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那人说。卫睦仓:“怎么?你还同情我来了?”那人:“呵,我这人从来不喜欢遵守条件。”卫睦仓说出从进了门以来最牛逼的一句话:“那你现在就要学会遵守了。”那人不再多说,这时门外进来了一个人……应该是鬼,低着头,身穿红嫁衣,盖着红盖头,是要结婚了。对象是自己,就不美好了。那女鬼揭开盖头,微微抬头,带着羞意地看着他。卫睦仓:“江女?!你不是死了吗?”江女:“百年前我就死了。”卫睦仓说的可不是身体,仔细回忆了一下,记不起当时在江女墓最后看见江女之后的事了。“我们要结婚了。”说完,江女又是一笑,满脸都是出嫁夫家的小女子的幸福与娇羞。“我是gay,希望你明白。”卫睦仓道。江女:“什么?”“就是断袖。”卫睦仓道。说完,江女脸色大变,怒气冲冲地指着卫睦仓:“你骗我!”“我什么时候骗你?”“你骗我要跟我结婚!”“照现在的情形来看,我确实跟你结婚,但结了也只是形婚。”卫睦仓诚诚恳恳地解释,但貌似不管用,江女气的转头就走了。“你骗我?”那人说出跟江女一样的台词。“没啊,我衣服都穿上了,你说我骗没骗你?”卫睦仓道,“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只是实话的杀伤力很大。“既然你喜欢的是男人,也生不出一个跟你一模一样血液的人,那要你有什么用?”卫睦仓朝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个纯真的笑容,“有用啊,你看——”那人朝着卫睦仓示意的方向看去——被绑住的杭器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身后。那人正要出手阻挡杭器举剑一击,但是手被卫睦仓抓住了,动不了。接着剑起剑落,那人分了两半。卫睦仓松了口气。杭器虚弱地看着他:“你骗我?”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不是渣男。

海南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
韶关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张家口癫痫哪家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